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全國規模最大的武漢琴台大劇院,如今門可羅雀。
號稱全國規模最大的武漢琴台大劇院,如今門可羅雀。(芮卿 提供)
上海

「疫」想不到 大陸演出票房巨損廿億

春節期間爆發的病毒疫情,讓幾乎所有行業遭到重創,首當其衝的正是表演藝術行業,因政府防疫守則中重要的一條就是「應避免到封閉、空氣不流通的公共場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劇院等演出場所),讓演出紛紛取消。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剛發布的《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兩萬場,直接票房損失已超過廿億元人民幣。」

文字|李翠芝
第327期 / 2020年03月號

春節期間爆發的病毒疫情,讓幾乎所有行業遭到重創,首當其衝的正是表演藝術行業,因政府防疫守則中重要的一條就是「應避免到封閉、空氣不流通的公共場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劇院等演出場所),讓演出紛紛取消。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剛發布的《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兩萬場,直接票房損失已超過廿億元人民幣。」

誰也沒有想到,只因為八人封口,竟引來九州閉戶。

二○二○年春節,威震中南的九省通衢武漢,一場天災加人禍造成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突然爆發。素有「戲碼頭」之稱的武漢霎時哀鴻遍野,數以萬計的人群被感染,上千人痛苦地死去;整個中國大陸人人自危,足不出戶。原本笙歌不息的劇院戲樓即刻停擺,變得萬籟俱靜,門可羅雀。

幾乎所有的行業都遭到了疫情的重創,首當其衝的正是迎來新年演出旺季的表演藝術行業。政府頒布的防疫守則中重要的一條就是「應避免到封閉、空氣不流通的公共場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劇院等演出場所)。

一聲令下  紛紛取消

於是,中國大陸各大文藝院團、演出機構紛紛取消線下演出並對已購票的觀眾辦理退票手續。武漢引以為傲的超大型地標演出《漢秀》率先停演;號稱全國規模最大的琴台大劇院同時宣布取消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二月底的武漢之行。

對公共衛生安全意識高度敏感的北京和上海,立刻在春節前開始了行動。國家大劇院、北京人藝等迅速取消了二月的全部演出。上海大劇院通過網路新媒體微博、微信等連發五條公告告知市民,一月春節期間演出取消,同時二月所有演出專案和公共文化活動也全部取消,涉及退票場次七台十五場。上海東方藝術中心取消了春節期間八場演出,原定二月十五、十六日舉行的重磅演出——波士頓交響樂團兩場音樂會也宣佈取消。大陸最大的演出商保利劇院院線正式宣布,取消三月底之前約一千多場的所有演出……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剛發布的《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截止到二月上旬,這場疫情已使全國演出市場幾乎完全停滯,各類演出機構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失,《倡議書》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兩萬場,直接票房損失已超過廿億元人民幣。」

顯然,這還只是保守的估算。中國演藝第一股之稱的上市公司宋城演藝集團公告顯示,公司股票已下跌12%,董事長黃巧靈身家下跌17%。

上海知名的親子微劇場「小不點大視界」取消了全國十三座城市的一百多場演出。這家專注於引進海外優質親子劇碼演出的民間機構,通常引進一部劇碼的價格在幾十萬元左右,劇場創始人坦承,二月份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八百多萬元人民幣。

然而,「疫」猶未盡。除了直接經濟損失,疫情帶來的後果同樣是嚴重的!

武漢「果然戲劇」是當地唯一一家依靠票房來營運的民營喜劇團,老闆張一天覺得自己只能撐到五月。如果六月還不能恢復演出,可能就要「爆炸了」。來往於京滬等地演出的一位獨立戲劇人感歎:他創立的戲劇工作室不到十個人,第一季度沒有訂單,就算後面復工了,很多活動也很難馬上恢復,他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政策出馬  救援劇場

為此,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在《倡議書》中呼籲,演出主辦機構、文藝表演團體(演員)、演出場所、票務代理機構、舞美製作機構等相關企業間,應遵照不可抗力相關的條款,妥善處理演出的定金(預付款)退款工作,共同分擔疫情帶來的損失。京滬等地政府部門也迅疾頒布了疫情期間「扶持文化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對文化演出中小微型企業提供貸款和融資擔保,並試點予以貼息貼費補助;優先減免文化演出企業的場地租金等。

應該說,這些政策措施是很有必要的,對國營中大型劇院、劇團和演出商的發展也是有益的。宋城演藝董事長發表公開信說:不管疫情持續多久,公司不裁員不減薪;在上海投資七億打造的《上海千古情》等三個演出專案,也將如期在今年上演。但是對於那些嗷嗷待哺的民營小劇團和微劇場來說,是否能救他們於水火之間,還是個未知數。

願上蒼憐憫他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