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愛情故事》的動畫中會有一個會製造「雲」的「雲母」。(林鑠齊 攝)
舞與影的對話 新視窗 舞與影的對話/舞蹈動畫舞台篇

有雲無云.有伊無影

「影舞集表演印象團」創團作《非愛情故事》

運用動畫與舞蹈穿插,使用的動畫估計會有二十多分鐘,對慣以三十秒計算的電腦動畫來說,代表了相當龐大金錢與人力!

運用動畫與舞蹈穿插,使用的動畫估計會有二十多分鐘,對慣以三十秒計算的電腦動畫來說,代表了相當龐大金錢與人力!

「影舞集表演印象團」與「古名伸舞蹈團」所共同創作的《非愛情故事》,是一齣將電腦動畫、映像與舞蹈結合的「影像舞蹈劇場」,透過一個虛實相摻的故事,實驗舞劇與科技結合的可能。《非愛情故事》的舞蹈部分由古名伸擔任編舞;而這個作品另一重要的靈魂人物,是負責影像動畫的導演,也是「影舞集表演印象團」的團長──陳瑤。

長期在美國從事電腦動畫與數位電影特效設計、製作的陳瑤,曾以動畫師、藝術指導、數位特效設計總監、專案總監等不同身分參與及主導了十幾部好萊塢院線電影及其他大型製作。目前,陳瑤辭掉美國的工作回台灣擔任電腦動畫顧問。問起如何從電腦動畫到劇場,陳瑤解釋道:「雖然每一個案子都有它的挑戰性,但做太久了,接觸的類型愈來愈清楚、固定」。因爲喜歡進劇場看表演、也熟悉電腦科技領域,漸漸引發陳瑤想結合兩者的企圖;又碰巧認識了對科技與舞蹈的結合也很有興趣的古名伸,兩人因此一拍即合,共同創作《非愛情故事》,也因而成立「影舞集表演印象團」,希望未來能繼續製作影像和劇場結合的演出。

耗資千萬的養「雲」計畫

《非愛情故事》敘述一個每天望著天上雲彩的女孩,在心中幻想著一個完美的人形。某個男孩喜歡這個女孩,所以決定幫女孩尋找出那個完美的男人。有一天他帶一幅畫回去給女孩看,女孩便愛上了這不存在的畫中之人……。

爲了呈現這個虛實相間的故事,陳瑤找了一位有豐富電腦動畫經驗的朋友操刀,幫忙「養雲」。「養雲」這個詞是古名伸發明的,因爲動畫裡須要一個「雲母」會製造「雲」,所以如何給雲一點人的表徵,如何和舞蹈相連、和舞者互動,是很大的挑戰。「我希望『雲』達到的某些效果,無法全部以實際拍攝達成,甚至以電腦動畫來做也有很多困難,因爲任何自然現象要以電腦去計算總是有點死板」,陳瑤解釋道,爲了「養雲」,設計者試驗過各種方法,創作出各式各樣的雲,之後再由後製公司進行合成。

大多數人會以爲動畫就是卡通,但其實動畫(moving picture、animation)的範圍很大,有各式各樣的題材及造型,很多東西可稱爲動畫而不能說是卡通,演出中動畫所佔的長度、內容、可使用的技術、時間及經費,任何一項變因調整,整件事情的規模、成果就會差很多。

陳瑤進一步說明,「以動畫來說,小的案子如廣告片中的片段、一個五秒、十秒的flying logo,這是最簡單的電腦動畫;但電影的一百五十個shot,因爲要和影像合成,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可能需要至少半年以上的製作期、牽涉二十至六十以上的人力。而更大的製作像電影《蟲蟲危機》,得花至少兩年、一百多人的人力」。此次《非愛情故事》一開始陳瑤只計劃做約五分多鐘的畫面,和舞蹈穿插演出;但目前爲止,估計會有二十多分鐘,「對做電腦動畫的人而言,他們習慣的數字是三十秒」陳瑤說,這代表著一個相當龐大金錢與人力的參與!

期待科技與藝術的未來

硬體設備也是這次製作必須克服的重點,「做電腦動畫,要找到適合的人及機器是很貴的」,陳瑤解釋,「剪接特效需要的精細機器,良好的畫面解析度、流暢動作的設計製作…,這些都不便宜。」表演團體不太有能力負擔這麼大的成本,陳瑤以她在動畫領域的熟識,才能找到一些資源來協助。此次演出以video(解析度640×480)的訊號投影(projection):製作方面,有幾家公司願意一起協力合作。

習慣動畫精準細算的陳瑤和重感覺的劇場人,兩方的思考方式相當不一樣,首次在劇場進行動畫結合舞蹈的實驗,有許多經驗是陳瑤意想不到的。「當我跟動畫師說,東西不用精準、要有彈性,因爲有實際眞人演出,所以不用算精細的timing,確切長度要看演出時舞者的pause有多長……等等。這些對於每秒可以數十等分割的他們來說,完全無法想像,就連我到現在也還在適應」,目前也開始學跳舞的陳瑤說。

動畫和劇場的結合是需要靠彼此慢慢探索的,「我相信電腦科技結合劇場是有未來的」,陳瑤提及她聽的一場施振榮談有關科技年代的演講,「聽到他談『文化經濟』時我嚇一跳,仔細想想覺得很有道理」。陳瑤認爲,台灣科技產業發達,如果能連結藝術、彼此交流,將會是雙贏的局面:「比如說,很多藝術家不用電腦,科技人如果了解原因,可能可以針對藝術家的需要而研發出新產品,激發出許多原創想法;這樣的串聯是有必要的」。

在一開始的時候,陳瑤無法了解爲什麼台灣的文化事業需要別人贊助才有辦法生存,「這個現象眞的是親身參與後才了解!這段期間,我跨出原來的世界,接觸許多劇場人,發覺他們雖然沒有錢,但還是很努力,我很感動、也覺得不可思議」陳瑤解釋,電腦動畫這行業,好萊塢和台灣相比,薪水就差了很多,但台灣電腦動畫業和表演藝術界相比,又有很大的差別:「我希望劇場界不要一直居於劣勢,科技公司願意投資原創藝術,好表演能影響更多人。」未來希望繼續穿針引線的陳瑤說。

文字 |祁雅媚(特約採訪)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