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C》
《LPC》(活性界面製作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台式音樂劇再開場!(二)

做大市場,找尋商業未來

台灣有音樂劇定目劇了嗎?

攤開今年上半年的劇場演出,光是「音樂劇」就足以讓劇迷趕場趕不完。看似一片歌舞昇平、欣欣向榮的台灣音樂劇,是不是終於迎來商業市場?不管是加演、重製或新作,另一個同樣於商業表現會被拿出來討論的「定目劇」,在過去10年的雷聲大雨點小後,是不是終於有成功範例,可以在音樂劇這個類型裡找到「定」下來的交會點呢?

文字|吉米布蘭卡
第346期 / 2022年05月號

攤開今年上半年的劇場演出,光是「音樂劇」就足以讓劇迷趕場趕不完。看似一片歌舞昇平、欣欣向榮的台灣音樂劇,是不是終於迎來商業市場?不管是加演、重製或新作,另一個同樣於商業表現會被拿出來討論的「定目劇」,在過去10年的雷聲大雨點小後,是不是終於有成功範例,可以在音樂劇這個類型裡找到「定」下來的交會點呢?

一般提到定目劇,直覺會想到紐約百老匯與倫敦西區的模式:一個劇院、一齣劇目、連續上演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如《歌劇魅影》、《獅子王》、《芝加哥》等都連演數10年。台灣的音樂劇雖然已經發展超過30餘年——從果陀劇團的《吻我吧娜娜》與《天使不夜城》、綠光劇團《結婚結昏辦桌》算起——但早期多為山頭各自努力,土法煉鋼,很多人對於音樂劇的製作都是「好像是這樣做,然後就這樣做了」。真正開始注重音樂劇人才培訓與音樂劇正名,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情。(註)以目前規畫最完善老牌的「TPAC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在2016年起步開辦。緊接著臺中國家歌劇院於2019年設立音樂劇平台,共同投入音樂劇人才培育。同年,音樂劇的開發被文策院列為重點項目,希望可以透過文策院出面整合,協助民間業者一同催生音樂劇定目劇。

立意良好,但有兩個很大的問題:場地與觀眾!我們有允許長期入駐的場地與足夠的觀眾來支撐一檔音樂劇長銷連演嗎?要在台灣談音樂劇的定目劇與商業性,或許要先改變一下我們對於定目劇的定義,也就是「歐美國家的定目劇概念不一定可以套用在台灣定目劇上」。於此,下文將拿目前最成功且最接近定目劇的兩個例子來討論。

《鬼歸代言人》(林祐任 攝 幹麻醬紙創意工作室 提供)

小品音樂劇的新風貌:影集式音樂劇的王者《鬼歸代言人》

口碑票房都優秀的《鬼歸代言人》,原先只是場館方「樂悠悠之口」想要提供Live House Music以外的多元節目供觀眾選擇,沒想到卻成功開創小品音樂劇的新風貌。2020年推出第1季1到3集共53場次,全數完售;2021年原訂推出105場次,中途遇上疫情攪局,將觀眾人數限縮到50人以內的間隔座;其後疫情解封,觀眾買票的信心逐漸回流;2022年迎來第3季大結局,糾纏已久的BOSS將在第8集出現。票券開賣當天沒多久,首演場即完售。

《鬼歸代言人》一開始規劃就是3季9集,以「影集」的概念,1集1案件,由固定的男主角搭配一位特別邀演,讓主線故事攀著支線事件前進,輕鬆好聽又助消化的敘事風格,講述人的遺憾與未完的心願。主打客群為下了班需要抒壓的上班族,打造沒有壓力的1小時開心劇場時光。由於是影集式音樂劇,看了會想知道男主角如何繼續練功升等,打敗大魔王。為了要追接下來的進度,觀眾只得一集一集掏出鈔票進場看戲;再加上票券不貴,就算只是進場聽Live都划算,因而造就了多名十多刷的死忠觀眾。

《鬼歸代言人》並非傳統定義的定目劇,而是以一系列的短篇構築「鬼歸宇宙」,吸引觀眾入場,甚至還有師出同門的《音樂聚了沒》,以不定期的1季4集、Cabaret的形式,找來合作的音樂劇演員,彼此拉抬聲勢,順帶推動票房。

一秒前進紐約的傳送門:《LPC》

戲迷暱稱「讓你一秒到紐約,位在台北101旁的紐約傳送門」,外百老匯音樂劇《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d》(簡稱《LPC》)以全英文對白演唱、搭配中文字幕的形式,2021年將版權引進台灣,於「PLAYground 南村劇場.青鳥.有.設計」創下35場完售紀錄。原本只需男女演員各兩名、外加兩位樂手的編制,今年挑戰多名卡司,找來5男6女,共11名演員,連演半年,並達150場,混搭詮釋愛情與家庭間的種種關係,迄今觀賞人次已破萬人。強調組合不同,感受也就大不同,演員間的互動與即興就是劇場Live的趣味看點。劇組也推出多刷優惠,無法克制而一刷再刷三刷到六刷的劇迷大有人在,算是目前台灣音樂劇市場裡,最成功的定目劇。

這兩檔音樂劇的共通性為:多樣的卡司、有限度的演出時間、位在交通便利之處的非劇場正規場地、開放飲食(現因疫情規範才不可飲食),打破劇場給人必須正襟危坐的距離感,而像是進到電影院與小酒館一樣放鬆自在,讓看戲成為生活的態度、娛樂的選擇。

《SC驚釀小酒館》(五口創意工作室 提供)

離我們很近、但也可能很遠的音樂劇市場?

對於本身就具觀光商機的大城紐約與倫敦來說,這兩處的音樂劇觀眾有很大一部分來自觀光客。但,離我們很近的韓國首爾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光景,台灣或許可以借鏡首爾的做法。韓國政府透過國家資源有計畫地培植音樂劇產業,多年過去,首爾儼然成為亞洲第一大音樂劇市場,授權劇與原創劇皆受歡迎。最令人為之讚嘆的,便是光靠國內觀眾就可以撐起音樂劇產業。製作精良、卡司多樣(劇場圈與娛樂圈明星役替)、多刷優惠通通有,但首爾並非是「單一場地連演個三年五載」,而是「今年演一季、明年再演一季、再來年繼續演」。因此,今年這季的演出看了喜歡,明年就拉著同事朋友一同進場。沒有短時間內多刷的壓力與看同一齣戲的倦怠,而是保持觀眾的新鮮度,拉長演出的保鮮期,透過季季重演產生規模與經濟效益。

韓國的劇場明星會出演電視劇與電影,偶像歌手們也會以演出劇場作為演技實力的展現。那台灣呢?台灣能不能也有劇場明星?怎樣讓劇場可以更被看見?除了常可看到劇場演出為了拉抬票房而找已有聲量的歌手明星參與演出,現在更有劇組找上網紅與直播主,與專業的音樂劇演員同台合作,如《SC精釀小酒館》找來百萬人氣YouTuber「欸你這週要幹嘛」,成功將線上流量轉為線下票房。

此外,我們真的需要一個劇場的獎項,讓閱聽大眾可以更方便地認識劇場,進而了解劇場是很貼近生活、很娛樂親民的。如同我們會在金馬獎(電影)、金鐘獎 (電視)與金曲獎(音樂)得知現在流行與關注的議題,也能在三金典禮上看到優秀的劇場演員得獎,然而,這些得獎的名氣與肯定並沒有轉換成劇場票房收益;既然沒有收益,就沒有更多的資源與活水投資劇場,拉長演出週期,達到我們想要的定目劇效果。因此,不僅是音樂劇,而是整個台灣劇場的商業性都必須一起討論。唯有同時拉高供給與需求,才能真正做大音樂劇市場,開拓音樂劇的商業未來!

註:過去常可看到演出文宣使用「音樂劇場」、「唱歌劇場」、「歌舞劇場」等用詞,甚至還會出現音樂劇與歌劇的名詞混用,形成「一個音樂劇,各自表述」的尷尬。筆者私認為,是到了「TPAC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之後,大家才開始正視音樂劇(Musical)這門劇種該有的樣貌。

《SC驚釀小酒館》(五口創意工作室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