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寶春改編《原野》為京劇形式演出。
李寶春改編《原野》為京劇形式演出。(新舞臺 提供)
大師.經典 Maestro and Master piece

李寶春改編,曹禺學生謝晉執導 西皮二黃 讓《原野》再「火」一次

《原野》是曹禺三大劇作中裡命運最多舛的一部。前兩部《雷雨》和《日出》都在掌聲中落幕,唯獨《原野》,上演後沒有幾天就遇到了蘆溝橋事變,槍林彈雨,湮滅了這部新作大鳴大放的契機。對於這部光芒被戰火掩埋的巨作,辜懷群希望透過悲壯的史詩與悠揚的皮黃旋律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把《原野》再次演「火」起來。

《原野》是曹禺三大劇作中裡命運最多舛的一部。前兩部《雷雨》和《日出》都在掌聲中落幕,唯獨《原野》,上演後沒有幾天就遇到了蘆溝橋事變,槍林彈雨,湮滅了這部新作大鳴大放的契機。對於這部光芒被戰火掩埋的巨作,辜懷群希望透過悲壯的史詩與悠揚的皮黃旋律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把《原野》再次演「火」起來。

「對於一個普通的劇團而言,演《雷雨》會成功,演《日出》會轟動,演《原野》會失敗。」素有「中國的莎士比亞」美譽的劇作家曹禺如是說。寫過許多膾炙人口的劇本,曹禺相當重視《原野》,原因除了這是他從寫實主義過渡到表現主義的作品,更重要的是,這是齣很難演的戲,他曾下過但書:「如無把握,請勿排練!」

電影導演謝晉首度執導京劇

辜公亮文教基金會這回大膽將曹禺三大劇作中最難以駕馭的《原野》搬上舞台,並由李寶春執筆改編為京劇形式演出,最大的動力即來自曹禺的學生田本相和知名導演謝晉的全力支持。

田本相說:「至今未曾看到完全令人滿意的《原野》演出,但很明顯的,傳統戲的舞台手段是解決《原野》寫實與寫意並存的最佳途徑之一,成敗的關鍵在於兩者之間的『轉折』和『融入』之處理。」他強調,《原野》演生死、善惡、愛恨、復仇與寬恕,講的是人類千古的命題,而其中意識流的部分尤其適合採用京劇的手法發揮。他相信李寶春有能力掌握曹禺作品的戲劇張力和人性的深刻探索。

《原野》由知名大陸電影導演、也是曹禺學生的謝晉執導。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辜懷群表示,這雖是謝晉第一次執導舞台演出的京劇,但他對京劇一點也不陌生,謝晉曾說,他非常景仰李寶春的父親李少春,以前也曾導過京劇電影,尤其,對人物刻畫細膩的他,連主角仇虎臉上的刀疤該在那裡都有想法,正可彌補傳統京劇著重「行當」,忽略「角色」的不足。曾挖掘斯琴高娃、劉曉慶等演員戲劇潛力的謝晉,辜懷群也寄望他能「多琢磨台灣的京劇演員」,特別是調教新秀旦角黃宇琳,讓她的表演能夠突飛猛進。

希望讓被湮沒的《原野》重新發光發熱

《原野》也是曹禺三大劇作中裡命運最多舛的一部。前兩部《雷雨》和《日出》都在掌聲中落幕,唯獨《原野》,上演後沒有幾天就遇到了蘆溝橋事變,槍林彈雨,湮滅了這部新作大鳴大放的契機。對於這部光芒被戰火掩埋的巨作,辜懷群希望透過悲壯的史詩與悠揚的皮黃旋律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把《原野》演「火」起來。角色方面,粗獷堅強如煤石般的仇虎由李寶春突破形象演出,黃宇琳飾演炙熱叛逆如野火般的金子,久未在舞台上露面的金鐘獎首屆最佳女演員劉明,也應邀演出刁鑽尖刻如瘟神般的瞎子焦母。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