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夫人》的悲戀故事與絕美音樂,總是會讓人為之垂淚。
《蝴蝶夫人》的悲戀故事與絕美音樂,總是會讓人為之垂淚。(國家交響樂團、Opera Australia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蝴蝶夫人》:秋秋桑的前世今生 和式劇場 一景到底

《蝴蝶夫人》 讓你陪紅顏落淚

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跨國歌劇《蝴蝶夫人》,是NSO第廿五個樂季的壓軸。這部作品可說是澳洲歌劇團的里程碑製作,花費三年的時間,以「一景到底」的方式呈現。「浦契尼曾說這齣戲是講小人物的大悲哀。」導演奧森保德戲稱:「我們能做的就是讓觀眾流淚。」

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跨國歌劇《蝴蝶夫人》,是NSO第廿五個樂季的壓軸。這部作品可說是澳洲歌劇團的里程碑製作,花費三年的時間,以「一景到底」的方式呈現。「浦契尼曾說這齣戲是講小人物的大悲哀。」導演奧森保德戲稱:「我們能做的就是讓觀眾流淚。」

「將有那美好的一天,我們會看見一縷輕煙自遙遠的海上昇起。一艘船出現。白色的船駛入港口,禮炮隆隆響起,看見了嗎?他來了!我不去接他,我才不去呢!我要留在這裡,在山丘上等候,即使要等很久很久,我也可以忍受……」即使台下每一位的觀眾早已心知肚明,她的愛人不會再回頭愛她,但當蝴蝶夫人壓抑著內心的恐懼,用堅定的語氣唱起了詠歎調〈美好的一日〉時,總又甘願地陪著她肝腸寸斷。這就是浦契尼的功力所在,讓主角嘴裡唱著信念,卻用管絃樂全力鋪陳女主角錯綜複雜的內心糾結,在劇情達到最深刻的時機催入濃烈的情感,讓人再也無法扼抑地灑下淚來。

澳洲歌劇團的里程碑製作

NSO第廿五個樂季的壓軸,就是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跨國歌劇《蝴蝶夫人》。這部作品可說是澳洲歌劇團的里程碑製作,花費三年的時間,以「一景到底」的方式呈現,舞台地板鋪上榻榻米,四周搭配紙捲簾作為和式拉門,加上禪意十足的池塘上、櫻花瓣、花道等細膩的日式劇場手法,同時混合現代簡約風格與十九世紀末懷舊的美國色彩。而由於當時許多畫家受到東方藝術影響,因此劇中的戲服也參考畫作設計。導演莫法特.奧森保德(Moffatt Oxenbould)解釋道:「我們希望呈現的是西方人的角色都穿著較不鮮豔的顏色,如乳白色或咖啡色,而日本的角色則是配合角色,穿著鮮豔色彩的服裝登場。」此外,由於作品以現代人的眼光重新詮釋劇場的手法,更讓導演獲得澳洲墨爾本「綠屋獎」最佳製作獎與最佳導演獎。

《蝴蝶夫人》中,女主角的角色相當吃重,幾乎是一場個人秀,由以演唱此劇聞名的澳籍女高音雪兒.巴克擔綱。台灣歌手除了同樣飾演蝴蝶夫人一角的林玲慧外,還有巫白玉璽、蔡文浩、翁若珮、王典等人。當然,不可或缺的就是指揮呂紹嘉。二○○○年受邀在雪梨歌劇院指揮此製作後,不僅以此劇建立口碑,寫下日後與該院多次合作的演出紀錄,更獲得「浦契尼歌劇最佳詮釋者」封號。

我們能做的就是讓觀眾流淚。

「浦契尼曾說這齣戲是講小人物的大悲哀。」導演奧森保德戲稱:「我們能做的就是讓觀眾流淚。」呂紹嘉也認為浦契尼的音樂高貴、感人:「是至情至性,不是令人嚎啕大哭,而是觀眾心有所感所流下的一滴眼淚。」黃金組合讓票券在啟售後的三天內創下六場平均將近五成的傲人成績,浦契尼最深情動人的歌劇《蝴蝶夫人》,相信將再次感動台灣觀眾的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