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易巧
石易巧(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音樂

NSO「大地之歌」 馬勒「最個人的」作品 真實體驗其獨特偉大

這次「大地之歌」音樂會中,NSO將演出華格納《齊格飛牧歌》和馬勒《大地之歌》,前者是華格納獻給愛妻的放閃之作,但《大地之歌》雖傳說是因其妻送了一本《中國笛》給馬勒而啟發之作,但實際並非如此,真相是由友人波拉克博士所贈。馬勒說《大地之歌》是他「最個人的」作品;也因此,唯有正確認識馬勒的人生轉折與創作心境,才有可能更深刻地體會這部作品的獨特與偉大。

文字|張皓閔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這次「大地之歌」音樂會中,NSO將演出華格納《齊格飛牧歌》和馬勒《大地之歌》,前者是華格納獻給愛妻的放閃之作,但《大地之歌》雖傳說是因其妻送了一本《中國笛》給馬勒而啟發之作,但實際並非如此,真相是由友人波拉克博士所贈。馬勒說《大地之歌》是他「最個人的」作品;也因此,唯有正確認識馬勒的人生轉折與創作心境,才有可能更深刻地體會這部作品的獨特與偉大。

NSO經典系列「大地之歌」

5/23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國家交響樂團經典系列「大地之歌」音樂會,將演出華格納《齊格飛牧歌》和馬勒《大地之歌》。依據音樂會宣傳文案所述,兩部作品都和夫妻間的一份生日禮物有關。

兩首源自情感的創作

《齊格飛牧歌》的正式名稱為《特里布森牧歌,連同飛迪鳥之歌和橙色日出,交響的生日祝賀:由她的理查獻給他的柯西瑪》。這是家住特里布森的華格納,為了感謝妻子柯西瑪於一八六九年生下他們的第一個兒子齊格飛(小名飛迪),而秘密創作的交響詩;作品於一八七○年聖誕節首演,作為柯西瑪(生日為十二月廿四日,但總是在聖誕節慶生)卅三歲的生日禮物。真是一部閃到不行的作品。

至於《大地之歌》這部由六個歌曲樂章串聯而成的獨特交響曲,歌詞係取自貝德格(Hans Bethge)一九○七年出版的《中國笛》Die chinesische Flöte,內容為中文詩的仿作詩。關於馬勒認識《中國笛》的過程,許多人都引用了流傳在網路上的一則故事:「一九○七年,愛爾瑪因為與馬勒的婚姻關係亮起紅燈而感到不安,打算在馬勒生日時送上一本深具意義的文學作品,以匹配馬勒當時在維也納音樂界至高無上的地位,並藉以安撫馬勒悲觀絕望的情緒。愛爾瑪稍後在書店發現了這本由德國詩人貝德格所翻譯的《中國笛》,相當興奮,認為馬勒一定會喜歡,未及丈夫生日就忍不住送給了他。」

參與演出「大地之歌」音樂會的女中音石易巧與男高音傑.杭特.墨里斯。(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故事雖美卻非真

好美的故事!不過,好像有點怪怪的?先讓我們用幾項眾所周知的事實稍微檢驗一下:馬勒的生日是七月七日;他於一九○七年提出辭呈,結束維也納的工作,轉往紐約任職;馬勒和愛爾瑪的婚姻一直幸福美滿,直到一九○七年七月十一日,未滿五歲的大女兒染病驟逝,兩人大受打擊,感情才因此有了變化。考慮前述事實,若愛爾瑪送馬勒生日禮物是為了「匹配馬勒當時在維也納音樂界至高無上的地位」,則所指的必然是一九○七年的生日;但若愛爾瑪是因兩人「婚姻關係亮起紅燈」而打算送上生日禮物「安撫馬勒悲觀絕望的情緒」,則指的應該要是一九○八年的生日才對(雖說在一九○七年底準備隔年七月的生日禮物似乎有點早)。那麼,《中國笛》究竟是一九○七還是一九○八年的生日禮物呢?很抱歉,都不是。

據學者考證,《中國笛》是馬勒的朋友宮廷樞密波拉克博士(Hofrat Dr. Theobald Pollak)送給他的;獲贈詩集的確切日期尚不清楚,但應該是在一九○七年,且很有可能是在痛失愛女之後不久拿到的。「來自愛妻的生日禮物」這樣的穿鑿附會固然有趣,但對理解《大地之歌》毫無幫助。正如馬勒所說,《大地之歌》是他「最個人的」作品;也因此,唯有正確認識馬勒的人生轉折與創作心境,才有可能更深刻地體會這部作品的獨特與偉大。

推薦閱讀:羅基敏/梅樂亙 編著,《大地之歌:馬勒的人世心聲》,臺北:九韶文化,2011。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