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輯(一) 舞蹈‧治療(上)

舞蹈‧治療(上)

一場SARS,令全島陷入如同瘟疫蔓延困處圍城的恐懼中,不僅對表演藝術界造成難以估算的損傷,更使得原計畫於今年八月登場、可視為國內舞壇大團結的國際舞蹈會議被迫延期;如今,在所謂的後SARS時代,我們積極尋求療癒之道,努力重建生活原貌,我們戴口罩、勤洗手、在家讀書,並且,學習與無常共處。

藝術與治療的關係本就存在,卻於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更顯重要,本期試圖將焦點鎖定「舞蹈‧治療」──原將於國際舞蹈會議演出的一個要角──從舞蹈這門藝術如何在欣賞、演出之外,被發展應用作為一項治療方法,勾勒其在地的現況與未來,再進一步於下一期,反觀舞蹈工作者自身可能發生的舞蹈傷害與恐懼,以及預防、復健與療癒之法。

文字|本刊編輯部
第127期 / 2003年07月號

一場SARS,令全島陷入如同瘟疫蔓延困處圍城的恐懼中,不僅對表演藝術界造成難以估算的損傷,更使得原計畫於今年八月登場、可視為國內舞壇大團結的國際舞蹈會議被迫延期;如今,在所謂的後SARS時代,我們積極尋求療癒之道,努力重建生活原貌,我們戴口罩、勤洗手、在家讀書,並且,學習與無常共處。

藝術與治療的關係本就存在,卻於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更顯重要,本期試圖將焦點鎖定「舞蹈‧治療」──原將於國際舞蹈會議演出的一個要角──從舞蹈這門藝術如何在欣賞、演出之外,被發展應用作為一項治療方法,勾勒其在地的現況與未來,再進一步於下一期,反觀舞蹈工作者自身可能發生的舞蹈傷害與恐懼,以及預防、復健與療癒之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