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姬》中的舞者Paloma Herrera。
《舞姬》中的舞者Paloma Herrera。(Gene Schiavone 攝 黑潮藝術 、 IBSG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經典舞劇《舞姬》 東方風情中的三角悲戀

暌違十二年 美國芭蕾舞團再訪台灣

美國唯一的國家舞團——美國芭蕾舞團(American Ballet Theatre,簡稱ABT),暌違台灣十二年後,將再度訪台,以一百卅人的大陣仗,帶來規模宏大、國內尚未曾全本演出的《舞姬》以饗觀眾。這齣由古典芭蕾教父佩堤帕編創十九世紀末的舞劇,結合當時流行的東方風潮,以印度王宮為背景,鋪陳一段三角戀悲劇,不同於公主王子式的童話情節,呈現人性的神秘陰暗。

美國唯一的國家舞團——美國芭蕾舞團(American Ballet Theatre,簡稱ABT),暌違台灣十二年後,將再度訪台,以一百卅人的大陣仗,帶來規模宏大、國內尚未曾全本演出的《舞姬》以饗觀眾。這齣由古典芭蕾教父佩堤帕編創十九世紀末的舞劇,結合當時流行的東方風潮,以印度王宮為背景,鋪陳一段三角戀悲劇,不同於公主王子式的童話情節,呈現人性的神秘陰暗。

美國芭蕾舞團

「開幕之夜」

7/12  19:30

三幕全版芭蕾舞劇《舞姬》

7/13~14  19:30

7/14~1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27786138

一對步入禮堂的新婚璧人,理當沉浸於幸福甜蜜的氣氛中,何況,新郎是印度皇宮最驍勇善戰的武士,新娘則是國王最寵溺的公主。然而,他們的婚禮殿堂幽暗不祥、鬼影幢幢,新郎和新娘共舞之際,捧著花籃的女子身影也與他們周旋起舞,搞得新郎忽忽若狂,新娘驚恐萬分,在祭司與眾人的祈福下,他們看來不像新人,卻像登上刑台的罪人……

這是古典芭蕾教父佩堤帕(Marius Patipa)編創於十九世紀末的芭蕾舞劇《舞姬》La Bayadere令人怵目驚心的結尾。這齣比《天鵝湖》更早的作品,雖非古典芭蕾唯一的愛情悲劇,卻可能是結合最多當時流行元素、也最充滿人性的芭蕾舞劇。

印度王宮中的三角戀悲劇

佩堤帕選擇東方異國風情濃厚的印度王宮為背景,演繹一場有公主卻無王子的非典型三角戀。女主角是婆羅門神廟最傑出的舞者尼姬雅(Nikiya),擁有出色美貌與驚人舞技,更和王宮內出類拔萃的武士索羅(Solor)相戀,怎奈這廂愛慕尼姬雅的祭司從中作梗,那廂國王竟要索羅成為駙馬爺,迎娶公主甘札蒂(Gamzatti)。

被公主美貌所惑的索羅,眨眼便忘了原本山盟海誓的心上人,祭司密告國王尼姬雅與索羅的戀情,原想置索羅於死,國王卻下令處死尼姬雅;心地善良的甘札蒂召來情敵,要她趁機逃離王宮求生路,卻因尼姬雅試圖下手除掉情敵,仁慈轉為仇恨,兩女上演起「不是妳死、便是我亡」的老戲碼。甘札蒂假索羅之名,送了藏有毒蛇的花籃給尼姬雅,造成舞姬在劇毒中翩翩起舞直至身亡。

目擊愛人慘死的索羅至此皤然醒悟,卻悔不當初,因而沉溺於鴉片,靠幻覺滿足與愛人共舞的歡情。然而,婚禮近在眼前,殺人的奪愛的背叛的死去的,通通群聚一堂,不討個恩怨了結不痛快……

「這故事不像其他王子公主的童話式芭蕾舞劇,『人味』很重,充滿神秘感,角色性格鮮明,能讓觀眾在很短時間內進入情境,是很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此次引進美國芭蕾舞團來台演出《舞姬》的王澤馨如此分析。

暌違十二年再訪演出精采《舞姬》

一九四○年創團的美國芭蕾舞團,歷經露西亞.切斯(Lucia Chase)、奧利佛.史密斯(Oliver Smith)、米夏.巴瑞辛尼可夫(Mikhail Baryshnikov)等藝術總監的領導,以及與巴蘭欽、瑪可洛娃、傑瑞米.羅賓斯、崔拉.莎普等明星編舞家的合作,累積五百多支舞碼,巡演過四十多國,是美國唯一的國家舞團,而睽違十二年後再次來台演出,便帶來規模宏大、國內尚未曾全本演出的《舞姬》以饗觀眾。

王澤馨指出,《舞姬》的內容不同於台灣觀眾耳熟能詳的《天鵝湖》、《吉賽兒》等古典芭蕾,卻有其經典地位。佩堤帕版本於一八七七年首演,雖轟動一時,後來卻湮沒於歷史中,直到百年後,馳名國際的芭蕾伶娜納塔莉.瑪可洛娃(Natalia Makarova)為ABT復排,《舞姬》方重現江湖。

和巴瑞辛尼可夫同樣赴美尋求政治庇護的瑪可洛娃,先於一九七四年排出《舞姬》著名的第二幕〈黑暗王國Kingdom of the Shades〉,當廿四位身著tutu(芭蕾蓬裙)的群舞者自斜坡上逐一緩緩出現,整齊劃一的優美身段,是《舞姬》最令人難忘的畫面,英國編舞家Antony Tutor更盛讚她改造了ABT的群舞演員。一九七九年,瑪可洛娃排出原本佚失的第四幕場景,無論是尼姬雅悠盪於索羅和甘札蒂之間的三人舞場面,或神殿崩塌的景象出現在優雅古典的芭蕾舞台上,在在成就了《舞姬》超越時代的戲劇力量,也讓這支舞劇重新完整現身於世人面前。

「開幕之夜」舞星上陣飆選粹

在現任藝術總監Kevin McKenzie領軍下,此次ABT浩浩蕩蕩共有一百卅位團員來台演出,其中包括了詮釋角色以內斂典雅見長的首席茱莉.肯特(Julie Kent)、首位加入俄羅斯波修瓦芭蕾舞團的美國舞者大衛.荷伯格(David Hallberg)、當紅明星舞者Xiomara Rayes、深受台灣觀眾喜愛的Daniil Simkin和Sarah Lane等。除了《舞姬》外,ABT舞星也將於「開幕之夜」輪番登台獻藝,帶來Cruel WorldDiana & Acteon、巴黎火焰雙人舞,以及克里斯多佛.惠爾頓(Christopher Wheeldon)編創的Thirteen Diversions等古典、現代芭蕾選粹。

作為美國國家級舞團,自然背負文化交流的使命,ABT至各國演出都會與當地樂團合作,此次「開幕之夜」和《舞姬》都由長榮交響樂團現場演出,而舞團也會徵選當地演員參與演出群眾角色,徵選辦法將於近日公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東方主義風潮與前衛用藥文化

《舞姬》創作於十九世紀下半葉,呈現俄國人對古老印度皇宮的想法,從金碧輝煌的舞台和特殊的服裝,到印度神廟到淒美的愛情。神廟舞者愛上勇士,勇士見異思遷,皇族又因嫉妒而殺人等狂烈的情愛,都帶有神秘的異國色彩。當無關道德規範的愛情發生在遙遠的陸地上、當索羅許下諾言時,神殿轟然倒塌,神跡顯靈,無非是東方主義的一種反映,歐陸對於東方的想像。

然而,卻也是這種帶有距離、充滿想像力的美,滿足了創作者的異國奇想,造就藝術家無限的創作自由。十九與廿世紀之交,西方藝術風格漸受到東方潮流影響,浦契尼的歌劇《杜蘭朵》為其代表,具有充滿想像力的異國輪廓和強烈的中國色彩。

另外,舞作中描繪藥後的夢幻迷境,堪稱十九世紀的前衛之作。傷痛欲絕的索羅用吸食鴉片將自己麻醉,心神恍惚並幻想著與尼姬雅共度美好時光;也巧妙對照了十九世紀,隱射歐洲從印度進口被視為萬靈丹的鴉片,不知節制的使用文化,導致接踵而來的「上癮」副作用,造成社會問題,甚至引發戰爭。(柯喬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