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貓捉老鼠》裏大貓、小貓到處「鼠竄」。(紙風車劇團 提供 鄧玉麟 攝)
焦點 焦點

貓捉老鼠上天下地縱古貫今

以兒童劇場爲表演主力的紙風車劇團,又要上國家劇院舞台了。這次的戲碼是《貓捉老鼠》,故事的時空由十二生肖起源一直「追」到西遊記、黃飛鴻……

以兒童劇場爲表演主力的紙風車劇團,又要上國家劇院舞台了。這次的戲碼是《貓捉老鼠》,故事的時空由十二生肖起源一直「追」到西遊記、黃飛鴻……

紙風車劇團

4月3日至7日

台北國家戲劇院

去年,紙風車劇團團長李永豐自美國返國後,劇團由劇場伸向戶外;觀衆從兒童親子擴及男女老幼;內容從兒童戲劇的演出到文康活動的辦理。

民國八十四年,紙風車劇團承辦文建會的「調戲一夏──大家相招來扮戲」、國慶日的「民間遊藝」、光復節的「落地生根──台灣光復五十年」活動,使總統府前的介壽廣場成爲現場音樂演奏會及飆舞場。而在聖誕夜,紙風車又策劃執行了「全家起笑──親子耶誕夜」的活動,讓小朋友和家長們度過了一個難忘的耶誕夜。在這些新聞聲勢浩大的活動外,不禁令人好奇──紙風車劇團在舞台劇的表現如何?

兒童劇不只是「說故事」

從事兒童戲劇編導已十年的李永豐表示,兒童劇的內容,不單只是「說故事」而已,有時不需藉由故事情節,演員的身體與律動的節奏,就會使大、小觀衆隨著節拍手舞足蹈,如《動作與聲音》和《小小身體眞奇妙》作品的形式,另外,螢光道具與音樂結合的《歡樂中國節》、《手的舞蹈》,也曾使台下觀衆不時發出驚訝的聲音,幻燈形式的《賣芭樂的故事》、《誰來救小貓咪》就像連環漫畫與廣播劇的結合,另外大型人偶的《長角的ㄅㄠˋ龍》、《小象巴巴生活日記》以及國畫童玩造形的《四大寶貝》讓孩子們印象深刻。

此外,他曾以默劇、改編國劇和彈性布料的特殊道具等各種形式,結合劇場內的各種元素,以美術畫面的流動或是表現形式,營造劇場的魅力。在劇場裡,他希望小朋友不只是被故事內容或是說書人「帶動」參與,而同時可以觀賞到劇場外所無法達成的舞台效果時,主動的加入觀與演之間的「互動」。

他認爲兒童劇的特色在於形式簡單而內容豐富,使小朋友容易明瞭體會,而產生對於表演藝術直接的感動。所以,在編、導兒童劇時,他大力邀請國內各界的藝術工作者,藉由多元的合作,開發更廣泛的劇場藝術形式,幻化劇場的豐富空間。

他表示個人的思考模式畢竟有限,所以此次《貓捉老鼠》的導演工作,他邀請了知名漫畫高手蕭言中共同合作,倚重他在默劇和創意的長才以及不同的幽默呈現方式。編舞由風動舞蹈劇場藝術總監何曉玫負責,戲劇指導爲羅北安,服裝造型則邀林璟如構思創意,王世信的舞台設計和李俊餘的燈光設計等等,編導設計群都是國內新生代表現傑出的舞台藝術工作者,他相信經由群體的合作,演員們多方面吸收了舞蹈語彙、戲劇表演和動作屬性設計的各種訓練,經過長期排練,演員們將獲得一定程度的收穫,在舞台上的表現會更傑出。

從古代「追」到未來

選擇演出《貓捉老鼠》兒童樂舞劇的原因,是爲配合慶祝以《鼠》領首的生肖序。紙風車劇團與台北市立國樂團合作,參與台北市傳統藝術季的演出活動。故事的內容縱古貫今,以小朋友們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作爲貓鼠的代表。從古時各種動物競賽爭取十二生肖排名,引發貓族和鼠群的大戰,延伸到唐朝,唐三藏取經時的孫悟空貓大戰「鼠」魔王,到宋朝的御貓三戲錦毛鼠,在淸朝則是黃飛鴻貓大戰白蓮敎老鼠,到了未來,因爲地球環境的惡化,使自然界產生「光害」,於是原本誓不兩立的貓鼠兩族攜手同心,共同消滅光害,使地球重獲安祥。

在劇場的表現形式上,《貓》劇以「說故事劇場」的方式進行,節目開始前,說書人將介紹舞台上的各項準備工作,如演員的暖身、調整燈光、搬運道具等,讓觀衆體會到劇場內幕前幕後的劇場工作內容,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以中國樂器伴奏

《貓捉老鼠》的曲譜由作曲家及竹笛演奏家陳中申編寫,他表示中國樂器的音色突出、演奏技巧繁複華麗,和西洋樂器相較,更具戲劇性,而且能夠貼切的表現不同動物個性的不同聲音,如以笛子模仿鳥鳴、二胡可以奏出人聲,嗩吶和笛子可營造出雞鴨吵嘴的聲音。此次《貓》劇以國樂現場演奏爲主要音樂,和戲劇故事的緊密結合,並以童謠曲韻作爲搭配,其中若干國樂樂器加上效果器,使聽者幾乎辨別不出是由那一種國樂器發出的聲音,營造出截然不同的音樂氛圍,改變一般觀衆對於國樂單調嚴肅的印象。

在西方的音樂中,有《彼得與狼》、《灰姑娘》等膾炙人口、耳熟能詳的樂曲,在中國大陸則有《美人魚》、《龜兔賽跑》等爲小朋友們編寫的國樂曲譜。陳中申已編寫了〈老牛拉車〉、〈龍騰虎躍〉、〈雞飛狗跳〉、〈龍飛鳳舞〉等樂曲,他準備將十二生肖中的動物陸續寫入音符,表現中國傳統樂器活潑的一面。

 

文字|邱瓊瑤  劇場工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導演外一章

蕭言中左手畫漫畫,右手搞劇場……

邱瓊瑤(劇場工作者)

蕭言中的漫畫《童話短路》、《弱雞》、《舊情綿綿》與《笨賊一籮筐》等創意絕倒的作品,令讀者爲之噴飯。在陳昇的年度演唱會上,他是特別來賓。早期,他曾組織以默劇表演爲主的「糖葫蘆劇團」。在劇場,他是李永豐的長期支柱,擔任多齣舞台作品的戲劇指導。這位集漫畫、籃球、默劇、歌唱等才藝於一身的創意高手,這次將爲紙風車劇團跨刀,與李永豐共同導演《貓捉老鼠》。

對習慣於獨力構思,在畫紙上編、導、演、繪完成一切的蕭言中來說,擔任劇場導演,是一個時憂時喜、有時甚至心力交瘁的挑戰。在漫畫的世界裡,從佈景、燈光、角色、取角、表演等等,所有元素都可超越現實的極限,天馬行空的任由自我的想像完成。

但是在劇場,從排練到演出,永遠有人爲的可期與不可期;演員的開發和訓練、鬥志和意志力的激發、角色的競爭與安排、演出時的突發狀況等,在劇場中,導演和演員/演員和觀衆之間百分之百的直接接觸,在演出結束後,由衆人共同完成任務的感動,遠比漫畫還刺激萬分,也使蕭言中大呼過癮。

去年底,蕭言中曾爲紙風車劇團執導與聯合實驗管弦樂團合作的《聖誕夜的奇遇》,他發現音樂在旋律中蘊藏著表情,如何讓演員的肢體與音樂表情結合,並且適當的表達戲劇故事,是在導演音樂舞劇時的重點。除此以外,以默劇延伸表演的想像空間和肢體律動的妙趣,以創造舞台呈現的可能性,也是他極欲一展創意的地方。

此次與李永豐共執導筒,戲劇大結構的進行由李永豐掌握,而環扣的連接與細節的戲劇表達,他則以構思漫畫般的心思來注意每一個角度。蕭言中認爲《貓捉老鼠》並不只是兒童劇,更是屬於陪著小朋友一起來看戲的大朋友的一齣舞台劇,雖然成人和兒童的經驗及思考慣性並不相同,但是潛藏於每個人心中的童心是共通的,只要予以適當的牽引,大人和兒童都能在溫暖的故事中得到心的感動。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