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美达剧院「希腊戏剧节」 引人思辨「抉择」与「正义」 |
《奥瑞斯提亚》一景,图中演员为Angus Wright与Lia Williams。
《奥瑞斯提亚》一景,图中演员为Angus Wright与Lia Williams。(Manuel Harlan 摄 Almeida Theatre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阿尔美达剧院「希腊戏剧节」 引人思辨「抉择」与「正义」

继荷兰导演凡.霍夫执导的《安蒂冈妮》之后,阿尔美达剧院也接著推出「希腊戏剧节」,一连演出《奥瑞斯提亚》、《酒神的女信徒》及《米蒂亚》三出希腊悲剧,让伦敦变得「很希腊」!首出作品《奥瑞斯提亚》是个因选择而遭逢厄运的故事,一再搬演,不仅展现了人与命运的冲突,也提示了许多必须反复思考辩证的问题,引发观众对哲学问题的重新诘问。

继荷兰导演凡.霍夫执导的《安蒂冈妮》之后,阿尔美达剧院也接著推出「希腊戏剧节」,一连演出《奥瑞斯提亚》、《酒神的女信徒》及《米蒂亚》三出希腊悲剧,让伦敦变得「很希腊」!首出作品《奥瑞斯提亚》是个因选择而遭逢厄运的故事,一再搬演,不仅展现了人与命运的冲突,也提示了许多必须反复思考辩证的问题,引发观众对哲学问题的重新诘问。

最近的伦敦很希腊。

年初巴比肯中心亦上演由荷兰导演凡.霍夫(Ivo van Hove)执导、茱丽叶.毕诺许担纲演出的《安蒂冈妮》。热潮未退,阿尔美达剧院(Almeida Theatre)推出「希腊戏剧节」,一次上演《奥瑞斯提亚》Oresteia、演员班.维萧(Ben Whishaw)担纲的《酒神的女信徒》Bakkhai,及《米蒂亚》三出希腊悲剧。其中《米蒂亚》去年才由伦敦国家剧院演出过,莎士比亚环球剧场秋季也将制作《奥瑞斯提亚》,几出戏短时间内就有两个版本上演,实不多见。除了剧场的希腊悲剧热,大英博物馆近期亦展出特展「定义美感」,展品包括希腊戏剧的重要文物,让观众眼见为凭。

《奥瑞斯提亚》  抉择造成的悲剧

希腊悲剧不仅在西方戏剧史、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它也引发了哲学家们对於戏剧要素的探究。形式上,「歌队」的使用是希腊悲剧的一大特征。借由歌队之口,不仅帮助主角说出内心戏,同时还扮演前情提要的角色,让观众顺利进入剧情。在几出著名的希腊悲剧中,随著故事情节开展,主角必须做出选择,往往也因其选择而遭受苦果。如果在决定的当下,主角有了不同的考量,故事会不会重新改写?人是否无论如何都无法违抗命运?

阿尔美达剧院的希腊戏剧节首出作品《奥瑞斯提亚》,便是个因选择而遭逢厄运的故事。剧情一开始,希腊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Agamemnon)陷入两难,神谕要他牺牲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Iphigenia),才能在特洛伊战争中脱困。在这个改编的版本中,剧本花了较多的时间铺陈阿伽门农的挣扎,与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两人的冲突。在漫长的特洛伊战争结束后,阿伽门农终于凯旋归国,还带回了能预言的卡珊卓拉(Cassandra)。然而王后因为阿伽门农为了求胜牺牲女儿怀恨在心,将他和卡珊卓拉杀死,伙同情夫占领了王宫。奥瑞斯提斯(Orestes)目睹母亲杀死父亲,离家藏匿,直到与姐姐伊蕾克特拉(Electra)重逢,两人决定弑母以为父亲报仇。奥瑞斯提斯杀死母亲后受到公审,以投票来决定他是否有罪。在正反两方票数相同的状况下,雅典娜投下无罪票,让奥瑞斯提斯免于一死。

《奥瑞斯提亚》由古希腊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Aeschylus)创作,于西元前四百五十八年首演。历经两千五百多年,后人的研究与改编无数。 此次由Robert Icke改编的版本,则企图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阿伽门农的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及早取得胜利,就可以减少军队的伤亡、避免更多家庭破碎。可是这个抉择的代价,却是自己的生命和家庭。这问题,有标准答案吗?

恐怕是没有的。

希腊悲剧  引人一再深思

剧院在节目介绍中节录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的《正义──一场思辨之旅》书中文字,当中提及著名的「电车难题」:电车失控无法刹车、前方轨道上有五名工人,如果撞上他们,将无人可以生还;在此同时,旁边有轨道可将火车转向到另一条铁轨,上面也有一名工人。若你是电车司机,你会怎么做?

两相对照之下,便不难理解希腊悲剧值得一演再演,重新诠释的理由:它不仅展现了人与命运的冲突,也提示了许多必须反复思考辩证的问题:何谓正义?一心报复的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是否有罪?而为父复仇的奥瑞斯提斯又是为何能免于一死?透过演出,不仅呈现了改编者对经典作品的再诠释,也与当代社会产生连结。从戏剧经验之中,或许亦能引发观众对哲学问题的重新诘问。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