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再興與馬水龍於2010年7月為本刊進行對談時合影。
邱再興與馬水龍於2010年7月為本刊進行對談時合影。(許斌 攝)
紀念大師 In Memoriam 瀟灑獨行俠—馬水龍

昔時同窗 音樂路上的摯友

邱再興憶馬水龍

馬水龍的小學同窗,知名企業家、鳳甲美術館創辦人邱再興也是因為音樂與馬水龍結為終生好友,一起打造讓作曲家發聲的「春秋樂集」,他也將為馬水龍的樂譜進行完整的出版。在邱再興眼中,是一個沒有私心,對於朋友、學生的問題,都會全力以赴解決的人,對於自己鍾愛的音樂,更可說是「沒有音樂,就沒有馬水龍。」

馬水龍的小學同窗,知名企業家、鳳甲美術館創辦人邱再興也是因為音樂與馬水龍結為終生好友,一起打造讓作曲家發聲的「春秋樂集」,他也將為馬水龍的樂譜進行完整的出版。在邱再興眼中,是一個沒有私心,對於朋友、學生的問題,都會全力以赴解決的人,對於自己鍾愛的音樂,更可說是「沒有音樂,就沒有馬水龍。」

與馬水龍交情超過一甲子的鳳甲美術館創辦人邱再興,是少數有見到馬水龍最後一面的朋友。邱再興說:「馬老師個性不喜歡麻煩別人,就連生病也沒什麼人知道,就是不想給別人帶來麻煩。」就連二月份邱再興出版自傳的發表會上,馬水龍還是照常上台致詞,邱再興完全不知道馬水龍已經重病未期。

說起來,他們兩人還是病友。馬水龍七年前診斷出肝癌,差不多時間邱再興也被診斷出攝護腺癌,「我們兩人都選擇非正規的治療,他手術後,跟我一樣沒有做化療或放療,我們一起去做『能量治療』,病情一直控制得很好。」兩人談論過生死嗎?「生病後,馬老師把生死也看得很開,沒有什麼畏懼。」

音樂  是他倆友誼的關鍵與牽掛

雖然看開生死,但說起與好友的最後一面,邱再興還是有些哽咽:「我們見面還是哭啊,捨不得,後來我們聊了一些佛經開導彼此。」馬水龍唯一掛心的是關於他作品的樂譜,文化部原承諾出版,結果只出了一冊便無下文,邱再興承諾負責後續樂譜的出版,預計明年將完成所有馬水龍作品的出版,「這對台灣的音樂界有很重要的意義。」

事實上,音樂也是邱再興與馬水龍建立交情的關鍵。

他們兩人都出身於基隆,是國小同學,一樣家境貧困,邱再興是該校少數考上建國中學的畢業生,但家境不好,沒有地方讀書,國小校長特別准許他到國小的教室念書。一樣家境不好的馬水龍,對音樂有極大的熱情,家中無琴可練,校長便出借學校的風琴。一個練琴,一個讀書,偌大的校園就只有他們二個人,他們第一次的交情便開始於這個時候。

邱再興還記得:「我那時候喜歡文學,我們還約好了,以後有機會,我寫詞,他譜曲。」少年的約定,抵不過人生曲折的變化,邱再興到台北念大學,馬水龍繼續鑽研音樂,離開了那段在基隆小學裡「共讀」的歲月,他們就不再碰面。

第二次的緣分是在,邱再興想投身藝術領域時,馬水龍建議他可以將資源投入音樂領域,兩人共同創辦「春秋樂集」,當時在臺北藝術大學任職的馬水龍發現,台灣音樂科系培養了許多作曲人才,這些人才畢業後,完全沒有作品發表的管道,也沒有經費找樂團演出作品。於是,邱再興出資每年挑選優秀作品演出,許多台灣作曲家都曾得過春秋樂集的支助,這項計畫一直持續至今。

沒有音樂  就沒有馬水龍

熱愛音樂的馬水龍,對人生的看法卻相當務實。邱再興的長子是台灣的指揮家邱君強,他在大學念的是化工,大一時堅持想改念音樂,邱再興無計可施,叫兒子去找馬水龍談。馬水龍只問邱君強一句話:「你對音樂有多大的熱情?如果是沒有音樂會死的話,再考慮轉系。」之後,邱君強仔考慮後,選擇把大學四年的化工好好念完。畢業後,他才打定了主意,到德國念指揮。

若把馬水龍當初問邱君強的問題拿來問他自己,答案無疑是:「沒有音樂,就沒有馬水龍。」邱再興說,馬水龍的音樂都來自生活的養分,他在馬水龍的音樂裡聽到許多台灣元素:「我常想起,以前小時候我們會一起去看野台戲,一起玩的場景。」這些帶著台灣味的童年記憶都化成了音符,走進馬水龍的作品裡。

晚年的馬水龍,也一度遠離了音樂,邱再興說:「因為身體健康不若以往,沒有體力、專注力也不夠,馬老師有陣子沒再碰音樂,反而是畫起畫來了。」他分析,音樂對馬水龍來說是一份嚴肅的工作,需要盡善盡美去完成它,當體力不足以應付、心智無法專注時,他需要用另一種方式去宣洩情感,繪畫也就成為他晚年比較沒有心理負擔的創作出口。

邱再興形容馬水龍,是一個沒有私心,對於朋友、學生的問題,都會全力以赴解決的人。他在台灣桃李滿天下,但在病榻最後的日子,馬水龍交代不公祭,連家祭也省去,一如他生前簡約的性格。過逝的消息,家屬也刻意延後一週向外發布,許多沒見到最後一面的學生和親友莫不哀傷錯愕。

即便是見到最後一面的邱再興也說:「我走出病房的時候,我還覺得我們還會見到面,不會那麼快……」悲傷裡還是有些光亮,還好台灣曾經有過馬水龍,他留下了許多台灣特色的作品,記錄了他自己,也記錄了某段台灣的回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