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柵夜間燈火倒映,氣氛古雅迷人。(黎家齊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入夜寧謐的熱門景點

浴火重生後的優雅——烏鎮

名列江南六大古鎮的烏鎮,在一九九九年的一場大火後,找到了重生的契機!經修復的古鎮被用心營造成如古畫般的旅遊園區。經營者採全面控管模式,原居民被請回經營商店、民宿,在那兒沒有中國一般旅遊區入夜後的喧嘩煩囂,寧靜一如亙古的傳奇。

名列江南六大古鎮的烏鎮,在一九九九年的一場大火後,找到了重生的契機!經修復的古鎮被用心營造成如古畫般的旅遊園區。經營者採全面控管模式,原居民被請回經營商店、民宿,在那兒沒有中國一般旅遊區入夜後的喧嘩煩囂,寧靜一如亙古的傳奇。

烏鎮,位於浙江省桐鄉市,全名應為「烏鎮」鎮,內分東柵與西柵兩個景區。與同省份的西塘、南潯,江蘇省的周莊、甪直、同裡並列江南六大古鎮。這個歷經一千三百多年,曾因京杭大運河興盛,也遭遇過無情戰火而破敗,總面積七十餘平方公里、總人口數不足兩萬的小鎮,如今卻以中國全國營收第二的國家5A級景區、名列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清單、榮獲亞太地區遺產保護傑出成就獎的妖嬈之姿,讓烏鎮的東、西兩柵再度傲視於各大旅遊指南之上,成為全球旅人魂縈夢牽之地。到底是什麼原因,能讓這水鄉擁有現在的魅力?一九九九年的一場大火,似乎是讓這個古鎮浴火重生的起點。

一場火災的善後  開創小鎮重生契機

當年桐鄉市市長的助理,就是今日「烏鎮旅遊公司」的總裁陳向宏,身為烏鎮人的他,正是那場火災善後小組的負責人,也因如此,在那之後,他便順勢留了下來為自己的家鄉進行重建與開發。不諳建築與古蹟保存的陳向宏,憑著自己的與努力、研究與天賦甚至是想像,先把當地的村民給遷出去,把電線、水管等現代化的痕跡,整理好埋到地下。接著遍訪當地耆老,從訪談中一筆筆描繪下他們口中的樣貌,然後再用「以舊整舊」的古法試圖回復古鎮的一磚一瓦。修不成的,就去別的鎮上,一塊塊搬回來再照樣拼上。

多年後,終於修復完成的古鎮,雖然有了大致的模樣,但是缺了人味兒,就像絕世美女沒了魂。於是他又向原本的鄉親招手,要大家回來經營民宿、茶肆、酒莊、飯館、小店……然後由公司收租、統一管理,規定在景區內沒有一個店賣相同的商品,以保證承租商家的利潤,但是旅遊公司會定期檢查貨物品質及市場訂價,以免遊客的權益受到損傷。

另外景區內只准銷售由公司出產或是統一進貨的大宗消費性商品(如酒、水、飲料、零食等),甚至各飯店、民宿的菜色到能擺幾張桌椅、床位也都有規定,以維持公司營運利潤、兼顧品管、避免惡性競爭。當然這些管理措施,對買了門票初來乍到、只待個兩三天的遊客來說,都應該難以察覺,還只道是烏鎮的商店種類逛不完似地多,品質也都好,但是說到價錢:卻也是一致地稍高。

全面控管下  少了喧囂多了安詳 

這「烏鎮管理模式」在中國開啟了新的一種旅遊經營大門。全面控管的原則聽起來嚴格,缺乏人性,但走在烏鎮街頭的感覺卻並非如此。親切溫和的笑容,取代了虎視眈眈隨時想坑殺觀光客的眼神,乾淨的石板路上,也少了散落的瓶瓶罐罐與昨夜向外潑的汙水痕。而且在老字號的店內,還可以見到前人的技藝在留傳,「益大絲號」中仍有女工種桑養蠶、抽絲剝繭紡絲線;「敘昌醬園」院內滿園子隱約看得見「咸豐九年」字樣的青灰色醬缸,也還依稀透著醬香;而且逛到「高公生糟坊」時,尚可以一啜自明朝就聞名的三白酒,品嘗一下它到底是如何地香。

當然「一商店一特色」最好的還是到了晚上,沉靜下來的古鎮,沒有被囂沸的叫賣聲整得鑼鼓喧天,更不會有讓人無法忍受、咚嘰咚嘰鬧整晚的酒吧一條街!烏鎮的夜,來的似乎比中國其他景區都來的早,也安詳。東柵因為尚有民居的關係,晚上五點過後根本不開放;西柵晚上十一點熄景觀燈,店家也大多在十二點鐘前打烊。坐在月下烏鎮的石橋上乘涼,恬靜地有如在捷克的庫倫洛夫(Cesky Krumlov)溪畔,或迪士尼王國夢幻城堡的護城河前。

但想到這美景下的經營之道,到底是資本主義迅速發展所致呢?還是在社會主義的精神架構下,才有的思維模式?「咚、咚咚!咚、咚咚!」打更的人來了,自古留傳地「天乾物燥,小心火燭」的吟哦,彷彿是告訴我:熄了手上的菸吧,不必多想……

廣告圖片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