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姥姥(右,王海玲飾)舉手投足之間總自然流露出濃厚的喜感,特別適合以豫劇的撒潑性格,再現《紅樓夢》中的喜劇角色。
劉姥姥(右,王海玲飾)舉手投足之間總自然流露出濃厚的喜感,特別適合以豫劇的撒潑性格,再現《紅樓夢》中的喜劇角色。(國光豫劇隊 提供)
戲曲 劇場導演呂柏伸執導 要讓演員現功力

王海玲扮劉姥姥,看盡賈府繁華虛實

移植自河北評劇,豫劇版《劉姥姥》由劉慧芬修編劇本,並找來台南人劇團導演呂柏伸執導。該劇以姥姥三次進出賈府為主軸。劉慧芬強調:「劉姥姥絕非『丑角』可以涵括,她的出現,提供了一種真實與虛幻的對照,也給園中自以為不俗者一個自省機會。」

移植自河北評劇,豫劇版《劉姥姥》由劉慧芬修編劇本,並找來台南人劇團導演呂柏伸執導。該劇以姥姥三次進出賈府為主軸。劉慧芬強調:「劉姥姥絕非『丑角』可以涵括,她的出現,提供了一種真實與虛幻的對照,也給園中自以為不俗者一個自省機會。」

國光劇團新編豫劇《劉姥姥》

6/7〜8  7:30pm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

6/30  7:30pm 

台北國光劇場

7/1  2:30pm 

台北國光劇場

INFO  02-23419898

前年,國光豫劇隊在北京看了河北唐山豐潤評劇團演出的《劉姥姥》,這齣以《紅樓夢》中的劉姥姥為主角所編成的評劇,將曹雪芹筆下的小人物刻畫得活潑生動,喜感十足,其中,四男丑與四女丑的檢場安排,為全劇增添大量喜劇元素,讓豫劇隊的團員看了大呼過癮。今年,豫劇隊特別將這齣評劇移植,重新修編搬上國內舞台,由豫劇皇后王海玲挑樑主演。

以劉姥姥三次進出賈府為主軸

豫劇隊長韋國泰表示,紅學專家康來新將劉姥姥比喻為「古典文學中的阿匹婆、青蚵嫂,一個出身鄉土的甘草人物。」就因為劉姥姥舉手投足之間總自然流露出濃厚的喜感,特別適合以豫劇的撒潑性格,再現《紅樓夢》中的喜劇角色。

豫劇版《劉姥姥》由劉慧芬修編劇本,並找來台南人劇團導演呂柏伸執導。該劇以姥姥三次進出賈府為主軸,初次由低處仰看,充滿欣羨仰慕之情;第二次是親身參與其中,以自娛娛人的表演達到同樂的境地,舉止滑稽突梯,卻充滿人生機智;第三次入府,劉姥姥改由高處俯瞰賈府的殘破混亂,對無助的巧姐伸出援手,讓賈府子孫得以在田園生活中得到救贖。劉慧芬強調:「劉姥姥絕非『丑角』可以涵括,她的出現,提供了一種真實與虛幻的對照,也給園中自以為不俗者一個自省機會。」特別的是,修編後的版本更加入一段賈母與劉姥姥在夢境裡的對話,藉以鋪陳兩種人生況味。

現代劇場導演詮釋,舞台展現鏡花水月

劇場導演呂柏伸首次從現代劇場跨足到傳統戲曲,並沒有企圖加入新的表演元素,反而想還原傳統戲曲的抒情和程式性格。「傳統戲曲是演員劇場,常常許多新編戲曲太著重敘事而忽略了抒情,看傳統戲曲就像看演員演古裝話劇。所以我希望這次給演員多點篇幅展現唱唸做打,讓觀眾看到戲曲深厚的表演功力。」他說,比如第一場戲劉姥姥騎驢去拜訪她的女兒女婿,利用傳統的民俗技藝「老背少」表現劉姥姥騎在驢上的各種身段和心境;又例如寧國府的抄家情節,演員將以武打動作來展現混亂的場面。

在劇本詮釋上,呂柏伸強調舞台上的世界,都是從劉姥姥這樣一個小人物的眼中所傳達出來,呈現一種如鏡花水月般的繁華虛無,而這繁華虛無的真與假也都在這轉眼間。由此概念延伸,大觀園在某種層面是劉姥姥鏡中所見到的景象,舞台設計任永新以抽象線條勾勒大觀園的裡外,舞台上裝置四到五扇的落地大鏡面門,鏡面門的門裡門後,反映出大觀園和人生的虛與實、真亦假。大觀園裡的場景,彷彿畫般精緻虛假,但一轉眼這些景象就會消失不見,而發生在大觀園以外的場景,則刻意運用戲曲象徵性的手法來表現,暗示場景所在。

蕭揚玲演出潑辣刻薄的王熙鳳

曾在另一齣紅學劇作《王熙鳳大鬧寧國府》出飾賈母的王海玲,這次演出草根味十足的劉姥姥,前者雍容典雅,後者俚俗詼諧,挑戰豫劇皇后王海玲的百變演技。王海玲的得意弟子蕭揚玲則演出潑辣刻薄的王熙鳳,兩人將有精采的對手戲。另外,賈母由朱海珊飾演,新生代旦角謝文琪則飾演狗兒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