朱勝麗以花衫行當去貼近王后的氣質,充分表現隱藏在王后驕傲底下的情慾流動。
朱勝麗以花衫行當去貼近王后的氣質,充分表現隱藏在王后驕傲底下的情慾流動。(沈慧珍 攝 國光劇團 提供)
戲曲

國光劇團與新加坡湘靈音樂社聯手 《費特兒》 慾望共生的感官主題樂園

跨界腳步不停歇,國光劇院繼去年與能劇合作的《繡襦夢》後,今年則與新加坡湘靈音樂社合作,搬演以希臘神話故事為底的《費特兒》,由擅長解構戲曲表演的戴君芳擔任導演,國光當家花旦朱勝麗主演。演出形式結合了京劇、南管、現代舞,在表現理性與慾望牴觸的道德考驗中,牽引出個人情慾與群體生存的衝突與糾葛。

文字|游富凱、沈慧珍
第315期 / 2019年03月號

跨界腳步不停歇,國光劇院繼去年與能劇合作的《繡襦夢》後,今年則與新加坡湘靈音樂社合作,搬演以希臘神話故事為底的《費特兒》,由擅長解構戲曲表演的戴君芳擔任導演,國光當家花旦朱勝麗主演。演出形式結合了京劇、南管、現代舞,在表現理性與慾望牴觸的道德考驗中,牽引出個人情慾與群體生存的衝突與糾葛。

2019臺灣戲曲藝術節

國光劇團.新加坡湘靈音樂社合製《費特兒》

3/29~30  19:30   3/30~31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INFO  02-88669600

國光劇團繼去年與日本橫濱能樂堂合作《繡襦夢》之後,今年三月將與新加坡湘靈音樂社合製推出《費特兒》。該劇由戴君芳執導,國光劇團當家花旦朱勝麗主演,並邀請知名編舞家張曉雄編舞,以京劇結合南管、現代舞的形式,展開跨國、跨形式的西方經典與東方古典的跨界對話。

「費特兒」的故事源自希臘神話,雅典國王的妻子費特兒(Phaedra,即費德爾或費德拉)愛上自己的繼子希波呂托斯(Hippolytus)。編劇趙雪君此次為「費特兒」增添東方色彩,將故事情節置換到遠古東方的部族社會,加入「嘲風族」、「螭吻族」彼此生存競爭的現實考量。在表現理性與慾望牴觸的道德考驗中,牽引出個人情慾與群體生存的衝突與糾葛。

在《費特兒》裡,沒人叫「費特兒」

全劇由潮濕的洞穴場景展開,從夢中甦醒的王后表露對王子的情慾渴望開始,因此而生的壓抑、妒忌、掙扎與沉淪,在幽微曖昧的空間裡相互糾纏與共生。劇中的洞穴不僅是王子最後被幽禁的監牢,更是王后壓抑自我、禁錮慾望的心牢。

《費特兒》像是一齣由王后所展開的「獨白戲」,劇中的所有角色都是由王后的概念分化出去:京劇王后,代表慾望的主體與發動者;南管王后,象徵來自王后母族的群體力量;王子身旁的侍女——窈娘(劇中唯一具名的角色),代表王后身體的延伸與慾望的具象;而王后身旁的侍女,除了作為權力存在的證明外,有時也是王后內在心境的代言人。就連劇中「失聲」沒有台詞的王子,都可以看作是王后自我建構的情感投射對象。有趣的是,一齣名叫《費特兒》的戲,「裡面沒有人叫費特兒」;又或者,所有的人都是「費特兒」的慾望共生體。

建構觀看戲曲表演的新路徑

「戲曲有很強的聲音與肢體的完整表演系統,如果用現代劇場去思考它,裡面有很多東西可以被分解出來。」對導演戴君芳而言,戲曲是畫面、是肢體,是用身體和聲音去建構一個人的思考,表達一個人物性格的過程。她擅長將傳統戲曲置於異質環境,藉由小劇場的不同藝術形式與物件裝置,直接或間接地和戲曲發生關係、產生對話;利用解構戲曲表演的不同元素,嘗試建構一種新的觀看戲曲表演的位置與途徑。

《費特兒》使用了京劇、南管、現代舞等不同藝術形式的元素,在她看來,「京劇與南管要撞在一起,一定要有橋梁,要用三角關係來玩。」她口中的這座橋梁,就是現代舞。編舞張曉雄安排女舞者(吳孟庭)飾演窈娘,以兩位男舞者(吳建緯、李冠霖)共同扮演王子。儘管三名舞者在劇中沒有任何台詞,但透過時而緩慢、時而激烈的肢體碰撞與相互對峙,窈娘化身為王后壓抑慾望的鏡像對照,沉默的王子也有了內心衝突與拉扯。

戴君芳強調,即使納入現代舞的元素,也不代表所有的現代舞表現形式與技巧,都適用於《費特兒》的場域中,「用舞蹈去講愛慾這件事,有太多種方式;今天進來戲曲的場域,要怎麼符合屬於戲曲的美,而不是製造強烈的感官撞擊?」要在舞者身上找到對的身體,在不同元素之間「檢查語彙」,才能跟戲曲進行對話。

相較於京劇與現代舞,戴君芳坦言,「南管是比較靜的,需要動用其他元素去包圍它。」如何讓南管元素更具有存在感,是必須思考的問題。在她的構思下,南管音樂所具有的空間穿透性,成為劇場裡的聲音裝置。而隨著情節發展,樂隊的位置將從角落向王后的方向滲透;位置的轉換會與場上表演產生不同關係,呈現出不一樣的舞台空間配置,同時也是人物心境轉變與權力衝突的隱喻。

《費特兒》以京劇結合南管、現代舞的形式,展開跨國、跨形式的西方經典與東方古典的跨界對話。(沈慧珍 攝 國光劇團 提供)

傳統是戲曲演員「抹不掉的第二天性」

剛榮獲第廿二屆「臺北文化獎」殊榮的國光劇團當家花旦朱勝麗,在劇中分飾京劇王后和侍女的角色。本工武旦、後學花旦的她,為了符合王后威嚴莊重的氣質,朱勝麗跳脫原本花旦的表演方式,以花衫行當去貼近王后的氣質,充分表現隱藏在王后驕傲底下的情慾流動。此外,她將透過京白、韻白的轉換與身段姿態的運用,以花旦詮釋王后身旁的侍女。

對她而言,在以往的演出經驗中,要一人分飾兩角或許並非難事,但在《費特兒》裡的每一個眼神、動作與身形姿態,都是需要緩慢的探索而來。在符合人物調性與其他元素達到和諧的前提下,「藉由每一場的重點去設計身段,把有稜有角的程式痕跡去掉,同時又要保留京劇表演的特色。」是這次表演上的一大挑戰。

朱勝麗認為,跨界演出是一個「不斷在跟自我對話」的過程。那些長在戲曲演員血液裡的傳統,如同「抹不掉的第二天性」,會隨著減法之後的加法,長出不同於傳統的光彩絢爛。在這個自我對話的過程中,她強調「相信導演」的重要,因為「傳統的精華是需要抽絲剝繭才能出來」,而擁有豐富戲曲小劇場導演經驗的戴君芳,正是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

藉由角色的不同切面進行對話,透過不同元素的相對性——京劇、南管與現代舞各自呈現的身體與聲音特性,戴君芳試圖建構一種感官上、沉浸式的觀劇體驗。她笑稱:「我就說《費特兒》是一座主題樂園。」想要進來的元素必須先經過導演的「驗票」與「配置」,才能在這座主題樂園裡,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