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印合作的《婚姻神話》,從一個簡單的神話故事出發,透過舞蹈化的肢體動作,以及故事敘述和部分歌仔戲四句連的語言形式加以傳達。
台、印合作的《婚姻神話》,從一個簡單的神話故事出發,透過舞蹈化的肢體動作,以及故事敘述和部分歌仔戲四句連的語言形式加以傳達。(林鑠齊 攝)
戲劇

少一劑活水的「三合一」

整體來說,《三合一》的演出拼湊梳理不出清晰的創作意念,在編、導、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劑催化的活水。

文字|王友輝、林鑠齊
第151期 / 2005年07月號

整體來說,《三合一》的演出拼湊梳理不出清晰的創作意念,在編、導、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劑催化的活水。

PROGRAM   新點子劇展—金枝演社All in On:三合一

TIME      5.19〜22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兩廳院所製作的「新點子劇展」,二○○五年鎖定「傳統元素結合現代劇場」為創作主題,其中金枝的《三合一》,主要由施冬麟的獨角戲《Hamlet No.9—演員的自我解離》、吳朋奉的《浮浪貢練習曲:黑俠》、林浿安與來自印度的Jayanta合作的《婚姻神話》等三個編、導、演三合一的小戲所組成,彼此之間或許以所謂的「傳統元素」為概念,卻未必有所關聯,其表現的成績也有所落差。

施冬麟演出過度自溺,吳朋奉創作企圖有待鑿刻

施冬麟的演出,表面上看來是一個演員在扮演哈姆雷特過程中的思考,運用了京劇的一桌二椅作為主要的舞台景觀與表演道具,企圖藉由囈語般的獨白和京劇武功身段的表演程式,進出於角色詮釋與演員自省之間。倘若觀眾了解創作者在其表演生涯中曾經扮演過哈姆雷特、明白身為現代劇場演員的創作者曾經用功於傳統戲曲唱唸做打的訓練,或許能夠認知這個作品對於創作者而言,有著自我省思的意義;然而,劇場中的演出從來就只針對表演時的當下,那些複雜的生命背景必須被轉化為表演的內涵,透過許多表演的語彙呈現出來,進而在內容與形式之間創造出特殊的觀點。從這個角度來看,施冬麟的表演顯然過度自溺,在扮演角色時勉強運用到京劇武功,在演員本身的自省獨白部分則顯得矯揉造作,實在難以引起觀眾的共鳴。

吳朋奉在台語語言的表現上一向精采,這次的演出也不例外,在語言特質與聲韻傳達上充滿了活潑自在的俗民生命力,其所演繹的內容多半從社會生活的實體和想像力豐富的生命傳奇出發,也不乏引人思考的內在意義,但是語言節奏的掌握顯得拖曳而未盡理想,在作品的結構及語意傳達的精準上,則失之鬆散,尤其將整個表演內容拆解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前後兩段,正當觀眾對講古內容開始期待的同時,演出卻嘎然而止,彷彿失去線索的推理過程,以至於表演固然有趣,但是在逗笑的趣味之中,創作企圖為何卻仍然有待鑿刻。

《婚姻神話》歌仔戲元素成為表面的形式

台、印合作的《婚姻神話》,從一個簡單的神話故事出發,透過舞蹈化的肢體動作,以及故事敘述和部分歌仔戲四句連的語言形式加以傳達,來自印度的演員雖然使用著台灣觀眾不能了解的語言,但是卻能憑藉著其精準的肢體語彙和情緒表現了解其角色姿態和表演意涵;反觀林浿安的表演用力頗重,但是例如四句連的歌仔戲傳統元素卻成為一種表面的形式,韻味甚至語言的精準皆闕如,兩相比較之下,演員訓練的純熟與否立見高下。

整體來說,《三合一》的演出拼湊梳理不出清晰的創作意念,在編、導、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劑催化的活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