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股龍山的漁村風光。
七股龍山的漁村風光。(陳十工作室 攝)
專題 穿越看不見的台南

海線 《聽海日記》@龍山國小

文字|張慧慧、陳十工作室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2019臺南藝術節《聽海日記》

11/9  19:30

11/10  14: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tnaf.tnc.gov.tw/2019/

地方

台南七股龍山是個位於市中心一小時車程外的小漁村,港口三面環繞了虱目魚、蛤、蝦的養殖漁塭,相比於不遠處的打卡聖地七股鹽山,近幾年才因潟湖生態而吸引了不少觀光客前來,在此之前,時光靜靜流過這片土地,日常僅迴盪海潮、燕鷗聲。傍晚時分踏入這個小聚落,貨真價實的海味撲鼻而來,驚人巨大的溫暖橘紅落日彷彿觸手可及,龍山國小的邱義相老師拿出google map,比劃著:「如果你從地圖上看龍山,會像一隻魚。」

許妙蒨老師在此地出生,外地求學,回龍山國小母校教學已超過十年,她回憶:「小時候,我不覺得這裡哪裡美,直到我十九歲那年,我爸載我去觀海樓,我看著夕陽,第一次覺得我生長的地方好美!」台61濱海快速道路,上了高架,七股的潟湖和魚塭一覽無遺,那景色讓妙蒨飆淚。美的不只風景,還有人。同樣生於龍山的王秀玲老師笑說龍山的「第二美」是村裡的老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舊時代簡樸純真仍銘刻在他們的身體裡,那是我輩人已遺失的美德。

但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是個高齡化嚴重、資源稀缺的小村落,龍山國小全校僅卅位學生,他們熟知彼此,放學在校門口道了再見,幾分鐘後又會在廟口聚集,即便年齡相異,卻總是玩在一塊。今年一月以來,這群孩子聚集的地方不只是廟口,還有活動中心,因為《聽海日記》,他們開啟了漫長的排練計畫,要用身體學會一個「新的語言」去嘗試訴說與重新發現,發現自己,也發現「龍山」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

孩子們熱烈參與《聽海日記》的排練。(陳十工作室 攝)

作品

「訴說一座城市,不是我的專長。」阿雍.金(Artyom Kim)歪了歪頭,「老實說,我完全不認識『台南』。」這位蘇聯解體後,自主選擇成為無國籍的長髮藝術家,認識的是一個個獨特的龍山國小孩子,「這跟他們出生、居住在哪裡無關,當他們夠開放,他們就是相同的。」

今年寒假,阿雍.金進入龍山國小,以「集體共響創作」(Collective Resonance Composing)為方法,在該校活動中心透過長達九天的工作坊認識這群因位處偏鄉,資源相對短缺,且大多是隔代教養、單親家庭、少數有著學習障礙問題的孩子們,以此為契機,全校共卅個小孩,從一年級到應屆畢業生都一起參與了《聽海日記》。

此作為阿雍.金與台灣作曲家趙菁文領銜的音樂策劃團隊,繼二○一七年新點子樂展《來自中亞的新語》、二○一八年《聲音的孩子》後三度合作,並協同了臺南市民族管絃樂團獨奏家、薪傳打擊樂團鄭祥夫一起構築聲音元素,使用如寶特瓶、浮球、蚵殼、PVC水管等在地素材為樂器,蚵棚為移動舞台結構,試圖創作完全「龍山」的音樂劇場。

生活中的物件,就有藝術的聲音

周伶芝觀察此類所謂「藝術介入社區」計畫的困難,「當我們覺得藝術要跟地方發生某些關係,我們可能不會想太多,但界線是什麼呢?究竟只是打擾,還是有深入交往的可能?」龍山因地處偏鄉,大多家長與師長仍以學業成績為教學導向,並不重視藝術參與,「如果我們只是一種藝術概念的推廣,但連只讓當地的父母親知道孩子們正在做些什麼,就是一個很大的障礙。但藝術跟生活的關係,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她讚美阿雍.金的敏銳的藝術嗅覺,「他很清楚地要讓當地的大人們知道:你們覺得自己沒有錢,沒有藝術教育的機會,但你們生活中使用的東西,本身就有藝術的聲音。」

創作初期,羞於表達的孩子不願上台,但阿雍.金不強迫立即的改變,「沒關係,那我們先在一起,你們只要看著就好。」幾天後,孩子們全數自己決定要上台演出。上月阿雍.金再訪兩週,再度看見孩子們巨大的轉變,從最初對自己的日常是「每天回家幫阿公拉網撿蚵」的自卑、對團體練習的壓力與疲憊,到演出前夕眼底生出自信,面對長時間的排練不吵不鬧的專注,像找到了另一種表達的語言來訴說自己,「我好驚訝孩子們的轉變!他們的眼睛有光,胸口有生命,對生活好像更好奇了!」

最大功臣是支持這個計畫的學校老師如陳瑞麟、許妙蒨、王秀玲、邱義相等,他們是孩子的守護神,不只在校陪伴、支撐每次的練習,也在側舞台為孩子們緊張、抓拍(訪問當下,他們從未在觀眾席的視角看過孩子們的表演),陳瑞麟觀察孩子八個月來的改變:「最開始,他們對比較困難的事情會先害怕,但現在會願意先嘗試。」

此外,還有薩克斯管演奏家暨執行製作顧鈞豪忙前忙後身兼「語言橋梁」,不只翻譯英文,也翻譯阿雍.金的藝術語言為孩子可以理解的話語,讓《聽海日記》從孩子的真實生活出發,生出史詩的格局訴說小漁村與孩子們的日常,演出將由四條故事軸線組成:創世紀、原人破繭而生(由阿雍.金擔綱演出)、女孩的夢、純真與世故,趙菁文說:「這是我過去製作乘以五倍,完全的劇場等級規模!」

龍山國小的全部學童們,都參與了《聽海日記》演出。(陳十工作室 攝)

一場集體的共振,讓人「泡在海裡」

這位作曲家兼超級製作人,談起這個讓孩子們掏出真實自己的「集體共響創作」過程,數度飆淚,「這些孩子們在一起,眼睛非常乾淨。」她展示手機存著的一張學生筆記,那是阿雍問一個女孩三個問題「大人跟小孩哪裡不一樣?」「妳最害怕的事?」「妳的夢想是什麼?」後,女孩的回答。

趙菁文紅著眼眶轉述:「她說她想要長大,這樣就家人就不用照顧她了……她的夢想是跟阿嬤一起睡,阿嬤過世了;她想要全家人一起旅行;她希望阿公跟爸爸不要吵架,不要把爸爸趕出去……」女孩訴說願望的細微震動,阿雍與趙菁文都穩穩地接收到了,這些都被織進了《聽海日記》「夢」的段落,趙菁文分享阿雍文本共同創作的過程,「他希望從每個人挖掘自己,而不是自己是一個創作的king,他說:『我不想做反覆的事情,我要看到真實的你們』。」

「在排練過程中,阿雍看見可能性,尤其是沒有演出經驗的素人。」不只孩子們的精采表現,還有音樂家們不只單純地演奏樂器,他們同時是演員、也是舞者,阿雍要舞台上的每位演奏者都是有自主創作能力的藝術家,十一位音樂家張開五感,拋接彼此,不是純粹的記譜,而是對話。

精采的聲音表現讓《聽海日記》成為一場集體的共振,要讓觀者在七十五分鐘一起在音波中晃動身體與心,趙菁文期待:「希望這個作品能讓人有『泡在海裡』的感受」。

在地常用的繩索也成為舞台演出的道具。(陳十工作室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