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陸次女高音梁寧於此齣戲中的表現可圈可點,可說是一位「冷靜」的卡門。(言午 攝)
音樂 演出評論/音樂

國際水準的台北《卡門》

結合本土樂團及指揮,義大利的新秀導演,俄、美、義、大陸及台灣的優秀演唱家所呈現出來的《卡門》,整體表現令人滿意。

結合本土樂團及指揮,義大利的新秀導演,俄、美、義、大陸及台灣的優秀演唱家所呈現出來的《卡門》,整體表現令人滿意。

衝擊性的鬥牛場音樂一響起,台下的觀衆馬上就有兩個感覺:樂團指揮對這齣歌劇的熱愛以及觀衆將會享受到一場精彩的演出。

第一幕中充滿慵懶氣氛的士兵和煙廠女工參雜著街頭玩耍的小朋友,佈景爲西班牙南部灰土的色系,聰明的導演讓一名小朋友拿了一片紅布假裝鬥牛(這塊紅布象徵最後卡門慘死的血腥)。第二幕帕斯蒂亞酒店,暗淡頹廢的燈光,人們飮酒作樂,沒有道德束縛,甚至嚴律的軍紀都被抛於幕後。第三幕以灰藍的山谷爲背景,舞台上的犯罪氣氛到達了最高點,走私犯處於社會邊緣情狀都在觀衆眼前一覽無遺。第四幕出人意料之外的光亮氣氛,給人有一種黑色喜劇的感覺,台上的立體感明顯動人,卡門在鬥牛場觀衆歡呼聲中被賀賽刺死,一齣在音樂史上最受歡迎的歌劇一氣呵成,毫無冷場,興奮落幕。

成功的角色分配

一場歌劇能順利地演出,最先決的條件在於角色分配,這次《卡門》成功的最大的原因也是有了good-luck cast(幸運的角色分配)。中國次女高音梁寧在美國學院嚴格的訓練之下,已脫離了以往中國歌者給人咬字不淸的印象,她的法文字正腔圓,詮釋具品味,可說是一位「冷靜」的卡門。她的對手情人美國男高音奧瑪拉(O'Mara)飾演的賀賽,豐富的音樂性,雖不是強壯的男高音(verissimo),却也完美地呈現比才音樂所要求的法國男高音音色。國家戲劇院的大小是當時《卡門》首演地巴黎喜歌劇院的兩倍大,但對這兩位男女主角的聲量却很適合。飾演蜜凱拉的義大利女高音瑪麗波特(Maliponte)一開口,筆者以爲是「卡門」,原來她以前在伯恩斯坦時代演唱卡門,但她的音色、技巧都是一流藝術家的表現。蜜凱拉的難處是在於她出現的次數不多,而且中間空的時間很長,但瑪麗波特無論在和賀賽的二重唱或在第三幕的詠嘆調都有令人肅然起敬的表現,她每個音都是精雕細琢下的產品,是個很好的女高音模範對象。飾演鬥牛士艾斯卡密羅(Escamil-lo)的史特羅耶夫(Storojev)因本身是男低音,這個角色對他來說有點偏高,加上氣候的不適(此時的俄羅斯冰天雪地)、每天的演出,聲音稍嫌疲倦,但整體上的配合還是差強人意。台灣的湯慧茹和盧瓊蓉加上蔡文浩、大陸的劉捷、法國的葛萊奇(Garazzi)和班弗威(Bang-Rouhet)都有傑出的表現,尤其第三幕的重唱,艱深的節奏和快速的咬字都是可圈可點。吳琇玲和王正義率領的合唱團在法文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連兒童合唱團的發音(用ㄅㄆㄇㄈ拼音)都十分淸晰,聽衆可以感覺這些歌者(包括小朋友)都很淸楚歌詞的意思,對於以往的歌劇合唱團是很大的突破。

此次的導演麥斯特尼(Maestrini)是名不到三十歲的義大利天才,他的父親是義大利數一數二的歌劇導演。他自幼隨父親在劇場中耳濡目染,年紀雖輕,所營造的舞台氣氛卻沒有生澀的感覺。精細的舞台設計大任落在自幼受奧國敎育的蔡秀錦身上,加上日本燈光設計師奧畑康夫天衣無縫的配合,帶給觀衆相得益彰的視、聽享受。

「卡門」在拉丁文中是「歌曲」的意思,然而讓這首「歌曲」唱得如此淋漓盡致的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身爲台灣的愛樂者除了心存感謝,對此次陳秋盛團長在精選歌者,舞台完美處理和樂團緊密配合的謹愼精神,只有一句話:國際水準!

 

文字|黃瑞芬 聲樂家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