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四手聯談

指揮!

「指揮」真是讓人羨慕!從來就不用質疑自己脆弱的神經系統,不像其他器樂演奏家,特別是鋼琴家們,在每天苦練十小時後,還得戰戰兢兢生怕出錯。雖然,獨奏家們在音樂演奏這行業中算是頂尖角色,許多大牌指揮對獨奏的天王巨星都仍然畏懼三分,唯諾是從。然而,「指揮」這行業,真是太吸引人了,讓許多傑出獨奏家們紛紛拿起指揮棒來帶領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

 

「指揮」真是讓人羨慕!從來就不用質疑自己脆弱的神經系統,不像其他器樂演奏家,特別是鋼琴家們,在每天苦練十小時後,還得戰戰兢兢生怕出錯。雖然,獨奏家們在音樂演奏這行業中算是頂尖角色,許多大牌指揮對獨奏的天王巨星都仍然畏懼三分,唯諾是從。然而,「指揮」這行業,真是太吸引人了,讓許多傑出獨奏家們紛紛拿起指揮棒來帶領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

 

無可置疑,「指揮」真是音樂家中最有威嚴,最光彩輝煌的一行。他只要一根指揮棒,兩手一比,就能撐起大場面,製造出響徹雲霄的巨大聲響。而且,指揮完全不需像小提琴家,傾家蕩產才買得起一把百年名琴;也不必像鋼琴家得整日在家中與黑色大怪物為伍。其實,許多指揮家經濟得連指揮棒都省掉不用了呢!

偉大到令人望塵莫及

「指揮」真是讓人羨慕!從來就不用質疑自己脆弱的神經系統,不像其他器樂演奏家,特別是鋼琴家們,在每天苦練十小時後,還得戰戰兢兢生怕出錯。雖然,獨奏家們在音樂演奏這行業中算是頂尖角色,許多大牌指揮對獨奏的天王巨星都仍然畏懼三分,唯諾是從。然而,「指揮」這行業,真是太吸引人了,讓許多傑出獨奏家們紛紛拿起指揮棒來帶領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例如鋼琴家阿胥肯納吉(Vladimir Ashkenazy)、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艾森巴赫(Christoph Eschenbach)、瓦薩里(Tamás Vásáry)……等,甚至連最近受傷的天才小提琴家凡格羅夫(Maxim Vengerov)也轉眼間成了「指揮家」,既然自己無法演奏,還不簡單,就指揮別人演奏吧!

說真的,指揮大師的名望與影響力真是偉大到連國家元首都望塵莫及,就如幾個月之前,首次率領紐約愛樂交響樂團至北韓演出的指揮羅林.馬捷爾(Lorin Maazel),音樂的震撼力加上強烈的個人魅力,焦點精聚,連布希總統都顯得黯然失色。傳奇指揮家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的顯赫功名也絕對超越了大部分的帝王君主。這也難怪指揮大師們總是自恃不凡了。一則在音樂圈中流傳許久的小故事,讓人莞爾:二十世紀三位指揮大師,卡拉揚、貝姆(Karl Böhm)、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在天上爭辯誰是世間最好的指揮。貝姆提及自己神樣的莫札特詮釋,伯恩斯坦則說:「你們曉得我是全能的音樂家,作曲、指揮、演奏樣樣行,連『神』都告訴我『Lenny(伯恩斯坦的小名),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指揮。』」這時,卡拉揚馬上回答說:「什麼,『我』說了什麼?」

大將軍般的魄力

指揮們成天對著近百人發號施令,練習演出,早就被訓練得如大將領一樣,擁有過人的膽識與魄力。據說,當年李斯特的女婿馮.畢婁(Hans von Bülow)指揮柏林愛樂交響樂團演出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完畢後,聽眾們反應冷淡。畢婁轉向聽眾說:「既然各位還不能完全了解這首曲子,那就讓我們再從頭為大家演奏一次吧!」說完,拿起指揮棒,重演了全部的四個樂章交響曲,這回,聽眾們可不敢不報以熱烈的掌聲了!

指揮絕不能在樂團面前懷疑自己的能力,大師克納佩茲布許(Hans Knappertsbusch)有次在慕尼黑歌劇院指揮華格納《女武神》Walküre。樂團和指揮都早對此作品熟悉萬分,指揮克納佩茲布許準時出席彩排,他把總譜一蓋,對樂團說:「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您們都認識這作品,我也認識這作品,那……我們就今晚台上見了!」

難怪,音樂家們都爭先恐後想成為偉大的指揮。甚至,最近連布希總統也開始有模有樣地指揮起軍樂隊了。

 

文字|魏樂富
翻譯|葉綠娜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