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戲劇

催淚與笑彈的節制與節奏

舞台設計所提供的火雲洞裡許多旋轉門,與孫悟空變身鐵扇的角色設定,本是製造層層疊疊喜劇效果的有效工具,然而過於浮濫的進進出出、節奏混亂的變來變去,反而使得「笑彈」變成了「空包彈」。

舞台設計所提供的火雲洞裡許多旋轉門,與孫悟空變身鐵扇的角色設定,本是製造層層疊疊喜劇效果的有效工具,然而過於浮濫的進進出出、節奏混亂的變來變去,反而使得「笑彈」變成了「空包彈」。

紙風車劇團《孫悟空大戰牛魔王》

TIME  4.2~4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紙風車劇團的童劇演出向來熱鬧非凡,不論演出規模大小,絕大部分具備了劇場娛樂的歡愉效果,尤其以生肖為主題的年度創作,在長期計畫性的演出規畫中尋找兒童戲劇嶄新的劇場表現形式,其創意巧思與持續經營的努力值得肯定。

淡化劇場效果,回歸戲劇本質

以猴年的《孫悟空大戰牛魔王》而言,在劇場效果上並沒有蛇年以大型花燈偶為主要創意表現的《白蛇傳》、馬年以三輪車概念設計的天馬和大氣球怪獸創造視覺效果的《唐吉軻德冒險故事—銀河天馬》、羊年以台上台下攻城掠地激戰互動場面取勝的《小小羊兒要回家—三國奇遇》等等來得聲勢浩大,僅以序場深具電影感的動畫投影表現古典小說的趣味,毋寧企圖著墨於戲劇情節發展的情感深度而非耽溺在形式的表面效果。以紙風車過去的作品而言,這樣的趨勢具有回歸戲劇本質的正面意義,一旦戲劇文本的基礎厚實了,輔以原有的創意風格,其演出的完整與紮實的表現當更令人期待。

《孫悟空大戰牛魔王》雖以唐僧師徒四人路過火焰山,欲借鐵扇公主的芭蕉扇的傳統故事為主軸,其實更重要的主題創意凸顯於孫悟空與牛魔王五百年交情的基礎上,「忌妒」成為情節發展的重要關鍵。例如:孫悟空回憶牛魔王十歲生日時,因為牛爸、牛媽帶著孫悟空上街出遊,牛魔王誤以為父母忘記自己生日,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孫、牛二人之間於是種下百年難解的宿怨。另一方面,唐僧在八戒的挑撥下,忍痛趕走忠心護師的悟空,其問題核心也在於八戒對於悟空的忌妒之心;進而當牛魔王逼迫悟空磕頭謝罪時,八戒、悟淨化解心結願以身代,在在都是深具情感基礎的動人場面。

誇張表演過度,摧毀演出完整性

如此的情感主軸,透過大量感傷音樂的渲染,搧動了觀眾的情緒,催淚的企圖無可厚非,許多小觀眾們顯然有所共鳴而達到了一定程度的劇場預期效果。然而,孫牛二人的友情矛盾、唐孫二人的師徒衝突、鐵扇借與不借芭蕉扇的心理基礎,這些原本具有思考意義的情節段落,卻不能緊密地在情節主軸中環環相扣而加以延伸,往往迷失於缺乏節制的誇張表演、無厘頭的歌舞表演和通俗喜鬧的趣味之中,塊狀的情節因而跳脫在戲劇情境之外,進而摧毀了演出的完整性。

事實上,舞台設計所提供的火雲洞裡許多旋轉門,與孫悟空變身鐵扇的角色設定,本是製造層層疊疊喜劇效果的有效工具,然而過於浮濫地進進出出、節奏混亂地變來變去,反而使得「笑彈」變成了「空包彈」。由此看來,節制與節奏,恐怕更是文本基礎之外,紙風車創作者必須嚴肅面對的重要課題。

 

文字|王友輝 台南師範學院戲劇研究所副教授

劇本書廣告圖片
新古典室內樂團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