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中,王維銘將寶特瓶移動變化忽如飲酒微醺,忽如佛像莊嚴。
《微笑》中,王維銘將寶特瓶移動變化忽如飲酒微醺,忽如佛像莊嚴。(組合語言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楊桂娟《微笑》 三男舞動環境關懷

楊桂娟在黑色幽默的舞作《微笑》中,找來三位肢體特質迥異的優秀舞者——王維銘、周書毅、李國治,由生活點滴的聊天、身體與道具的遊戲之即興過程中,抽取饒富趣味與意義的動作,脈絡化編創成舞。舞作中三人各有象徵寓意,在自然文明發展中依序出現,分別的獨舞抒展出更延伸的感性意義。

楊桂娟在黑色幽默的舞作《微笑》中,找來三位肢體特質迥異的優秀舞者——王維銘、周書毅、李國治,由生活點滴的聊天、身體與道具的遊戲之即興過程中,抽取饒富趣味與意義的動作,脈絡化編創成舞。舞作中三人各有象徵寓意,在自然文明發展中依序出現,分別的獨舞抒展出更延伸的感性意義。

組合語言舞團《日光玉》

2008/12/22  19:30  台北縣藝文中心演藝廳

2008/12/27  14:30  19:30  台北新舞臺

INFO  02-29600965

 

十五週年,對一個舞團來說,適足以回顧前瞻,帶著成長的喜悅,將從時光中提煉出來的藝術純粹性,精緻獻禮。組合語言舞團邀集三位編舞家,將對台灣自然與人文環境的關懷,琢磨成玉色亮澤的美品。林文中的《海》,姚淑芬的《雙囍》,楊桂娟的新作《微笑》,分別由濱海的日常生活經驗,兩性婚姻的悲喜戲謔互動,及人與環境的生態依存關係切入,以多元的風格,真切展演主題。

王維銘、周書毅、李國治,在打破與保留間舞動張力

藝術總監楊桂娟在黑色幽默的舞作《微笑》中,找來三位肢體特質迥異的優秀舞者,由生活點滴的聊天、身體與道具的遊戲之即興過程中,抽取饒富趣味與意義的動作,脈絡化編創成舞。這「三國鼎立」的舞者是王維銘、周書毅、李國治,擅長線性思維與太極肢體的王維銘,向內觀察動作因由和不想要過度技巧性的周書毅,科學化使用身體及重視力學原理的李國治,各有其思路、風格、與身體慣性。如何打破與保留三名舞者的慣性,舞者又如何回應這個挑戰,成了充滿張力的未知。

魚兒,海洋,陽光,初始的生態空間靈動自由,李國治從如魚游動的身體,到風中樹葉的顫動,至切割化與碎裂動作如同樹木遭鋸掉及濫砍,楊桂娟讓李國治以不鋪張情緒的理性質地來述說大自然的演變。塑膠手提箱,棉被,與球,人類邁進大自然尋找棲身之處,球有如地球,無怨地承受一切,棉被既遮蓋光線像是環境污染,又像給予大地溫暖的母性之手。周書毅與球和棉被的遊戲既調皮無羈,又從中衍生人與物之間的內含意義。水,寶特瓶,大小瓶身組成佛陀的頭,人類對水及資源的無止盡使用和依賴,到何時會覺醒?王維銘將寶特瓶移動變化忽如飲酒微醺,忽如佛像莊嚴,他唱著黃大煒名曲:「你把我灌醉,你讓我流淚,扛下了所有罪……」從流行歌曲的唱法到梵文唸誦的音律感,像環境生態無言的悲歌。

三人各有寓意,在自然文明發展中依序出現

舞作中三人各有象徵寓意,在自然文明發展中依序出現,分別的獨舞抒展出更延伸的感性意義。最後回到三人同在的舞台,寶特瓶大型裝置、白雲流水游魚的大自然投影、舞者們,那將是什麼樣的交會,引發我們對所處環境的切身感知、思索、與懷想?

《微笑》,可以恬靜,可以深刻,涵納多少黑與白之間的界線,卻是一抹在過去與未來之間的溫暖與適然。楊桂娟說:「舞團走的不會是大眾化路線……對藝術的堅持和品味,組合語言選擇如此的存在方式。」日光玉,享受自然與純粹,這一刻琢磨十五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