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能盛的《羅曼史》聚焦於影響柴可夫斯基其人、其作深遠的數段關係。
余能盛的《羅曼史》聚焦於影響柴可夫斯基其人、其作深遠的數段關係。(台北室內芭蕾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羅曼史》

余能盛 再探柴可夫斯基的愛與樂

《羅曼史~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與人生》是旅歐編舞家余能盛第四度切入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世界,以芭蕾詮釋其人生與創作的舞劇;以柴氏的《弦樂小夜曲》、《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編舞,余能盛藉此探討柴氏的數段親密關係。

《羅曼史~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與人生》是旅歐編舞家余能盛第四度切入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世界,以芭蕾詮釋其人生與創作的舞劇;以柴氏的《弦樂小夜曲》、《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編舞,余能盛藉此探討柴氏的數段親密關係。

台北室內芭蕾舞團《羅曼史~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與人生》

8/4  19:30 臺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8/10~11  19:30   8/12  15:0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8/18  19:30   8/19  15:00

臺南市立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2-33939888

從一九九八年呈現《柴可夫斯基》短篇,二○○六年推出《柴可夫斯基.寂寞芳心》,○七年《當芭蕾邂逅柴可夫斯基》,今年,旅歐編舞家余能盛四度以芭蕾直探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世界,聚焦於影響柴可夫斯基其人、其作深遠的數段關係,作品名稱《羅曼史》,演繹音樂家糾葛壓抑、透過音樂宣洩的強烈情感。

柴可夫斯基是十九世紀浪漫樂派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也是與舞蹈關聯甚深的音樂家,創作了《天鵝湖》、《睡美人》、《胡桃鉗》等突破傳統、富情感張力的舞劇音樂。然而,對余能盛來說,以柴可夫斯基不為芭蕾而作的其他音樂編舞,才是更大的挑戰,也更近於探索音樂家私人情感世界的企圖,此次便以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編制舞劇。

著眼柴可夫斯基的幾段親密關係

柴可夫斯基一生的情感遭遇並不順遂,他曾和一名主動、強烈追求他的女學生結婚,卻幾乎在蜜月期就為這段婚姻關係情緒崩潰,隨後聽從友人建議,雖終生未離異,卻不再和妻子往來。據傳他和外甥Bob有隱而不宣的戀愛關係,而他曖昧的死因也被認為與其同性戀傾向有關,但是,最為世人注目的,恐怕還是柴可夫斯基與長期資助人梅克夫人之間難以界定的情感關係。

兩人長達十三年不見面,只以書信往來,而梅克夫人的知音與慷慨,讓柴可夫斯基很長一段時間不需擔憂經濟來源,專心創作。然而,一八九○年梅克夫人宣稱她因破產無法繼續給予柴可夫斯基金錢援助,對兩人關係造成重大打擊。在那個沒有網路、消息不流通的時代,兩人隨後各自抑鬱而終,也徒增後人嘆息與好奇——兩人親密無間的精神交流,是出於知己相契,或是柏拉圖式的愛情?

《羅曼史》的戲劇性,便著眼於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外甥Bob、妻子米留可娃等關係。其中,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的「男與女」、「音樂家與資助人」、「創作者與鑑賞者」等複雜難解的相對位置,更是余能盛屢次以不同曲目和舞蹈呈現的重點所在。

邀請國外指揮與舞者共襄盛舉

過去,余能盛曾嘗試從《悲愴交響曲》、《第四號交響曲》、《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等曲目詮釋柴可夫斯基的感情與創作生涯,這回則選擇以四個樂章構成的《弦樂小夜曲》和音色絢爛、旋律哀愁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搬演層層掩映的情感韻事,並邀請德國德紹歌劇院音樂總監Antony Hermus和國內指揮蕭邦享,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灣獨奏家交響樂團合作演出。

延續過去邀請外籍芭蕾舞者與國內舞者同台交流的傳統,此次台北室內芭蕾舞團也邀請兩位羅馬尼亞芭蕾獨舞者與台灣的莊媛婷、洪嘉鈴、廖奕璇等舞者合作,編舞靈活快速、對舞者充滿耐心的余能盛,期待透過一年一度的返台公演,為台灣編創的芭蕾舞劇引進更多活水與激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