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是今年國話劇院集結了各路高手打造的重磅戲。
《杜甫》是今年國話劇院集結了各路高手打造的重磅戲。(孫瑞青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中國國家話劇院搬演《杜甫》 引來「詩聖」發「密函」

整修六年、終於重新開張的上海美琪大戲院,定位為「精選劇場」,並將每年四月演出季命名為「琪遇季」。今年首個「琪遇季」邀來中國國家話劇院的《杜甫》,由王曉鷹執導,以杜甫曲折的人生經歷為主要線索,塑造他正直憐憫、憤世嫉俗、錚錚鐵骨的知識分子形象。但《杜甫》上演後,網路卻瘋傳一封來自「唐朝詩人杜甫」的「密函」,原來是評論者假托杜甫口吻,對演出表達「意見」。

整修六年、終於重新開張的上海美琪大戲院,定位為「精選劇場」,並將每年四月演出季命名為「琪遇季」。今年首個「琪遇季」邀來中國國家話劇院的《杜甫》,由王曉鷹執導,以杜甫曲折的人生經歷為主要線索,塑造他正直憐憫、憤世嫉俗、錚錚鐵骨的知識分子形象。但《杜甫》上演後,網路卻瘋傳一封來自「唐朝詩人杜甫」的「密函」,原來是評論者假托杜甫口吻,對演出表達「意見」。

楊花漫柳絮飄,正是人間四月天。

滬上歷史悠長、極負盛名的舞台場館——美琪大戲院,在經歷了六年之久的大規模改造修繕後,重新煥發「美輪美奐,琪玉無瑕」的丰采。在這個春天,正式開門迎客。

這是一個曾被冠以「亞洲第一」 「遠東第一影劇院」美稱的戲院,蓄鬚明志的京劇大師梅蘭芳於抗戰勝利後,在這裡復出,上演了轟動一時的崑曲《遊園驚夢》……

世界芭蕾舞大師烏蘭諾娃等藝術家曾紛至沓來,著名作家張愛玲、白先勇等等都是這裡的常客。

《杜甫》大戲  參與上海「琪遇季」

有著七十五年悠久歷史的美琪大戲院此番重啟大幕,新開張的戲院定位「精選劇場」,鼓勵原創和新創劇碼,並將每年的春天四月演出季命名為「琪遇季」。作為首個「琪遇季」,除了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經典話劇《商鞅》作為揭幕大戲外,中國國家話劇院傾力打造的年度大劇《杜甫》也格外引人矚目。

詩聖杜甫是近年來中國網路媒體談論最多的唐朝詩人,流行語「杜甫最近很忙」即此之謂也。話劇《杜甫》是今年國話劇院集結了各路高手打造的重磅戲,導演王曉鷹、主演劉佩琦和編劇唐棟等,俱為中國劇壇一時人選。這部戲意圖通過刻畫杜甫「視國家為生命、以民生為己任」,以杜甫勵志效國、應試不中、困頓長安、安史禍亂、夢碎棄官、漂泊川渝等經歷為主要線索,塑造他正直憐憫、憤世嫉俗、錚錚鐵骨的知識分子形象。

王曉鷹稱,執導《杜甫》的目的就是要表現出對中國原創戲劇的基本理解,即「中國式舞台的現代表達」,傳達出一種中國式的哲理思考。

意想不到的是,《杜甫》上演後,卻收到了一封來自「唐朝詩人杜甫」的「密函」。從幕起到幕落,從自媒體到新媒體到公眾號,這封在網路瘋傳的杜甫「密函」,乃是由評論者假託「唐朝詩人杜甫」的口吻,寫給中國國家話劇院的長信。

托言詩聖  評論意在言外

首先,「杜甫」在信中向編劇表示了敬意,隨後投訴道:你寫了我的仕途坎坷這段,讓我把為民求官一直掛在嘴上,因為你把唐朝的衰落特別是安史之亂作為了主背景,在這樣的大江大潮中,我在仕途的一次次失敗還是滿口為民、卻忠於朝廷,便顯得愚忠、迂腐。舞台上的我談不上虛偽,起碼是人格分裂。我不知道如今的觀眾是否會喜歡你筆下的這個我?我略有擔心,因為網友們對杜甫都很熟。」

對於編導的創作意圖,「杜甫」特別強調說:要想寫反腐,別拿我們古人說事,我們古人當年真要有那樣的覺悟,還用等到孫中山去推翻中國千年的封建皇權?要想寫反腐,還是要深入你們身邊的當代生活,用現實題材寫反腐,請放過我們這些封建老朽。

其次,關於人物塑造的問題。「杜甫」感謝編劇給他安排了一位紅顏知己和一位黃臉老婆。對於紅顏知己,「杜甫」有點享受,但對老婆,卻很不是滋味;他說:劇中我的老婆不像我的妻子,更像我的思想政治輔導員。她首先負責給我報喪,她一出場,我就會失去一位親人,我的母親、或者我的兒子。她的覺悟比我高,在我還沒想明白的時候,她先上前一步把思想問題給解決了,比如在我兒子奮勇投軍的問題上。

當然,「杜甫」也很體諒:劇作雖是話劇核心,但二度創作還靠導演,現在《杜甫》搞成這個樣子,責任不全在編劇身上。我們應該羨慕老舍,他能遇到懂劇作的焦菊隱大導演,焦先生更是中國話劇的真正的隱士啊,他希望在不忙的時候,能為焦菊隱寫首詩!

畢竟是忠良敦厚的詩聖,「杜甫」的信可不是「毒評」。他最後還是讚揚了該劇的舞美與服裝:一看就是花了心思更是花了錢的,舞美的質感與意境,比當時的唐朝還唐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