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芭蕾舞团艺术总监马汀.薛雷夫 工艺精神 淬炼芭蕾 |
莱茵芭蕾舞团艺术总监马汀.薛雷夫
莱茵芭蕾舞团艺术总监马汀.薛雷夫(Gert Weigelt 摄 莱茵芭蕾舞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莱茵芭蕾舞团艺术总监马汀.薛雷夫 工艺精神 淬炼芭蕾

出身瑞士的农家,马汀.薛雷夫之所以走上舞蹈之路,可说是个意外,但一路从舞团舞者、独舞者、编舞家到舞团艺术总监,却是令人艳羡的顺遂,「若这是个看来很成功的人生,大概只是因为我一直在这条路上直线前进著。」薛雷夫说。而谈到身体与舞蹈创作的自由,薛雷夫如此注解:「自由整合了更多的特性,人性的、独立的,但却不失去应有的技巧标准、工艺与艺术性上的要求。」可见其一贯信任的,还是那在淬炼之下,累积出来的身体能量与古老技巧。

文字|陈成婷、Gert Weigelt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出身瑞士的农家,马汀.薛雷夫之所以走上舞蹈之路,可说是个意外,但一路从舞团舞者、独舞者、编舞家到舞团艺术总监,却是令人艳羡的顺遂,「若这是个看来很成功的人生,大概只是因为我一直在这条路上直线前进著。」薛雷夫说。而谈到身体与舞蹈创作的自由,薛雷夫如此注解:「自由整合了更多的特性,人性的、独立的,但却不失去应有的技巧标准、工艺与艺术性上的要求。」可见其一贯信任的,还是那在淬炼之下,累积出来的身体能量与古老技巧。

德国莱茵芭蕾舞团《马勒第七号》

3/2  19:30   3/3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3/9~10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7-2626666、04-22511777

现任莱茵芭蕾舞团(Ballett am Rhein Düsseldorf Duisburg)的艺术总监与编舞家马汀.薛雷夫(Martin Schläpfer),十五岁起步学习芭蕾,两年后便进到伦敦皇家芭蕾学校,接著成为巴塞尔芭蕾舞团的独舞者,卅一岁在巴塞尔创办芭蕾舞学校“Dance place”,四十岁前往德国,第一个十年受聘于美茵兹市立芭蕾,第二个十年则开始执掌隶属于莱茵歌剧院(杜塞道夫/杜伊斯堡),拥有四十八名专业舞者的德国莱茵芭蕾舞团。二○二○年,他即将接任欧洲规模最大、拥有逾百名舞者的维也纳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获奖无数,一帆风顺的人生,像一道工整的棋盘布局,依序演进,却在他亲口娓娓道来时,总还带著一丝温厚迟疑与身不由己。

从未强求的直线人生

瑞士阿尔特施泰滕—圣加仑—伦敦—巴塞尔—伯恩—德国美茵兹—杜塞道夫与杜伊斯堡,这条除了伦敦之外,意外巧合地沿著莱茵河岸一路北上的地理线,串联了马汀.薛雷夫将近六十年的人生。

「生活本身就是一串连续动作,作为一个舞者总是会经历到的。」薛雷夫细数著每一个地图上画下的点与线,如何转折了他的芭蕾生涯,但他也强调,如果人生的机运许可,他情愿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耕耘。出生在阿尔特施泰滕的务农家庭,家中无人有任何艺术与人文背景,父亲反对他成为舞者,仅仅因为一个走进芭蕾舞学校的意外,便取得了舞蹈奖学金,以十八岁之龄便成为专业芭蕾舞者并随著舞团四处巡回,最遥远,到过加拿大,也到过中国。中间两度感觉迷惘,短暂停止了跳舞,遂又返回了舞蹈,成为专业舞蹈教师。尔后,受聘为伯恩城市剧院的芭蕾编舞者,也正式开始「练习」编舞,开启了至今未辍的创作生涯。他不断挑战芭蕾,甚或古典音乐这个古老技艺的创作框架,使之更亲近当代观众。他说,他从未强求过这一切。

「若这是个看来很成功的人生,大概只是因为我一直在这条路上直线前进著。」在访谈中,温文儒雅的薛雷夫丝毫没有任何倨傲与姿态,与人亲近大约也是他工作时的特性,同时在所有跟舞蹈有关的自述中,都可以感觉到他的执著。问及在德国工作已逾廿个年头,是否有过异乡人的感觉?薛雷夫微笑描述:「我们瑞士人在语言表达上比较不直接,即便缓慢也能逐步表达完整。这不总是好事,我们的婉转是建立在比较敏感的内在,不管好的或坏的,就是不轻易表现出来。德国(的工作与生活)促使我成为一个正面意义上更为诚恳的人及艺术工作者。并不是说瑞士人就比较投机或不诚恳,这也绝非我要表达的意思,只是在这方面我改变了非常多。」

以工艺精神为底蕴的创作之路

在瑞士、德国、奥地利等德语区,工人匠艺与专业技能的锻炼格外受到敬重,薛雷夫也强调自己是在传统西方文化(abendländischen Kultur)氛围中成长的,这样的性格影响著他对舞蹈的观感,以及对芭蕾的坚持:「从事(芭蕾舞)这个职业有许多的要求,至少在当你想要在一定的高度上,去深入且密集地去掌握它的时候。它必须在形式,技巧和情感之中,找到相互间的平等。」

为何是芭蕾?当代舞蹈在欧洲处于不断更迭翻新的局面,概念舞蹈与即兴、视觉和装置艺术的跨域结合,甚至是走出剧场空间的环境剧场、限地创作等等。对此,身为一个芭蕾舞团的编舞家与艺术总监,是否也有跃跃欲试其他舞蹈形式的时候?薛雷夫说:「兴趣当然是有的,这不在话下。」随即便进入长达十秒钟的沉默,尔后,他缓缓描述自己一路的经验:莱茵歌剧院对于自由舞台的创作者也是开放的,也曾经邀请自由编舞家诸如出身威廉.佛塞舞团的芮吉娜.冯.贝克尔(Regina van Berkel)创作,但舞团有自己要承担的任务,即使在技巧的训练上,尽可能地援引了从巴兰钦到康宁汉,从瑜珈到亚历山大技巧的各种尝试,更在每一次作品中或多或少有形式上的破格与反差。但是这中间仍有著诸多的困难、限制与思考:舞蹈创作需要多少技巧?多少形式?究竟自由的动作结构可以符合多少艺术标准?

在《马勒第七号》中,薛雷夫极力地把脑中对马勒乐曲的意象排练出来。(莱茵芭蕾舞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此外,歌剧院与独立剧院需承担的票房压力也非常不同,这些都是很有趣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只有动作总是需要有个原因。「我喜欢芭蕾,即便我在(古典)芭蕾的世界里总感觉是个局外人。」谈论到身体与舞蹈创作的自由,薛雷夫如此注解:「自由整合了更多人性的、独立的特性,但却不失去应有的技巧标准,譬如工艺与艺术性上的要求。」可见其一贯信任的,还是在淬炼之下累积出来的身体能量与古老技巧。

「舞蹈在抚慰人心的意义上是一个伟大的媒介,我们(从事舞蹈工作的)处在这样一个对立面,面对被困在科技沟通渠道里的世界,沟通再也无法在人与人之间直接发生,仅仅这一层意义上来说,至少舞蹈可以流动,将身体放置在空间里,连结著情绪与内在,有时也加上音乐或戏剧结构上的挑战。」他又补充:「艺术实验是一种维系生存的沟通管道。」

提及现实层面的工作现况,他说:「虽然我的所有动作编排虽然都是在排练场完成的,但我并不会让舞者即兴去发展动作。」歌剧院芭蕾舞团不像某些类型或当代的舞蹈创作,可以多方尝试,作为一个市立芭蕾舞团的编舞者,在排练场之外也要顾及整体的制作流程,包括舞者与乐团的配合与现场排练,时间总是不够用,而时间,决定了将采取的工作方式。

完全忠实于马勒的《马勒第七号》

对于台湾的印象,除了长年来工作伙伴,也是促成此次邀演的重要推手,现任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的艺术总监简文彬口中得来的诸多描述与想像之外,这里是他之前从未到达过的另一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这次来到台湾的演出是莱茵芭蕾在跨越地理空间上很大的一步。」薛雷夫说到,舞团从未有机会离开过欧洲演出,最远仅只于以色列的台拉维夫,他毫不犹豫地答应本次邀约,即便出行的时间正卡在演出季的两大新制作的演出与工作期。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因素:他想一偿拜访云门舞集及编舞家林怀民的夙愿。当年薛雷夫曾积极地透过共同的友人,舞评家尤亨.施密特(Jochen Schmidt)联系到林怀民,想寻找合作的可能,却在才开始有所进展时不幸遇上云门八里排练场大火意外,林怀民分身乏术,这想法便搁置至今。此行来台特别安排了与林怀民及云门舞集的对谈与工作坊,也是肇因于这长年遥遥相望的机缘。

关于此次来台演出的《马勒第七号》,薛雷夫指出,这是个已经在莱茵歌剧院封箱的作品,仅为了台湾的巡回再次搬演,整个作品的诠释,他完全忠实于马勒,几乎没有援引任何其他的意象或题材,只是极力地把脑中对马勒乐曲的意象排练出来:马勒的生活、马勒的反抗,他的犹太人身分与文化元素,乃至于乐曲中、切换在自然与人性间的跳跃与拼贴,集体的力量,反复地浸淫与跳出。他思考著如何分配任务给所有舞者,如何与乐团共同挑战这个(相对)开放的戏剧结构,反复在舞蹈动作与乐曲内容之间对话。在这个论及族群疏离感与认同的作品中,马勒曾经这样谈过自身的处境:「我像极了一位永恒的外来入侵者,到头来也无处可去。」而这个主题,也许正好在极其巧妙的时机点,来到了台湾。薛雷夫念及于此,也谈到当下:新自由主义影响下的全球困境、民族主义的滥觞、人类要共同面对的整体社会问题。这都是在薛雷夫创作时脑中的思虑,即便手中的技艺,是已传承近六百年历史的芭蕾舞。他说道:「生命不是线性的。你思考,你感受,你去执行,你经常改变。你打破了一些事物并将之放在不同角度检视,这都很正常。」

「我们并不会知道所谓的意义。艺术永不过时,她只是必须反馈。在剧场里最不有趣的事,就是给出答案。」薛雷夫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59年生于瑞士东北部的农村,15岁只身前往瑞士圣加仑学习芭蕾,师事玛丽安娜.福斯(Marianne Fuchs),尔后进入伦敦皇家芭蕾舞学校。

◎ 长达10年(2009-2019)执掌德国莱茵芭蕾舞团,将其成功改组为高度现代化的芭蕾舞团,期间得奖无数。

◎ 分别于2012、2014与2017年再度以舞者身分重返舞台,演出作品《老人与我》The Old Man and Me及《日常生活》Alltag,时已届50岁。 

◎ 2016年回绝了首都柏林芭蕾舞团艺术总监一职的任命,尔后延长了莱茵芭蕾舞团驻团编舞家合约,条件是一季只创作一部新作。

◎ 2018年身为瑞士人的薛雷夫获颁德国联邦十字勋章,该勋章由德国联邦总统颁发,用以表彰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方面有重大贡献的人士。

◎ 2020年9月起将接掌维也纳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