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海的人》發展出跳脫原著的敘述框架,並置古今兩個時空。
《煮海的人》發展出跳脫原著的敘述框架,並置古今兩個時空。(飛人集社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土地廟前演《煮海的人》 創作如愛情義無反顧

改編自元代雜劇《張生煮海》的《煮海的人》,將在景美福興宮廟埕前演出,而這一切的地點時間決定,都是導演夏夏擲筊請示過土地公的!如同張生為愛情煮海的義無反顧,但執著創作的夏夏卻是理性執行自己的想法。

改編自元代雜劇《張生煮海》的《煮海的人》,將在景美福興宮廟埕前演出,而這一切的地點時間決定,都是導演夏夏擲筊請示過土地公的!如同張生為愛情煮海的義無反顧,但執著創作的夏夏卻是理性執行自己的想法。

飛人集社《煮海的人》

09/12/24~27  19:30  台北景美福興宮廣場野台

INFO  http://blog.roodo.com/boilthesea

隱匿在大都市中的景美福興宮,為十五分庄最早的廟宇,建廟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年歷史。民國六十四年擴建後又陸續增蓋了戲台,建物彩繪斑斕。儘管現代人的日常生活娛樂早已被推陳出新的視聽媒體所取代,廟方至今仍在逢年過節,在廟埕上演酬神謝戲,聚集鄉里。然而,今年聖誕節,廟口沒有歌仔戲或布袋戲,少了誇張炫麗的野台戲班牌樓,古典與現代融於一爐的戲劇語彙取代了歌仔戲的唱唸身段,電音、民謠等多元音樂混搭譜出了不同於傳統的鑼鼓喧天,詩人夏夏首度獨立編導創作的《煮海的人》,即將在這裡上演。對於「闖入」這個非制式表演空間的「衝動」,夏夏說,這是一個非理性的製作,從一開始的場地決定、演出時間等細節,都先擲筊請示過土地公,祂點頭才可以,「但當我一遇到這間廟,就知道演出地點就在這,而且祂一定會答應。」

《張生煮海》故事牽緣,劇中並置古今時空

《煮海的人》改編自元代雜劇《張生煮海》,故事描述主角張生與東海龍王之女相戀,卻遭到龍王反對,龍王因此放水淹島。最後,張生得到仙人之助,施法煮海,意圖煮乾海水,帶回龍女。夏夏說,她與這個故事有奇妙的聯繫,小時候在課堂上聽老師說了這個故事,看了侯孝賢的電影《紅氣球》,同樣提及了這個愛情神話。夏夏曾以詩、短篇小說、長篇小說、劇本等文字形式,反覆述說這個古典的題材,而劇場,則是她心目中最足以承載這個故事的媒介。夏夏說,這個題材讓她有「非把它演出來不可」的念頭,「吸引我的,是煮海的意象!到底要有多強烈的慾望與意念才會想著要把海水煮乾呢?」

「張生可以將海水煮乾,但人生其實更多時候充滿著無法改變的巨大無奈,活著就得接受它。」夏夏強調,「認命」這件事對她而言不是「宿命」,而是一種「謙虛」的態度。《煮海的人》發展出跳脫原著的敘述框架,並置古今兩個時空,對照張生煮海的義無反顧,現代場景則是設定在健身房,不想變老、不想變胖、不想變醜的人,拼命對抗歲月流逝和地心引力的努力。形容自己做事「一意孤行」的夏夏說,一年多前她決定要把《張生煮海》搬上舞台時,就如張生煮海的莽撞、天真與固執,但她自認「浪漫過了頭」的性格,讓她反而可以很理性地面對現實、實踐想法。

演員內化古典身段,以「神」「韻」刻畫人物內心

在表演形式上,夏夏以莎士比亞的露天劇場演出方式為定調,以敘述而非對話來彰顯文字的力量。演員的身體回溯傳統戲曲身段,以「神」和「韻」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與精神風貌——如何一舉手就可以展現氣宇軒昂的氣度、一闊步就可以道盡人世間的七情六慾。穿梭在這些符號性的象徵動作及姿態裡,演員不再是單純的角色設定,而是以現代人的身體「內化」古典身段和現代戲劇的表現手法。時空的交疊、劇情的推進、劇中人物的個性與情感,全經由演員「內化」後的身體傳達,提煉出一套現代劇場演員的敘述系統。

在音樂使用上,夏夏秉持著勿過度生產的理念,採用了國內幾組獨立樂團、創作人過去的優秀音樂作品,在全新的製作中發聲。於是,新生代的潮流電音,在「不熟的朋友派對」詮釋下,於傳統廟宇的環境裡流竄;王榆鈞的溫柔民謠,走出熟悉的藝文場域,安穩地在神明的庇蔭下彈唱著;而林強結合電子節拍與國樂、戲曲鑼鼓融匯成的聲響,也將和此劇衝撞出嶄新聽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夏夏  在多面創作中忠於自我

一個畢業於音樂系主修中提琴的女孩,自二○○五年開始發行《轉蛋詩》、《火柴詩》雙月刊,同時也製作版畫和印章。二○○七年開始寫詩,並從事剪紙行動藝術,喜好將自己的作品界定為「行動」,並以此自許為其特色。現為詩人、藝術家,創作類型多元,作品有《人見人愛轉蛋詩》(2005)、《引火自焚行動-火柴詩雙月刊》(2006)及《刻骨銘詩打印店》等。

夏夏的第一本詩集《鬧彆扭》,共手工刻製了六百多字,完成十九首詩,全書從製字、排版、完稿都獨立完成,再現「活字版印刷術」。二○○八年獲得時報文學獎第三屆人間新人獎,除致力於文學創作外,近年來更常見於劇場跨界演出與各類行動藝術創作,曾與飛人集社導演石佩玉合作,將獨特的剪紙光影融入劇場演出,於台北詩歌節發表作品《亂髮》。

以文字寫作出發,夏夏將劇場中即時發生的片刻藝術呈現於行動現場中。其作品常見人性的互動以及對環境的關懷。個性不愛重複的她,總覺得事情完成了做過了就好了,沒有遠大的規劃,她誠實面對給自己的關卡與要求,單純希望在簡單的創作中忠於自我。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