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9:前辈大师纷凋零,传统戏曲界展开新世代培植 |
台北新剧团的「酷集剧场」是戏曲新生代的实验场域,图为该系列演出之一《易》。
台北新剧团的「酷集剧场」是戏曲新生代的实验场域,图为该系列演出之一《易》。(辜公亮文教基金会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2016表演艺术回顾/现象观察 找老师找舞台 为「接班人」打造未来

现象9:前辈大师纷凋零,传统戏曲界展开新世代培植

传统戏曲界今年痛失多位大师,更让人感到后继者培植之迫切。包含京剧界的国光剧团、台北新剧团,歌仔戏界的明华园、唐美云歌仔戏团、春美歌仔戏、秀琴歌剧团等,纷纷推出新秀培植计划与剧码,让戏曲接班人能够透过舞台实战,精进技艺,也及早被观众看见……

传统戏曲界今年痛失多位大师,更让人感到后继者培植之迫切。包含京剧界的国光剧团、台北新剧团,歌仔戏界的明华园、唐美云歌仔戏团、春美歌仔戏、秀琴歌剧团等,纷纷推出新秀培植计划与剧码,让戏曲接班人能够透过舞台实战,精进技艺,也及早被观众看见……

今年是传统戏曲界令人唏嘘的一年。幕前,梅派传人梅葆玖、程派传人李世济、一代青衣顾正秋故去;幕后,资深戏剧家贡敏西归。梅葆玖乃奠基梅派艺术之人、顾正秋在六十年前将京剧艺术全面展现在台湾观众眼前,博学多闻的贡敏,如传大总经理周敦仁推崇「是戏曲活字典」,廿年前即策划海峡两岸京剧名角联合大公演,首次让两岸名角同台对等合演,是近代京剧艺术发展史上的重要一页;又慧眼钦点中国京剧院的票房老生于魁智搭档山西京剧院的当家青衣李胜素,黄金组合红遍华人世界。

戏曲界亟须新秀  京剧歌仔戏都有培植计划

大师凋零,喜欢戏曲的观众怎不感伤时代变迁。幸而近年有很多新世代、星二代加入戏曲表演艺术行列,让传统戏曲获新生能量。譬如国光剧团今年以培养新人为首要目标,主打「绝代三娇」——林庭瑜、凌嘉临、黄诗雅,让观众看到台湾京剧三颗亮闪闪的新星正在跃升;台北新剧团也培养未来京剧界中流砥柱的一群年轻演员,透过年年举办的青年汇演展现成果;明华园这个戏剧大家族逐步为第二代打造青春剧作;唐美云歌仔戏团有闪耀青年团接棒;春美歌仔戏、秀琴歌剧团皆有女儿现身挑梁。

「戏曲一定要世传世、代传代。」唐美云歌仔戏团团长唐美云很感恩,「我们兄弟姐妹都是靠父母亲唱歌仔戏养大,我父母传给我,我也一定要传下去。」她在七年前开始招募青年演员,目前已有编制十五人,十一月在大稻埕戏苑演出《美人.鱼》,即由这批闪耀新秀主演。很多人对于唐美云「私人剧团做公家事,这么忙还要做培育」感到心疼,但她坚持引入新血,「不能要求别人做,至少从自己做起。」

国光剧团艺术总监王安祈对戏曲的传接承继也很著急,「台湾因为不正常原因造成廿年来戏曲人才断层,名角魏海敏这么成熟了却后继无人,真是令人忧心如焚。」当她甄选出「三娇」,迫不及待使出旱地拔葱拚劲,将他们推到第一线。「我知道『绝代三娇』说法夸张,但就是为了吸引观众注意。」王安祈心虽急却也急不来,「京剧强调四功五法要精准,行当区分极严格。以旦角而言,青衣花旦出场就不同,要给新秀时间。」现在国光旦角有鲜明接棒人,其他角色行当还不那么突出,王安祈说,「还要再继续观察,再努力培植。」

寻找名师教导  让新人学习不孤单

「传承,有人传也要有人接。」辜公亮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辜怀群指出,传承不能只管艺术家的指导与学习,也要培养爱戏曲的新观众,二者关系宛如鱼与水,若缺一,将驱使戏曲艺术文化面临流失危机。

辜怀群认为当代戏曲新秀很孤单也很辛苦,「没机会看到传统老戏在发源地演出盛况,只能跟著录音带录影带学,也少有四、五十岁的戏曲前辈可以学习。」所幸这一代优势是,不管是老师指导或自己演出,皆可透过先进科学仪器将之录成影音档,带回家反复练习、检视。不过要注意随之而来的「不优之势」,切勿只以录影带为师。辜怀群提醒,表演艺术首重临场感,演员演出会牵引观众情感,台上台下的心灵交流是剧场最有成就感也是最有意义之处,「镜头只能呈现一面,唯有在现场跟学,观察面向才会宽广、立体化。」

辜怀群强调「听老师说戏」很重要,所以台北新剧团的青年军、小老生李侑轩多年来接受李宝春老师在艺术上的指点与薰陶外,几度在恩师余派传人王思及生前,去上海求艺、精进唱功。

提供新秀舞台  打磨临阵表演功夫

国光栽培新人,除了力托名导、资深演员挺后进,也延聘中国名师教导正宗功底,给予扎实训练。王安祈说出希望:「让传统表演精华深植后辈,再用来诠释新编戏,展现台湾京剧新美学。」年度新编剧也刻意为新秀安排角色,「本来戏迷买票是为了看魏海敏,但也就顺便看到青年演员,看多了有印象便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王安祈明白,新秀表演功力当然差魏海敏一大段距离,但有个典范在前,青年人有个目标追求。潜力新星林庭瑜便说,「每次跟魏老师排戏,可以近身在旁观摩,真的很幸福。」至于被许多前辈及戏迷寄予厚望,廿四岁的她自勉,「唱好每一出戏,一定要进修,朝著正确方向,一步一步走下去。」

学海无涯,戏曲又是高度综合艺术的表现,唐美云亦聘老师指导闪耀团员唱腔口白身段,助新秀更上层楼。又安排他们参与大型演出、电视歌仔戏录影、进校园推广及乡村卡车艺术工程,透过多元接触学习,增加自信心。唐美云鼓励子弟兵,要互相协助学习共同成长,「年轻人还有进步空间,但是对安排演出各种型态都很认真,值得嘉许。」

随著老一辈戏曲艺术家凋零,戏曲的城堡好似卸了防御,好在有对京剧成痴的辜怀群与王安祈同心立志,「绝不做末代京剧人」——绝不让自己成为京剧史上的「末代剧团管理」、「末代剧团艺术总监」。她们誓言要让京剧在她们走了后还永续存在,她们会努力用京剧的秀与美的艺术价值,培养新世代演员及留住观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