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古乐的碰撞 跨越时空的交会 「太阳与月亮的美丽邂逅」 国宝廖琼枝也献唱 |
采风乐坊
采风乐坊(国家两厅院 提供)
音乐

东西古乐的碰撞 跨越时空的交会 「太阳与月亮的美丽邂逅」 国宝廖琼枝也献唱

让东方与西方的「古乐」在舞台上碰撞,会迸出怎样的璀璨火花?由采风乐坊与科隆中世纪人声古乐团合作演出的音乐会「太阳与月亮的美丽邂逅」,不但将各自展演东西古乐,更以当代作品作为媒介和平台来对话,邀请台湾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国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创新曲,并邀国宝级歌仔戏演员廖琼枝参与演出,打造东西人声的奇妙交会。

让东方与西方的「古乐」在舞台上碰撞,会迸出怎样的璀璨火花?由采风乐坊与科隆中世纪人声古乐团合作演出的音乐会「太阳与月亮的美丽邂逅」,不但将各自展演东西古乐,更以当代作品作为媒介和平台来对话,邀请台湾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国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创新曲,并邀国宝级歌仔戏演员廖琼枝参与演出,打造东西人声的奇妙交会。

太阳与月亮的美丽邂逅

5/16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5024960

白昼,有明亮的太阳;黑夜,有娴静月亮。两者看来互不相容,然而别忘了当早晨的太阳要替代月亮的时候,我们看到晨曦;当傍晚月亮要与太阳替换之间,我们看到晚霞。晨曦与晚霞虽然短暂,却比一成不变的天空来得光彩绚烂。

太阳与月亮交相辉映

「从音乐上看来,之前一直觉得西方比较阳刚,就像太阳;东方比较柔和,就像月亮。但当我听到古乐团的音乐之后,这个印象就变得相反了。」采风乐坊艺术总监黄正铭有所感触地说,同样都源自于古老传统,国乐与西方古乐从乐器、曲风到诠释的方法,却各都有不一样的发展。既然发现既定印象可以因为近身接触而改变,那么为什么不能够将这个感触突显,让东方与西方的「古乐」在舞台上碰撞?因此,一向致力于传统国乐创新的采风乐坊,特邀「科隆中世纪人声古乐团」(Ars Choralis Coeln)来台,让东西方传统同台竞演。

上半场由科隆中世纪人声古乐团打头阵,主要演出历史上第一位留名的女性作曲家希德嘉.冯.宾根(Hildegard von Bingen)的作品。从当时「纽姆记谱」的考证、古器乐的还原再造、服装舞台的设计、祭仪和灯光的考究之后推上舞台,重现九百多年前中世纪音乐的神圣样貌。再加上葛利果圣歌和从科隆大教堂及教区博物馆收藏的十三世纪唱经本(Antiphonary)中节选出的合唱诗歌,使得宾根和当时音乐的风格再度呈现眼前!

东西方交会  赋予新意义

下半场则换采风乐坊上场,推出《步步娇》、《行街》、《上四套》等经典器乐曲,从昆曲、丝竹合奏、北管丝竹到江南丝竹来对应。当然,在各自推出拿手绝活后,就是两团的交会了。但到底要用什么形式呢?黄正铭说:「在当代交会,我们就以当代作品作为媒介和平台,让两者对话。」为此,节目特别邀请驻团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国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创作一首当代乐曲首演。而除了乐器之外,黄正铭认为也应该有人声的对话,因而商请歌仔戏国宝廖琼枝,在丝竹乐团伴奏下演唱《长恨歌》。黄正铭透露说:「之前采风举办了一个工作坊,邀请廖老师前来演唱,结果在场的古乐团团长玛丽亚(Maria Jonas)大为惊讶,觉得歌仔调怎么那么美,而且和古乐圣歌的搭配竟然一点也不突兀。」

最后,黄正铭也将依据杨贵妃的故事亲自创作《马嵬坡》让两团交错演奏。他解释,安禄山的造反,被害得唐玄宗落荒而逃,大臣指出是杨贵妃祸国殃民,要求处死她,害得杨贵妃最终自缢马嵬坡。然而他却不平地说:「错的根本不是她,而是皇帝!」于是他请歌仔戏乾旦林显源作词,以女性主义的角度赋予新的意义。有趣的是,在完整的段落间,玛丽亚也找出中世纪相同意境的歌曲作穿插,描绘红颜在古今皆令人欷嘘的命运。到了最后一曲,更设计让廖琼枝的歌仔调进入古乐歌声中,让两位女声的吟唱相互交错起落。

当近几十年来西方国家展开古乐复兴运动、复原古乐器时,国乐器却保留著原有的形制。一样使用古乐器,他们翻译古谱、重新演奏;我们却创作新曲、寻求变化。东西方的传统到底有什么不同?两方合作又能够相互激发出什么新意?在这场音乐会中,他们乐于省思、也乐于尝试。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希德嘉.冯.宾根  中世纪传奇女杰

希德嘉.冯.宾根(1098-1179)是中世纪的传奇人物。她是位神学家和修道院院长,在她创建位于莱茵河畔的鲁培尔特斯堡修道院(Kloster Rupertsberg)任职。她以自己「神视」的能力作为一生的创作基底,留下傲人的著作,举凡音乐、绘画、医学、地理、语言、文学甚至女性主义等,都有深入的研究及著作留世。

她是德国第一位女性自然学研究家,也是第一位具书写能力的女性医生和医疗师,她将以药草、动物和矿石为人治病的心得收录在Causae et curae这本医书中,也写了另一本叙述自然界历史的书Physica。她还发明了一种「秘名语」(Lingua Ignota),以廿三个「秘名字母」(litterae ignotae)组成,大约有九百个词汇,可说是人造语言的前锋。在文学与思想上的成就,也被后人拿来与义大利诗人但丁(Dante Alighieri)、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相提并论。

在宗教与神学领域的奉献,及她的博学和广为人知的精准预言,使她在中世纪的欧洲可谓无人不晓,近代的德国甚至掀起一股研究「希德嘉热」的风潮。不过不只于此,她在音乐上的成就更是为人称道。作为第一位历史上被记载的女性作曲家,她约有八十首作品留存下来,数量远超过绝大多数的中世纪作曲家。除了赞美诗歌、对唱诗歌及答唱诗歌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宗教剧《美德典律》Ordo Virtutum,这是一出早期的清唱剧,全由女声组成,唯一的男声即代表魔鬼。

作为当时的精神导师,宾根也得到教宗和国王的敬重。在她有生之年,就已享有「莱茵女先知」的美名,而在二○一二年十月七日那天,宾根更被封为天主教会第卅五位圣人。(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