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風樂坊
采風樂坊(國家兩廳院 提供)
音樂

東西古樂的碰撞 跨越時空的交會 「太陽與月亮的美麗邂逅」 國寶廖瓊枝也獻唱

讓東方與西方的「古樂」在舞台上碰撞,會迸出怎樣的璀璨火花?由采風樂坊與科隆中世紀人聲古樂團合作演出的音樂會「太陽與月亮的美麗邂逅」,不但將各自展演東西古樂,更以當代作品作為媒介和平台來對話,邀請台灣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國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創新曲,並邀國寶級歌仔戲演員廖瓊枝參與演出,打造東西人聲的奇妙交會。

文字|李秋玫
第269期 / 2015年05月號

讓東方與西方的「古樂」在舞台上碰撞,會迸出怎樣的璀璨火花?由采風樂坊與科隆中世紀人聲古樂團合作演出的音樂會「太陽與月亮的美麗邂逅」,不但將各自展演東西古樂,更以當代作品作為媒介和平台來對話,邀請台灣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國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創新曲,並邀國寶級歌仔戲演員廖瓊枝參與演出,打造東西人聲的奇妙交會。

太陽與月亮的美麗邂逅

5/16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5024960

白晝,有明亮的太陽;黑夜,有嫻靜月亮。兩者看來互不相容,然而別忘了當早晨的太陽要替代月亮的時候,我們看到晨曦;當傍晚月亮要與太陽替換之間,我們看到晚霞。晨曦與晚霞雖然短暫,卻比一成不變的天空來得光彩絢爛。

太陽與月亮交相輝映

「從音樂上看來,之前一直覺得西方比較陽剛,就像太陽;東方比較柔和,就像月亮。但當我聽到古樂團的音樂之後,這個印象就變得相反了。」采風樂坊藝術總監黃正銘有所感觸地說,同樣都源自於古老傳統,國樂與西方古樂從樂器、曲風到詮釋的方法,卻各都有不一樣的發展。既然發現既定印象可以因為近身接觸而改變,那麼為什麼不能夠將這個感觸突顯,讓東方與西方的「古樂」在舞台上碰撞?因此,一向致力於傳統國樂創新的采風樂坊,特邀「科隆中世紀人聲古樂團」(Ars Choralis Coeln)來台,讓東西方傳統同台競演。

上半場由科隆中世紀人聲古樂團打頭陣,主要演出歷史上第一位留名的女性作曲家希德嘉.馮.賓根(Hildegard von Bingen)的作品。從當時「紐姆記譜」的考證、古器樂的還原再造、服裝舞台的設計、祭儀和燈光的考究之後推上舞台,重現九百多年前中世紀音樂的神聖樣貌。再加上葛利果聖歌和從科隆大教堂及教區博物館收藏的十三世紀唱經本(Antiphonary)中節選出的合唱詩歌,使得賓根和當時音樂的風格再度呈現眼前!

東西方交會  賦予新意義

下半場則換采風樂坊上場,推出《步步嬌》、《行街》、《上四套》等經典器樂曲,從崑曲、絲竹合奏、北管絲竹到江南絲竹來對應。當然,在各自推出拿手絕活後,就是兩團的交會了。但到底要用什麼形式呢?黃正銘說:「在當代交會,我們就以當代作品作為媒介和平台,讓兩者對話。」為此,節目特別邀請駐團作曲家董昭民及德國作曲家Oxana Omelchuk各創作一首當代樂曲首演。而除了樂器之外,黃正銘認為也應該有人聲的對話,因而商請歌仔戲國寶廖瓊枝,在絲竹樂團伴奏下演唱《長恨歌》。黃正銘透露說:「之前采風舉辦了一個工作坊,邀請廖老師前來演唱,結果在場的古樂團團長瑪麗亞(Maria Jonas)大為驚訝,覺得歌仔調怎麼那麼美,而且和古樂聖歌的搭配竟然一點也不突兀。」

最後,黃正銘也將依據楊貴妃的故事親自創作《馬嵬坡》讓兩團交錯演奏。他解釋,安祿山的造反,被害得唐玄宗落荒而逃,大臣指出是楊貴妃禍國殃民,要求處死她,害得楊貴妃最終自縊馬嵬坡。然而他卻不平地說:「錯的根本不是她,而是皇帝!」於是他請歌仔戲乾旦林顯源作詞,以女性主義的角度賦予新的意義。有趣的是,在完整的段落間,瑪麗亞也找出中世紀相同意境的歌曲作穿插,描繪紅顏在古今皆令人欷噓的命運。到了最後一曲,更設計讓廖瓊枝的歌仔調進入古樂歌聲中,讓兩位女聲的吟唱相互交錯起落。

當近幾十年來西方國家展開古樂復興運動、復原古樂器時,國樂器卻保留著原有的形制。一樣使用古樂器,他們翻譯古譜、重新演奏;我們卻創作新曲、尋求變化。東西方的傳統到底有什麼不同?兩方合作又能夠相互激發出什麼新意?在這場音樂會中,他們樂於省思、也樂於嘗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希德嘉.馮.賓根  中世紀傳奇女傑

希德嘉.馮.賓根(1098-1179)是中世紀的傳奇人物。她是位神學家和修道院院長,在她創建位於萊茵河畔的魯培爾特斯堡修道院(Kloster Rupertsberg)任職。她以自己「神視」的能力作為一生的創作基底,留下傲人的著作,舉凡音樂、繪畫、醫學、地理、語言、文學甚至女性主義等,都有深入的研究及著作留世。

她是德國第一位女性自然學研究家,也是第一位具書寫能力的女性醫生和醫療師,她將以藥草、動物和礦石為人治病的心得收錄在Causae et curae這本醫書中,也寫了另一本敘述自然界歷史的書Physica。她還發明了一種「秘名語」(Lingua Ignota),以廿三個「秘名字母」(litterae ignotae)組成,大約有九百個詞彙,可說是人造語言的前鋒。在文學與思想上的成就,也被後人拿來與義大利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相提並論。

在宗教與神學領域的奉獻,及她的博學和廣為人知的精準預言,使她在中世紀的歐洲可謂無人不曉,近代的德國甚至掀起一股研究「希德嘉熱」的風潮。不過不只於此,她在音樂上的成就更是為人稱道。作為第一位歷史上被記載的女性作曲家,她約有八十首作品留存下來,數量遠超過絕大多數的中世紀作曲家。除了讚美詩歌、對唱詩歌及答唱詩歌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宗教劇《美德典律》Ordo Virtutum,這是一齣早期的清唱劇,全由女聲組成,唯一的男聲即代表魔鬼。

作為當時的精神導師,賓根也得到教宗和國王的敬重。在她有生之年,就已享有「萊茵女先知」的美名,而在二○一二年十月七日那天,賓根更被封為天主教會第卅五位聖人。(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