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哲誠擁有絕對音感,這讓學音樂的路,好像是天生注定一樣,這麼自然地走來。
許哲誠擁有絕對音感,這讓學音樂的路,好像是天生注定一樣,這麼自然地走來。(許斌 攝)
藝妙人物事

許哲誠 忘掉黑暗 用音樂熱情地擁抱生命

雖然天生看不見,視障鋼琴家許哲誠卻以音樂天賦開了生命的美好大門,他不但彈得一手好琴,還跟恩師范德騰一起上台演出,彈唱俱佳地在《彈琴說愛》中「說相聲」。對生命充滿熱情的他,如果可以選擇,還是寧願選擇「看不見」,因為他樂於擁抱這個世界,樂於相信人性的善良。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13期 / 2010年09月號

雖然天生看不見,視障鋼琴家許哲誠卻以音樂天賦開了生命的美好大門,他不但彈得一手好琴,還跟恩師范德騰一起上台演出,彈唱俱佳地在《彈琴說愛》中「說相聲」。對生命充滿熱情的他,如果可以選擇,還是寧願選擇「看不見」,因為他樂於擁抱這個世界,樂於相信人性的善良。

《彈琴說愛》

9/3  19:30  台南生活美學館

9/11  19:30  高雄中山大學逸仙館

9/17  19:30  台中屯區藝文中心

9/21  19:30  台北新舞臺

INFO  02-22306685

第一次看到許哲誠,就在舞台上。帶著墨鏡、以《MIB星際戰警》的造型開場,歌唱得好,鋼琴更是不用說。與恩師范德騰(John Vaughan)時而站在鋼琴上、時而摔到椅子下,一位是久居台灣的美國人,一位是視障的鋼琴家,誰也想不到他們倆演的節目竟然是──相聲。

第一次面對面,他習慣性地低著頭,讓寒暄變得更靦腆。但一坐下來後,我們喝水,他就喝他的減肥飲料;我將錄音筆打開,他也要求要錄音。從未遇過採訪時還被「反錄音」,大家是一陣地笑,然而錄音的開關一打開,回憶也就像也被啟動的話匣子一樣,一段一段不停地打開來。

聲音是他的最佳玩伴  學會讓等待時光變得美好

小時候,爸媽也不知道明眼人可以玩的玩具他能不能玩,就買很多有聲的物品讓他嘗試。但舅公買的Keyboard有很多合成樂器的聲音,開啟了他對音樂的興趣。才不到五歲,外公唱什麼歌,他就能彈出什麼旋律。後來才發現他所擁有的,竟然是絕對音感!這讓學音樂的路,好像是天生注定一樣,這麼自然地走來。但說到他的另一個玩具——從小就一直陪伴著他的,就是從不離身的錄音機。「這個很好玩,非常好玩!」許哲誠開心地說:「比如我錄音機一打開,然後跑開到很遠的地方大聲的叫,之後再聽自己的錄音,就真的是在遠方的感覺。也會從遠方愈跑愈近,或者是錄那種門關起來『碰』的聲音。就是不管任何聲音錄起來聽都很好聽,對我來講,這就是我的遊戲方式。」他也喜歡聽風聲、雷聲、雨聲,小時候只要颱風快來他都會很期待,因為可以去窗戶旁邊聽風聲,讓大家好氣又好笑地都說他是個壞小孩。

一整天的玩聲音很有趣,但許哲誠卻也常認為自己是天生的沒有安全感。雖然從小被照顧得很好,但「等待」卻是他生命中最無可擺脫的一部分。從小等媽媽買菜、等外公送貨回來。就怕無盡地等待,因此只要他們出去兩小時、他就哭兩小時。有時用錄音機錄話來安慰自己,或者自己擦乳液,自認為身上受傷了要把它擦好。有時清晨醒來也擔心地哭泣,一方面希望有人來,卻又矛盾地不想讓人知道,以為耳朵摀起來別人就聽不到哭泣聲。就在心裡沒有準備時,突然有大人來關心他、拍拍他,那種溫暖的感覺是他最渴望的:「我喜歡被安慰,這也是我喜歡錄音的原因,聽到錄音機裡自己的聲音,說你要乖乖喔,就好像大人哄小孩那種聲音,到現在還是很喜歡。」但從十幾歲開始,他也慢慢學會等待,開始享受等待的過程,無論是音樂上的、生活上的,長愈大也愈知道轉移注意力,不用去懼怕危險。即使身體不動,腦與心都可以動,既然要等待,就讓這個等待變得美好。

用其他感官感知世界  寧可看不見也要相信世人善良

歷經國內的比賽,又到奧地利求學,語言、生活障礙之外,最令人好奇的,是該如何以音樂詮釋這個表象的世界?的確,感情、歌唱性、音樂性對他來說是不著邊際的。對這個問題,他笑著分享一個「慘痛的經驗」。國小五年級的一個比賽前,緊張的氛圍也在他身上籠罩著。但他時好時壞的演奏也讓自己在稱讚和挨罵間循環。比賽前一天最慘,老師和所有參賽的學生和家長都聚集在他家,當輪到他預彈給大家聽時,他卻突然忘譜。老師氣得說不出話來,媽媽更是在回家後拿衣架子打他屁股,還威脅將他的錄音帶丟掉。難過到極點的許哲誠只好去泡澡,試著將心靜下來。但就在那時,他發現了水在身上流的感覺,於是就將這個感覺用在那段不知道如何詮釋的慢板上,而突然頓悟的他隔天竟拿了第一名的成績,讓媽媽打電話給老師報喜的聲音,高興到簡直可以用「聲嘶力竭」來形容。

因為視網膜剝離,許哲誠一出生就看不見,連光的感覺都沒有,但他小學三年級前都以為自己看得到,因為不論時間和顏色,他都可以說得很準,可是自從承認自己看不到之後,就失去這個能力了……但,如果現在有機會,會要選擇看見嗎?他的答案居然是否定的!他回答:「雖然可以看到很美的事物,但我就要學會看人的眼神,學會怎麼判斷一接觸就可以閱讀對方的心思。有可能我被騙的機率比較高,但我寧願相信大家都是善良的,我可以很熱情地跟人相處。」

在看不見的世界中,有他自己的想像空間,如果看見之後跟原本想像的完全不一樣,那麼現在建立的,也許將全部破滅、全部要重新來過,或者連原有的才能都將破壞殆盡。從沒有擁有過,哪裡來的失去?看得見表面,也不一定聽得見內心。說自己相信「傻人有傻福」的許哲誠,或許比我們任何人都還要幸運!

 

後記

拍照,讓許哲誠相當好奇。照片是什麼樣的概念,他無法想像。但同時,也令我們無法想像的是作臉部表情對他來說有多困難。就連「笑」,除了將嘴角往左右打開之外,要如何將嘴角上揚,都要經過學習的。但是,彈著他心愛的鋼琴時,卻可以從古典到流行,一首首隨我們點歌來彈。

得知國外有人背對琴鍵反手彈琴,他居然馬上反轉過來,摸清鍵盤的兩秒鐘後也學著彈了一小段。而當知道他連打字都很快時,我的MSN list上就又多了一個名字,他的暱稱還是一貫的樂觀──就叫作「哲誠:可愛的鋼琴小男孩」!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關於他的最愛

最崇拜的音樂家

是蕭邦,因為他的音樂性很容易讓我理解,他強弱分明,大小聲很明顯。我懂音樂之後,對蕭邦的音樂比較敏感。後來然後我開始發現蕭邦中某些浪漫的特質某些不拘小節浪漫的個性跟我比較像。

 

最喜歡的音樂

蕭邦的《幻想即興曲》與《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聽起來很浪漫,有在幻境裡的色彩。

 

喜歡的文學創作

金庸小說有有聲書,也有廣播劇。我很迷《射鵰英雄傳》,因為有傳奇的意味,用手就可以打倒一棵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很喜歡佛教基督教那種傳奇故事,用神通來幫助別人。還有《西遊記》也是我很喜歡的故事。

 

最喜歡的食物

我特別愛吃飛機餐和便當,因為飛機餐便當盒很特別。第一名是飛機餐,第二名是便當,第三滷肉飯與排骨飯,再來才是餐廳。

 

最喜歡的活動

我非常喜歡重型機車的聲音,以前有被載過,很渴望有機會能再騎。水上摩托車是我的夢想,因為我八歲時在關島坐過,很想再回味一下。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