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興國將《等待果陀》定位為「很丑」的戲。兩名丑角在百般無聊的等待中,以荒謬嬉鬧說盡人生禪意。
吳興國將《等待果陀》定位為「很丑」的戲。兩名丑角在百般無聊的等待中,以荒謬嬉鬧說盡人生禪意。(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戲曲

吳興國用「丑」戲解譯貝克特密碼

《等待果陀》荒謬嬉鬧中有禪意

吳興國套用李立群的話說,《等待果陀》是一部貝克特密碼,只要創作者一不留心,便會陷入泥沼,迷失其中,而觀眾則會昏睡不醒人事。吳興國破解密碼的方式是四兩撥千金,將《等待果陀》定位為「很丑」的戲。兩名丑角在百般無聊的等待中,以荒謬嬉鬧說盡人生禪意。他笑稱對演員唯一的要求是「不讓觀眾在劇中人孤寂漫長的等待中睡著」。

吳興國套用李立群的話說,《等待果陀》是一部貝克特密碼,只要創作者一不留心,便會陷入泥沼,迷失其中,而觀眾則會昏睡不醒人事。吳興國破解密碼的方式是四兩撥千金,將《等待果陀》定位為「很丑」的戲。兩名丑角在百般無聊的等待中,以荒謬嬉鬧說盡人生禪意。他笑稱對演員唯一的要求是「不讓觀眾在劇中人孤寂漫長的等待中睡著」。

PROGRAM  當代傳奇劇場《等待果陀》

TIME    10.7~9    7:30pm   

10.8    2:30pm 

PLACE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TIME    11.25    7:30pm       

PLACE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TIME    12.10    7:30pm       

PLACE  中壢藝術館音樂廳

TIME    11.19    7:30pm       

PLACE  新莊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

INFO  02-23692616

二次擦身而過,吳興國今年終於等到了「果陀」。

十多年前,台大教授胡耀恆有意找吳興國演《等待果陀》,吳興國看到「貝克特」三個字就打了退堂鼓,不敢演;一九九七年,李立群、金士傑和吳興國,三人構思一同等「果陀」,卻始終遞案不過,等不到政府的奧援。八年後,吳興國與當代傳奇重新出發,找來老戰友馬寶山、愛徒盛鑑,終於與貝克特的果陀相遇。

不讓觀眾在劇中人孤寂漫長的等待中睡著

八月八日下午,當代排練場的記者會上,吳興國和盛鑑穿著層疊疊混搭的「富貴衣」,先試演了一段。沒有鑼鼓點的幫襯,兩人一個眼神,一個步伐,踽踽走來,舉手投足卻都精準地踩在貝克特的孤寂和荒涼上。接著,一搭一唱,插科打諢,京劇演員的程式身體逐漸鬆動,找到了對應「等待」的無聊節奏。

若說《慾望城國》是年輕氣盛的吳興國掙脫傳統包袱的沉舟破釜,《李爾在此》是憤怒驕傲的吳興國對社會的吶喊諍言,那《等待果陀》則是邁入中年後的吳興國舉重若輕的生命哲思。

吳興國套用李立群的話說,《等待果陀》是一部貝克特密碼,只要創作者一不留心,便會陷入泥沼,迷失其中,而觀眾則會昏睡不醒人事。吳興國破解密碼的方式是四兩撥千金,將《等待果陀》定位為「很丑」的戲。兩名丑角在百般無聊的等待中,以荒謬嬉鬧說盡人生禪意。他笑稱對演員唯一的要求是「不讓觀眾在劇中人孤寂漫長的等待中睡著」。

劇作家規定不能有配樂,演員只好「修行」

熟悉現代戲劇的人都知道,貝克特是個超級「龜毛」的劇作家,演出他的戲除了必須透過世界版權中心將翻譯劇本送審,戲裡頭嚴格的導演指令,最好不要輕舉妄動。《等待果陀》直接言明不能有任何配樂,然而京劇沒了配樂怎麼唱?吳興國說,「沒了伴奏,功課全落在演員身上,音準不說,情緒少了樂器幫腔,得要費兩倍的力氣去唱。」他直言,《等待果陀》是一部「戒律」,讓演員修戲劇的行、粹鍊精準的功力。

當代傳奇自創團以來,挑戰了希臘悲劇,也征服了莎翁文本,然而面對現代戲劇作品,卻是頭一回。吳興國形容自己「小孩開大車」、「搬磚頭砸自己的腳」,多年前合作不成的搭檔金士傑、李立群得知後更驚呼:「吳興國,你還在等待果陀呀?」然而,此一「壯舉」卻獲劇場老友的溫情送暖,除了表坊藝術總監賴聲川提供他的翻譯版本,讓當代申請國際演出版權;金士傑、李立群等劇場老將也親臨排練,為演出提供許多建議。

依循原作指示枯樹、土坡,林克華打造蒼茫、虛空的舞台

《等待果陀》由舞台設計大師林克華打造舞台,在貝克特枯樹、土坡的舞台指示下,他提出「線性的設計,扁平的舞台空間是蒼茫、虛空,有人間的味道,卻又沒有世俗與精神的拉扯。」而服裝設計黃文英則思索如何設計出「不東不西、不古不今」的衣裝。角色上,吳興國與盛鑑分別出飾啼啼(Didi)與和哭哭〈Gogo〉,馬寶山演暴發戶波多(Pozzo),曾為紅頂藝人的林朝緒出演奴隸幸運(Lucky),至於劇中報信的小信差,當代則公開甄選七歲到十三歲的小朋友上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