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二年應邀來台的日本國寶級藝人坂東玉三郎,是日本傳統藝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
一九九二年應邀來台的日本國寶級藝人坂東玉三郎,是日本傳統藝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國立中正文中心 提供)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兩廳院OPEN HOUSE大開眼界 多幅演出海報展出,重溫珍貴回憶

兩廳院的生日慶祝活動尚未落幕!想知道更多兩廳院的點滴故事,這個月可以到兩廳院「文化藝廊」,看十七年來表演藝術圖書館收藏下來的多幅珍貴海報,海報上可以看到大師級藝術家的親筆簽名,而海報背後更有許多精采故事,讓你更了解兩廳院的台前幕後……

兩廳院的生日慶祝活動尚未落幕!想知道更多兩廳院的點滴故事,這個月可以到兩廳院「文化藝廊」,看十七年來表演藝術圖書館收藏下來的多幅珍貴海報,海報上可以看到大師級藝術家的親筆簽名,而海報背後更有許多精采故事,讓你更了解兩廳院的台前幕後……

為了慶祝十七歲生日,兩廳院「文化藝廊」(位於國家音樂廳)自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十四日舉行「兩廳院海報及建築文物展」,共展出海報四十四幅,透過這些海報回顧了十多年來曾在這個亞洲重要藝術舞台上的節目軌跡,許多幅海報上,觀眾還可看到國內外重量級藝術家包括卡瑞拉斯、碧娜‧鮑許、鋼琴家齊瑪曼、歌仔戲天王楊麗花等人的親筆簽名。

不過,更有趣的則是每一幅海報的幕後故事,許多節目或許在觀眾心中留下美好與感動,但對兩廳院舞台工作人員,卻是一次次面臨應變的挑戰,或者和各國藝術家交流過程中的文化震撼。

坂東玉三郎從裡到外的嚴謹優雅

像是九二年應邀來台的日本國寶級藝人坂東玉三郎,是日本傳統藝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負責接待的兩廳院節目部人員姚蕙玲回憶:「坂東玉三郎雖是男兒身,但他的言談舉止,卻展現出比女人還女人的優雅,尤其當他化好妝,穿上戲服之後,站在我眼前的就確確實實是位女人,讓我驚嘆得捨不得眨眼。」而節目部經理李惠美則對日本傳統歌舞伎落實於生活與工作的嚴謹印象深刻,「整個後台,劇組人員不僅鋪上褟褟米,在褟褟米上再鋪上一層白棉布,你想想看,誰敢把它弄髒,那幾天我們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也讓我們見識到,歌舞伎演員那樣纖細高貴的氣質不僅僅是舞台上的訓練,而是一點一點從生活裡實踐。」

九三年,維也納愛樂首度來台,這次演出也是兩廳院首創國內第一次戶外音樂會。日籍指揮小澤征爾平易近人的大師風範風靡全台,一頭花白亂髮和如鄰家伯伯的親切感,很難讓人聯想他在指揮台上無窮的精力和魅力,當天晚上更吸引了五萬多名觀眾,廣場上萬頭鑽動,樂迷們樂情而有秩序,也讓小澤演出後謝幕十餘次仍欲罷不能。小澤也在這次經驗裡與兩廳院的接待人員至今仍有深厚的友誼。

碧娜‧鮑許一絲不茍的康乃馨花海

開拓「舞蹈劇場」觀念的德國舞蹈大師碧娜‧鮑許,是兩廳院於一開幕時便積極邀請的對象。但一直與大師擦身而過。事隔十年,碧娜‧鮑許才首度登上國家劇院,演出代表作《康乃馨》。李惠美記得,這齣在舞台上需要插滿六千多朵康乃馨的舞作,在德國演出時全部使用鮮花,但由於來台時並非康乃馨盛產的季節,在技術人員協調溝通下,改以塑膠花上台。但這些花的佈置碧娜有嚴謹的要求,花與莖必須拆開,花瓣也得開展,李惠美緊急請求國光藝校數十名學生的協助,徹夜插花;「但並不是插一次就可以了,《康乃馨》演出三場,每一場演出後 ,六千多朵花全部再拔掉,把在演出過程中弄亂了的花重新整理好,第二天再插上去。」觀眾們看到的壯觀視覺,就是藝術家一絲不茍的標準與工作人員無怨無悔的手工所積累出來的。

當然除了美的感受,還有不少驚險體驗。例如開幕音樂會節目之一的克里夫蘭管弦樂團,演出前夕樂器卻仍還在海關,兩廳院人員緊急至海關疏通,才得以讓演出順利進行;幕尼黑愛樂二次來台,指揮大師傑利畢達克卻因病不能同來,在危急之際,兩廳院即時聯絡上呂紹嘉上台代打;兩廳院特別情商聶光炎、廖瓊枝等資深藝術家,共同參與的自製節目《陳三五娘》,演出恰遇兩廳院開幕以來的首次火警,所幸有驚無險,成功地檢驗了兩廳院的防火功能及應變能力。甚至前年的SARS事件,摩登樂集抵達台灣,卻因為同班機有SARS感染源,不僅演出取消,全體演出人員還在台灣飯店隔離一週後才能返回德國。

應變處理,讓藝術家從容上台

這次參與海報展覽的文件搜集與撰述,李惠美說,藝術管理人最重要的考驗時刻就是在應變的處理上,「樂器、服裝臨上台還找不到,是最常見的情形,你必須協助藝術家去找到代用品,而這些代用品又足以能讓他們自在上台,以免影響演出品質。」李惠美記得去年來台的哈根(Hagen Quarte)四重奏,來台後服裝不見了,工作人員到處去找黑色燕尾服,但其中一人身高特高,實在是沒有適合他尺寸的服裝, 最後那一場演出大家決定清一色白襯衫上台。

劇院十七年來吸引了數百萬的觀眾人次前來觀賞節目,有國家級貴賓尼加拉瓜總統、柴契爾夫人、戈巴契夫,有從南部來的阿公阿媽旅遊團,也有計程車運將來看雲門,一大長列的計程車停在劇院停車場的壯觀畫面。而舞台上,模斯‧康寧漢在劇院舞台上度過他的七十歲生日;荷蘭舞蹈團的編舞家季利安親切和藹的大師風範,絲毫沒有國際藝術家的大牌架勢;還有高齡的美國現代舞拓荒者瑪莎‧葛蘭姆二度訪台,最後謝幕時由舞者攙扶著出場,親自向台灣的觀眾致意,更令人由衷感動。當然,還有國內的雲門舞集在這裡演出他們二十、三十週年的公演,楊麗花復出舞台的精采歌仔戲演出……這台前台下,幕前幕後,都已成了國人心中共享的回憶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