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HK交響樂團名譽指揮布隆斯泰特。(取自Wiki Commons)
特別企畫 Feature 2023-2024新樂季搶先報╱國際篇 亞洲

疫後打開新氣象 各大樂團鋪展開闊樂章

歷經了3年多的疫情,音樂家們的行程表不再需要配合隔離時間計算,總算又能恢復高密度的巡演行程,隨著亞洲各大交響樂團2023╱2024年新樂季開啟,音樂家們除了大顯身手,也可從樂季感受古典音樂界的新氣象,疫後的大師們更加卯足全力,新秀也紛紛挑起樂季大梁,節目的型態也更多元,更重視人與人的互動與交流,跨越國界,音樂家們正合力譜寫屬於疫後古典音樂的新樂章。

NHK交響樂團  老大師坐鎮走長遠

在亞洲地區若要能聽見一場老大師、或是現今首屈一指的名家音樂會,日本NHK交響樂團(NHK Symphony Orchestra)會是首選。瑞典指揮家布隆斯泰特(Herbert Blomstedt)自2016年起擔任NHK交響樂團名譽指揮,便以穩健、沉穩的態度,帶樂團走長遠的路,他自己就是新樂季的金字招牌,高齡96歲仍馬不停蹄在世界上指揮音樂會,在NHK交響樂團的新樂季也將指揮6場曲目頗具分量的音樂會,曲目包括編制龐大的布魯克納第5號交響曲。另外,同樣是活力滿點的76歲奧地利鋼琴家布赫賓德,也會在樂季裡一連演出兩場鋼琴協奏曲,包括貝多芬的第1號鋼琴協奏曲和布拉姆斯的第1號鋼琴協奏曲。

特別要提的是,在疫後為了符合觀眾防疫的生活型態,NHK交響樂團的新樂季也可看見多場縮短時間的音樂會,如:日本新生代鋼琴家阪田知樹、指揮家圖岡.索契夫(Tugan Sokhiev)等人的音樂會,演出長度規劃在60到80分鐘,同時沒有中場休息,走精緻迷你路線,一氣呵成,早早聽完可早點回家休息,沒有負擔。

首爾愛樂  新聘總監要走向世界

荷蘭指揮家梵志登才剛在今年6月帶著紐約愛樂來台巡演,加上即將於香港交響樂團完成最後一個樂季(2023╱24)的音樂會演出,台灣觀眾對他並不陌生。首爾愛樂管絃樂團(Seoul Philharmonic Orchestra)之所以聘請他擔任音樂總監(合約自2024年開始),立意明確,希望借重他的國際視野與歐美經驗,將已經有大批觀眾的首爾愛樂,提升為世界級的管絃樂團。

首爾愛樂在2023╱24樂季的曲目規劃,有雅俗共賞之作,也有進階曲目;如近期8月底的音樂會,有十分耳熟能詳的羅西尼《威廉泰爾序曲》、小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還有電影配樂、出自作曲家約翰.威廉斯的《星際大戰》;下半年的曲目則十分穩重且具企圖心,包括連續兩晚演出貝多芬第9號交響曲《合唱》、一連兩晚演出蕭士塔高維契的第5號交響曲,以及連兩晚演奏貝多芬罕見曲目三重協奏曲,以此打磨樂團體質,同時也非常積極和當地音樂家合作,三重協奏曲的三重奏組成,包括小提琴柴科夫斯基大賽第三獎得主Donghyun Kim、尹伊桑大提琴比賽首獎得主Jaemin Han,以及近年國際大賽常勝軍的鋼琴家Suyeon Kim。

此外,梵志登也在受訪時公開表示,期盼首爾愛樂有朝一日能有專屬的音樂廳,為此更能為樂團形塑獨特的聲響,積極為韓國首爾打造首屈一指的韓國之聲,可見一斑。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趨勢觀察

疫後交響樂團全球出動  亞洲人才濟濟為古典音樂鋪展未來

隨著疫情變動、烏俄戰爭所帶來的經濟耗損,原物料價格大漲,帶來全球性的通貨膨脹,不少歐美音樂家、表演者坦言,歐美各國現下對於文化藝術的預算挹注已大不如前,身為現下的藝術工作者,更要懂得開源節流,尋覓新機會。在疫情後,全球交響樂團爭相開始國際巡演,以台灣為例,下半年在台灣就有5個團隊來台,在歐陸地區交響樂團也恢復密集的旅行。

對音樂家們而言,相較於歐美各國,音樂人才濟濟的亞洲地區一直都是古典音樂發展的嶄新基地,在疫情過後更是如此。一如今年自年初的班貝格交響樂團開始,世界各國的大團也紛紛密集來台,如:紐約愛樂、鹿特丹愛樂,下半年開始還有奧斯陸愛樂、維也納愛樂、萊比錫布商大廈等天團,以及倫敦管絃樂團、由台灣指揮家莊東杰率領的波鴻交響樂團等,台灣不再只是歐美團隊亞洲巡演時「順便」排入的一站,而是在規劃時便以此為據點,在台灣舉辦多場巡迴演出。

此外,亞洲籍新生代指揮家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如:36歲新加坡籍指揮家黃佳俊,就已入主英國百年老團哈雷樂團(Halle Orchestra),擔任樂團首席指揮和藝術顧問,生於澳門的指揮家廖國敏,在疫情間多次受邀參與台灣音樂會演出,累積的能量在疫情後蓄勢待發;台灣指揮家莊東杰現在波鴻交響樂團擔任音樂總監和其音樂廳的藝術總監,兼顧音樂品質與行政事務,表現值得期待。

亞洲交響樂團的樂季耕耘也是朝全方位開展,除了典型的交響樂團曲目音樂會,還有社區音樂會、室內樂音樂會、跨界音樂會,還有樂團自身的委託創作作品,交織而成的時代之聲,能量充沛且自成一格。

疫情期間,不少團隊也做了多元嘗試,如預錄的線上音樂會,或是現場演出沒有觀眾在台下、僅有直播傳送的音樂會,梅花座演出的音樂會,甚至是長時間的暫停演出。為此,疫後的交響樂團,對世間的一切更為包容,卻也蓄積了更大的能量,與當代觀眾對話。(李伯儀)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