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當代舞團 提供)
舞蹈 姚淑芬在疫情中醞釀成形的全新舞作

《日者》 與印尼文化激盪出的一場祭典

世紀當代舞團2022《日者》首演

2022/9/3010/1  19:30

2022/10/1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延續近年對亞洲當代身體的探討,編舞家姚淑芬與世紀當代舞團於2014年開啟《驅動城市Dance In Asia》跨國串連計畫,以當代舞蹈為引,開啟跨文化的認識與交換,在疫情爆發前夕的2019年,將她們帶到了印尼梭羅市(Solo)。

傳統舞蹈肢體為符碼,堆疊爪哇文化元素

初來乍到,姚淑芬觀察當地舞者的傳統舞蹈與身體訓練,發現了一種有別於現代舞柔軟的肢體流動,「有點像皮影戲,沒有太多柔軟的線條去串起動作與動作之間,反而是明確的點到點連接。」視覺畫面與身體動態接近武功,講求舞者的呼吸與基本功,對團內的舞者實屬不易。而姚淑芬卻在當下決定,要讓台灣舞者學習交流。這套從最初就累翻舞者的訓練,直接在發展起步撞上疫情,整個編舞計畫延宕了兩年。卻也意外地讓舞者多了兩年的時間訓練累積,從身體呼吸、肢體肌肉運用到文化的認識,漸漸地在這兩年內逐步到位。

從不預設立場的姚淑芬,這次也不例外。儘管深受歐美舞蹈影響,她對東南亞的文化脈絡依然好奇,也發現儘管印尼舞者多信奉伊斯蘭教,當地的傳統舞蹈卻有不少佛教的肢體元素,更有許多融入爪哇民間,成為人民的日常舉動,充滿儀式感。因此她決定汲取傳統舞蹈的肢體為符碼,堆疊爪哇文化元素,發展出《日者》的編舞與劇場美學。

當時人在梭羅的姚淑芬也沒閒著,工作之外一個人到市場閒晃,看到枝條束成的小物頗得眼緣,便興沖沖地買回來。後來才知道,這是民間以棕櫚枝製成的掃把「Palm Broom Stick」。Palm Broom Stick成為《日者》的重要道具,當舞者手持印尼掃把,用著傳統舞蹈的身體,在煙霧與薩滿般的吟唱間起舞,「整個畫面就像我們的傳說,這支舞就是一場祭典。」印尼舞者Luluk說。而民間用來掃除髒污的掃把,亦是祭典中掃除天地宇宙間不好物質的法器,就這樣成為《日者》重要的道具。

(世紀當代舞團 提供)

所有元素在冥冥之中收攏,創作至此成型

隨著畫面、舞蹈、道具逐漸到位,姚淑芬又在無意間發現了丹麥樂團「Heilung」的現場演出,遠在北歐的他們,音樂卻與南島原住民的聲線和樂風極度貼合,陌生的語言吟唱著「你腳下沒有世界 你面前沒有世界 你身後沒有世界」,她笑說彷彿水到渠成,「所有元素在冥冥之中收攏,創作至此成型。」

有趣的是,延宕兩年的《日者》在開演前夕舞者集體確診COVID-19,耗時兩年累積的呼吸與身體能量瞬間歸零,姚淑芬無奈,只能自嘲宗教儀式在祭典前要淨身,宇宙直接用一場疾病洗淨舞者的身軀,「也許就是在呼應作品的儀式性。」她笑說。而對於最終成型的作品,姚淑芬更期待觀眾放下預設立場、讓作品順著自己的生命經驗流動,也許會在裡頭找到某個時期的自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9/21 ~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