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期待媒體與文化「掛勾」

媒體應該是文化藝術活動的最佳推動者和層次的提升者。因爲,「傳播訊息」本來就是媒體的天職,而文化藝術的氣息、或是活動,都是最需傳播和推動的。公視文化類型的節目占一半以上;有些是本土的民情展現、有的是精緻藝術的展演、更有先進國家的文化藝術影片,形成一個豐富的、多元的、前衛的、傳統的、底層的、尖端的、本土的、世界的文化國際村。

媒體應該是文化藝術活動的最佳推動者和層次的提升者。因爲,「傳播訊息」本來就是媒體的天職,而文化藝術的氣息、或是活動,都是最需傳播和推動的。公視文化類型的節目占一半以上;有些是本土的民情展現、有的是精緻藝術的展演、更有先進國家的文化藝術影片,形成一個豐富的、多元的、前衛的、傳統的、底層的、尖端的、本土的、世界的文化國際村。

公共電視開播以來,外片的評價一直很好,尤其是文化藝術紀錄的影片,得到觀眾很多的回響和共鳴。公視一個很大的存在理由就是:提供一個多元文化思考的場域,讓更多的文化創作和創意得以發揮。許多文化藝術的紀錄影片,便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播放。一個大家可能比較熟悉的例子是《馬友友的巴哈靈感》文化紀錄片。

這一系列紀錄片在公視一開播即推出,還因爲版權問題和一家有線電視台有過一番「討論」,事後,對方立即停止播放、並且道歉了事;卻意外地讓這部作品格外引人注目和期待。因此,一播放便引起喜愛馬友友、或是對文化藝術關心的朋友廣泛的討論,而這部作品所呈現的「結合文化藝術和電視拍攝技巧」的表現,更讓從事電視紀錄片的工作者,在藝術的層次之外,也有討論的著力點。

其實,媒體應該是文化藝術活動的最佳推動者和層次的提升者。因爲,「傳播訊息」本來就是媒體的天職,而文化藝術的氣息、或是活動,都是最需傳播和推動的。只是,國內的媒體(尤其是電子媒體)大多被天天變化多端的政治新聞眩惑,能挪出一點時間來關懷文化藝術簡直是椽木求魚,否則也不會有文建會以「招標」方式,來招攬電子媒體作「文化新聞」之舉了。

在這樣的媒體環境中,公共電視的功能便益發突顯。

攤開節目表,公視文化類型的節目占一半以上;有些是本土的民情展現、有的是精緻藝術的展演、更有先進國家的文化藝術影片,形成一個豐富的、多元的、前衛的、傳統的、底層的、尖端的、本土的、世界的文化國際村。這樣一個將文化藝術完整呈現的電子媒體,基本上就是文化藝術和媒體「掛勾」的最佳例子。

藝術靈感的六種組合

以《馬友友的巴哈靈感》爲例,這是一個六部一小時紀錄影片組合而成的系列,以馬友友爲故事的中心,發展出音樂和其他藝術領域兼容並蓄的互動關係。

巴赫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是大提琴家最想征服的音樂作品,這組看似簡易卻深邃迷人的作品,在單一的樂器表現中,展現出溫暖動人的情境,彷彿是色彩豐富絢麗的畫作。許多大提琴大師都曾錄製此作品,馬友友也在一九八四年首次錄製;這次的影片,則是將音樂立體化,藉由馬友友與其他藝術家的心靈互動、情感交流,運用電影手法再加上科技的技巧,完成這一系列作品。

第一組曲描述的是,馬友友和景觀藝術家茱莉亞莫梅瑟維,如何試圖將波士頓市中心的廣場,轉變成生氣盎然的花園。影片中記錄這段過程的遊說、計畫、困境和完成,娓娓道來,有戲劇的張力、更有運用特效的美麗演奏畫面,視聽的效果俱佳。第二組曲比較抽象,是馬友友如何以他的音符,穿越如立體浮雕般的建築物,導演運用了許多電腦特效畫面,看來如夢似幻,觀眾也許對巴赫的音樂不太了解,但卻可以在畫面和音樂的配搭中,獲得高感度的享受,其實,對一個愛樂者來說,這樣的享受已是足夠。

第三組曲是以舞蹈和音樂搭配,這是比較「傳統」的理解,編舞家馬克莫里斯和馬友友在創作當中,由音樂與肢體的互動,發展出畫面中呈現的作品。第四組曲則是一戲劇小品,由加拿大導演艾騰伊格言所執導,以馬友友所到之處的行程爲背景,劇中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在音樂的串連與紓解當中,得到釐淸。

第五組曲是馬友友和日本歌舞伎國寶級藝人坂東玉三郞的交流,這兩位享譽國際的藝術家,雖然言語不通,但是在音樂和歌舞伎的肢體動作中相互溝通,彼此體會,那種心靈交流的默契勝過言語。他們對美學、對人生、對藝術的看法,就在他們共同發展出來的作品中展露無遺。也許同爲東方人吧,他們竟將巴赫的無伴奏作品,詮釋得神秘無比。

第六組曲是冰上芭蕾和音樂的結合,世界滑冰冠軍搭檔珍托維爾和克利斯多福,在冰宮中忘我的表演,而馬友友則在一個俗世的角落裡演奏,有著宗敎的氣氛,和巴赫作品的「原味」很接近。

這組作品在英國、德國、美國、加拿大、葡萄牙等國的公共電視合作中完成,其中也經過長期的策劃和設計,經費更是天文數字。但是,這一切都是値得的,透過馬友友的詮釋以及如詩般的畫面經營,這系列影片爲音樂創下不朽。

短線進出,遠離精緻

我們常常會說,這就是公共電視應該作的事:精緻的節目品質、結合藝術、創意和科技的產品。大家都認可這樣的目標、認爲應該朝這方向努力。可是,公共電視工作者比較困難的是,在一個沒有長期培養電視工作者和文化工作者的社會環境中,這樣的想望會不會成爲只是「期待」而已?

在我們的媒體文化中,往往只要「結果」不要「過程」,「培養」是別人的事,我只負責挖角;短視近利的做法,讓媒體的品質無法升級,人力資源用罄再說,過著「只要今天、明天再說」的日子;這樣進出短線,要求立竿見影的文化,讓人們很難安安靜靜地作一個比較長期規劃、完整的安排,期待一個精緻度高、好看又有創意的作品,只能碰運氣了!

媒體的成熟發展,會是文化藝術推進的最佳利器,三月間馬友友來訪,上述的《馬友友的巴哈靈感》影片,將再度在公共電視台播放,關心媒體和文化藝術的朋友,也許可以在這樣的媒體與藝術表現的聯結中,看出一些心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