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弈靜本來只是個咖啡人,導演蔡明亮是她店裡的常客,她才因此接觸演戲,從客串洗頭婦人,一路演到影后。
陸弈靜本來只是個咖啡人,導演蔡明亮是她店裡的常客,她才因此接觸演戲,從客串洗頭婦人,一路演到影后。(許斌 攝)
藝妙人物事

陸弈靜 咖啡與演戲之必然與偶然

她本來只是個咖啡人,開了好多年咖啡店,導演蔡明亮是她店裡的常客,她才因此接觸演戲,從客串洗頭婦人,一路演到影后——陸弈靜,這回還要走入劇場上台演出,在導演鴻鴻的《跳舞吧!胖女孩》演出一名無法戒煙、卻要擔任戒煙大使、到處散播愛的種子的中年女子。

文字|周倩漪
攝影|許斌
第209期 / 2010年05月號

她本來只是個咖啡人,開了好多年咖啡店,導演蔡明亮是她店裡的常客,她才因此接觸演戲,從客串洗頭婦人,一路演到影后——陸弈靜,這回還要走入劇場上台演出,在導演鴻鴻的《跳舞吧!胖女孩》演出一名無法戒煙、卻要擔任戒煙大使、到處散播愛的種子的中年女子。

黑眼睛跨劇團《跳舞吧!胖女孩》

5/28~29  19:30 

5/29~30  14:30 

6/3~5  19:30 

6/5~6  14:30 

台北文山劇場

INFO  02-33939888

陸弈靜,是二○○一年與二○○六年亞太影展的最佳女配角、二○○三年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她的身影出現在許多電影中,《你那邊幾點》、《天邊一朵雲》、《臉》、《九降風》、《深海》、《無言的山丘》;電視劇則有《閃亮的日子》、《痞子英雄》、《用力呼吸》,公共電視「台北異想」李康生執導的《自轉》中,她與蔡明亮旋轉起舞,向已逝舞蹈家羅曼菲致敬。這一切,其實本只是她人生的插曲,現在卻成了別人認知她的主旋律。

一切都因咖啡而起 

她本來是個咖啡人,開了好多年咖啡店,導演蔡明亮是她店裡的常客,她才因此接觸演戲,從客串洗頭婦人,一路演到影后。

景美漢神百貨旁的「吟陸」咖啡,陸弈靜在那兒開始了咖啡生涯。咖啡店對她來說就如寺廟,可以保護自己。她在店裡挑豆子、煮咖啡、聽音樂、看書,單純不複雜的日子,「像一缸淡水魚,外頭像海水。」客人會講著各種高興或悲傷的故事,朱少麟的小說《傷心咖啡店之歌》即是以吟陸咖啡為靈感藍圖而創作出來。開店日子就像規律的工作生活,久了疲憊,四年前她將景美店收起來,「因為『放下』咖啡店才開心!」陸弈靜說。

「咖啡豆是地球最早的果實,咖啡樹種子是與地球連在一起的,創意人喝咖啡會更好!」咖啡生豆烘焙後才散發香味。「烘焙是將咖啡的精靈叫起來,像是榮格的煉金術。」她開店日日喝咖啡,咖啡喝多了甚至會飽,那時幾乎只喝咖啡、吃蛋糕,偶爾才吃個小火鍋,不大吃油的及一般食物,也不覺飢餓,腸胃處於睡眠狀態。身體狀況下降後才開始調養飲食,花了四五年時間中和飲食,氣功養生。

陸弈靜與蔡明亮、李康生前年在永和合開的「蔡李陸」咖啡商號,以優良的烘焙和提供咖啡豆為主,宅配或電話訂購服務消費者,每個月會有幾次「咖啡約會」:蔡明亮、李康生、陸弈靜會齊聚店中談談電影、咖啡、與生活二三事。對她而言,較不受空間、時間的限制,可以有更多餘裕做自己的事。

演戲自然融入角色

對於演戲,陸弈靜覺得當自己在角色中,自然會融入進去。「小時候很喜歡看小說!」劇本如小說,依然需要花時間準備、轉化,讓自己真正進入角色。「即使排斥劇本,不想看劇本,做別的事情,可能也在暗中準備著……」她認為從讀劇本到演戲,須經時間的發酵,醞釀熟成,到現場就容易了。拍戲期間陸弈靜會與導演保持距離,「拍戲時,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這如同她的工作態度,從不被朋友打擾。陸弈靜常常是導演心目中「苦命中年女子」的最佳詮釋者,但她並不喜歡演憂鬱躁鬱的角色,因為拍戲前後都會處在相似狀態,很累。她覺得自己原來有開心的本性,但在成長過程中受到壓伏而不見了,現在,又跑了出來。「每個人都有這個開心精靈!」而且,「人生再苦,還是會回甘的,就像咖啡。」

身為蔡明亮的老班底,陸弈靜和蔡明亮排戲時,她每唸一句,蔡導就會跟隨著、耐心地「嗯」一聲,讓她大受鼓勵。劇場導演鴻鴻看中陸弈靜在一些電影與電視劇中有著「好玩有趣的肢體」、「身體擁有奇特的節奏」,找她演出黑眼睛跨劇團的最新製作《跳舞吧!胖女孩》,在劇中飾演一名無法戒煙、卻要擔任戒煙大使、到處散播愛的種子的中年女子。

說到跳舞,陸弈靜現在愛跳,其實小時候最愛跳舞了!記得幼稚園時,她看到舞蹈社的學員穿硬鞋跳芭蕾,心中喜愛,媽媽便幫她買了雙軟鞋。她穿著軟鞋去學舞,從家裡到舞蹈社,從舞蹈社回家中,她一路跳著過去跳著回來,不想換鞋。現在呢,「想去跳ㄏㄧㄠ ㄅㄞ的舞!」她說。最早的舞蹈是用身體來敬神。而她從小不敢吃豬肉,覺得自己像個穆斯林;曾經做夢看到一群喇嘛與石洞上的經文,自己在夢中毫無困難地唱誦梵文,醒來後完全忘掉,因此體悟「經文不是用來念的,而是用來行為的」;又曾有個惡夢是關於拼格子,她一直拼一直拼卻怎麼也拼不起來,後來看到藏密的曼陀羅圖形,才瞭解自己在追尋的是什麼。

追尋生命之神秘未知

陸弈靜偏愛古老、抽象、「不可言喻的東西」,小時候在嘉義的書局就去翻跟宇宙、星際、黑洞有關的圖文書,而神秘事物亦大大勾動她的好奇心,例如百慕達三角洲,「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居禮夫人。」她笑著說。高中時,騎單車到蘭潭水庫,爬樹與看書,詩意想像自己是河洛女子。青春時曾不解活著的意義,但時光荏苒,不知不覺就長大了,忘了當時的年少憂愁,所以赫曼.赫塞的《徬徨少年時》深深攫住她的心。長大後,陸弈靜依舊喜好神秘未知,她看老子莊子、星座書、new age的身心靈書,「想要瞭解自己。」又如榮格、奧修、克里希那穆提的書,《與神對話》、《超覺靜坐》也是她珍藏,她還喜歡亞歷山卓.巴瑞科的小說《海上鋼琴師》。照這個路數走來,從當年西藏仁波切到她的咖啡店喝咖啡,到有一天她睡醒時突然有了強烈的念頭:「一切都來不及了,我要去皈依。」於是篤信佛教,持續靈修——這些,也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無可言喻之境、宇宙的神秘、跳舞、演戲、小說、靈修,與咖啡,這些到底有什麼關連呢?在陸弈靜的身上,就是有著偶然與必然巧妙交織的美妙。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陸弈靜帶路  踏入美學生活

◎蔡李陸咖啡烘焙館

精心挑選咖啡生豆,遠紅外線烘焙,蔡李陸的咖啡豆充分展現烘焙人的技術面及對咖啡豆個性的瞭解。「順著豆性走。」陸弈靜說。「用聞的、聽的、看的。」烘焙時不同階段的香味,豆子的爆裂聲,焦糖作用下的呈色,都是烘焙過程中的關注。咖啡豆往往來自不同的季節,不同的樹木,樹齡不等,都是不一樣的,而烘焙人的細心與歷練,「讓咖啡跟你說話」,蔡李陸的咖啡豆散發著貼近個性的質感。

 

◎牛山呼庭

花蓮海濱的一處特別民宿。濱海草地,漂流木裝置,簡單的木屋與通舖設備,卻有著陸弈靜深深喜愛的日出景觀。她在那裡騎單車,問老闆日出時刻,凌晨跑去海邊,選好定點,等待日出。當旭日從海平面緩緩出現,太陽的虹光竟直直照射在陸弈靜身上,相當動人。此外,牛山呼庭也是看星星好地點,陸弈靜曾在毛毛雨後,烏雲神奇散去,一棵一棵星星就這麼掛在夜空。無人的清晨與夜晚,在此地靜靜與海為伴。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