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不干我的事」由五位現代舞老師編舞挑戰學生的演技、舞技、表現力與思想。
「五月不干我的事」由五位現代舞老師編舞挑戰學生的演技、舞技、表現力與思想。(李銘訓 攝)
舞蹈 演出評論/舞蹈

編舞挑戰了舞者,還是自己?

以多樣化舞蹈作品剌激學生的成長,但這些經驗尙嫌不足的年輕舞者,在這場一面倒的挑戰中並非完全落敗,也期待老師們更勇敢的挑戰自己。

以多樣化舞蹈作品剌激學生的成長,但這些經驗尙嫌不足的年輕舞者,在這場一面倒的挑戰中並非完全落敗,也期待老師們更勇敢的挑戰自己。

國立台灣藝術學院舞蹈系「五月不干我的事」

5月27、28日

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編舞純然是一種挑戰的工作,是編舞家在挑戰自己,亦是舞者與編舞家之間彼此的挑戰?新題材、新形式、新媒材往往是編舞家挑戰自己的利器,但是編舞家眞正面對的挑戰者應是他的舞者。有的編舞家是依據舞者的造型、舞技、特性去創作一個角色,有的編舞家則是以與個性完全相反的角色,去挑戰他的舞者。面對舞藝成熟精練的舞者時,編舞家深怕自己的才氣無法與舞者的舞藝相抗衡,面對舞藝不夠成熟精練的舞者時,編舞家就要千方百計地爲他藏拙,不管是何種情況,舞台的演出沒有NG與說抱歉的機會,挑戰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站在舞蹈敎育者的立場,對國立台灣藝術學院的現代舞年度公演「五月不干我的事」提出以下的感想與建議。這是一場由五位現代舞老師負責編舞給年約二十歲的舞蹈系學生表演的舞展,這五位老師有非常不同的學舞背景,因此各自擁有自我的動作技巧與編舞風格。

多樣舞風 優劣互見

吳秀蓮的《三種感覺》是以葛蘭姆的技巧爲母體結合爵士舞的動作述說現代人的焦慮,融合芭蕾的動作刻劃愛情與安憩。在台灣葛蘭姆的技巧經過長期的接觸後,對觀衆來說已有彈性疲乏的效應,若舞者沒有盡善盡美的表現力,舞蹈的內涵往往盡失,彷如敎室中的練習曲,幸好結合爵士舞的「焦慮」挽回了此頹勢,減輕舊調重彈的毛病。

《競走之間》以李蒙流暢鬆脫的技巧爲主體。人生本是一場競走,落後、超越,超越、落後,楊桂娟脫離以往慢條斯理的節奏,以輕快靈巧的動作,讓舞者奔馳穿梭於高峰與低谷間,動作之間常有耀眼之處。只可惜全舞過度專注於玩耍變奏的規則,而變得畫蛇添足。

朱美玲注重的是timing,Any time new......玩的是時間遊戲。跑來跑去的舞者隨時與時間、空間和他人產生關係,最簡單的動作往往是最難跳的舞蹈,舞者的音樂性不夠精確,因此舞作有被架空的感覺。

舞者表現得較成熟的兩個舞,是黎美光的《牌桌下的秘密》與姚淑芬的《自由,自在》,前者是以牌局的英文解說爲背景,後者是以舞者之說詞蒸發內心的情緒,他們的動作技巧強調滾地與墜落。《牌桌下的秘密》有英國式的淸淡,英文解說成爲溝通上的困難,加上對橋牌遊戲規則的陌生,只覺得起伏危險的動作還算有趣。相較之下《自由,自在》則較具德國式的濃烈,使用本國的語言在溝通上較佔優勢,激烈地要求「自由,自在」,頗有「不自由,不能自在」之感。

整場舞展明顯可見的是老師在挑戰學生的演技、舞技、表現力與思想,相信多樣化的舞蹈作品可刺激學生的成長,靑春不留白。這些人生與舞台經驗尙嫌不足的年輕舞者,在這場一面倒的挑戰中並非完全落敗,其間可見幾位頗具發展潛力的舞者,只是仍須再接再厲的努力。在此也期待老師們更勇敢的挑戰自己,不要只顧到挑戰學生而忽略挑戰自己,這樣我們的舞蹈敎育才能更欣欣向榮。

 

文字|江映碧 私立中國文化大學舞蹈系講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