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套》中的歌手都有精采的唱功表現,左為飾船長妻子喬潔塔的左涵瀛,右為飾水手路易吉的海克特.桑多佛。
《外套》中的歌手都有精采的唱功表現,左為飾船長妻子喬潔塔的左涵瀛,右為飾水手路易吉的海克特.桑多佛。(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悲欣交集的絕美體驗

從《外套》的深沉、《修女安潔麗卡》的悲壯到《強尼.史基基》的瘋狂,浦契尼透過三種題材施展不世出的天才,完成了他生平最後一部完整創作的作品。而NSO也透過了這檔精緻的製作讓我們看見了《三聯劇》的極難與極美。相信在看過《三聯劇》後,你定會為當年這齣歌劇首演時所遭受的批評打抱不平,同時也能為NSO在成立卅周年之際推出如此精采的歌劇製作而喝采!

文字|呂岱衛
攝影|王永年
第297期 / 2017年09月號

從《外套》的深沉、《修女安潔麗卡》的悲壯到《強尼.史基基》的瘋狂,浦契尼透過三種題材施展不世出的天才,完成了他生平最後一部完整創作的作品。而NSO也透過了這檔精緻的製作讓我們看見了《三聯劇》的極難與極美。相信在看過《三聯劇》後,你定會為當年這齣歌劇首演時所遭受的批評打抱不平,同時也能為NSO在成立卅周年之際推出如此精采的歌劇製作而喝采!

NSO歌劇 浦契尼三部曲《外套》《修女安潔麗卡》《強尼.史基基》

7/19~23  台北 國家戲劇院

今夏,台灣最重要的樂壇盛事絕非NSO在七月所上演的浦契尼《三聯劇》Il Trittico莫屬了。說它重要並非自抬身價,放眼當今國際樂壇,少有歌劇院願意在樂季中排演三聯劇這樣的劇目。除了三劇聯演時間過久外,登場角色眾多以致選角不易也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這三部劇在劇情背景與音樂風格上毫無相關、南轅北轍,這不僅造成了歌劇導演在製作概念上的棘手,同時也考驗觀眾們如何來品味這麼一齣獨特的作品。

戲劇院四樓的音樂體驗

因此當NSO決定在本樂季推出浦契尼《三聯劇》用以紀念樂團成立卅周年時,筆者著實驚喜萬分,因為這不僅是國內歌劇演出的一大創舉,對NSO及國內眾聲樂家們來說也是一大挑戰。由於這次的《三聯劇》屬完整的歌劇製作,因此NSO特別移師到剛整修完畢的戲劇院上演。筆者所觀賞的正是三場演出中的第二場,在購票選位時也特別選了平常少有機會坐到的四樓,嘗試著體驗在不同音響效果下的樂團與歌手表現。

但在開演前一坐到四樓,馬上發現天花板離我好近哪,正擔心樂團音響是否會因此而打了折扣時,果然問題在第一齣劇《外套》Il Tabarro中馬上浮現。樂團波濤般的前奏一下,耳裡聽到的盡是扁平的音色,雖然在音量對比上能稍微彌補這缺憾,但還是少了些層次與深度。幸好當女主角,飾演船長妻子喬潔塔(Giorgetta)的左涵瀛一上場亮出歌喉時,樂團原本扁平的音色成了有力的鋪墊,無論是輕盈的水波或笨拙的舞曲,都能適切地讓角色的情緒有所醞釀。此外,呂紹嘉快慢得宜的曲速讓歌手在舞台動作與演唱上也能盡情發揮,無論是飾演老船長米凱列(Michele)的男中音孔炳宇或是飾演年輕水手路易吉(Luigi)的男高音海克特.桑多佛(Hector Sandoval)等人,都有十分精采的唱功表現。雖然由於劇情背景設定的關係,導演詹姆斯.羅賓森(James Robinson)刻意讓整齣劇呈現令人沉悶的灰暗,但卻也因這灰暗更加凝聚了終場那驚心動魄的戲劇張力。

歌手表現與樂團搭配恰到好處

《外套》是浦契尼在寫實主義歌劇中極為洗練的代表作,長度不過一小時的劇情,不僅得剪裁出適切精準的音樂,就連詠歎調的安排都得小心翼翼。就以本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二重唱〈我的夢想完全不一樣É ben altro il mio sogno!〉來說,浦契尼在此的音樂設計如同乍暖還寒時的百花齊放,為男女主角作足了情緒,同時也為歌詞中的夢想帶來更高層次的意念。而呂紹嘉在此處的詮釋如同在暗夜裡突放光明,應和著男女主角間的想望,彷彿抓到了夢想卻又稍縱即逝,如此絕妙的音響色彩讓人驚嘆。

隨後,筆者逐漸適應了戲劇院四樓的音響效果。接下來上演的第二齣劇《修女安潔麗卡》Suor Angelica原本就是筆者十分鐘愛的一齣獨幕劇,此次能親炙現場觀賞更是萬分期待。通常這齣劇較為人詬病的是前卅分鐘修女間的瑣事雜談實在過於無聊,然而本段落在導演的創新場景設計下,讓原本幽閉慘白的女子修道院轉換成照顧傷病孩童的醫院,不僅安排了孩子們在場上與修女互動,同時也讓舞台上各個修女的言行舉止多了些俏皮與淘氣。而說到此劇當然不得不提在這場演出中表現極為亮眼、飾演女侯爵的次女高音翁若珮。翁若珮的確是國內不可多得的次女高音,不僅音色別具風格,演技更是一流。浦契尼當年對女侯爵這角色的唱段設計像極了華格納《指環》裡那威儀十足的女神佛麗卡,一片語重心長的背後卻是包藏禍心,而翁若珮活靈活現的詮釋的確也讓人印象深刻、恨得牙癢癢。

當然,由女高音林玲慧所飾演的女主角安潔麗卡(Angelica)無疑是本劇的重中之重,相信只要聽過安潔麗卡演唱劇中經典詠歎調〈沒有媽媽的孩子Senza Mamma〉的樂迷們,無人能不感動掉淚。而林玲慧的演出豈止讓人揪心,那斷人肝腸的淒厲吶喊,搭配著浦契尼刻意營造的音樂張力,簡直錐心刺骨。不過當晚的演出呂紹嘉適度控制情緒,不讓樂團的音樂太過濫情,反而較強調音樂的鋪陳與林玲慧的戲感是否能支撐延續。筆者對於這樣的處理十分讚賞,比對起國外許多過於濫情的詮釋,呂紹嘉讓整部歌劇的情緒張力更加流暢,音樂呈現也更加合理。至於在劇終高潮時必定出現的孩童現身場景,各家導演的調度與設計本就大異其趣,而本劇導演羅賓森的手法雖稍嫌保守,但也算是能理解的安排了。

強尼.史基基本尊降臨

經過了大恨大悲之後,浦契尼安排在三聯劇壓軸的作品是他這輩子唯一的一齣喜歌劇《強尼.史基基》Gianni Schicchi。在本劇中浦契尼再度精煉題材,讓各式各樣短小詼諧的動機充斥全場,出神入化的手法非但讓人歎為觀止,搭配起諷刺荒謬的劇情更是精采絕倫。此次NSO邀請到國際樂壇以擅演強尼.史基基一角而知名的義大利男中音路奇歐.蓋洛(Lucio Gallo)來台擔綱演出,真是神來之筆,端看蓋洛一人掌控全場,一挑眉、一眨眼便猶如強尼.史基基本尊降臨,著實讓人大呼過癮。而國內眾家歌手在此劇的演出表現也不遑多讓,收放自如的搞笑演技、默契絕佳的走位與流暢自然的對戲都讓台下觀眾大開眼界。至於本劇中那首傳唱百年的經典詠歎調〈親愛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在女高音李佳蓉的詮釋下既深情款款又鬼靈精怪,著實是不可多得的精采演出。此外,筆者也十分喜愛導演在此劇中的舞台設計,五○年代普普風格的黑白相間布景,的確帶有一種奇幻的美感,比對起本劇的滑稽荒謬,竟也產生一種微妙的和諧。

從《外套》的深沉、《修女安潔麗卡》的悲壯到《強尼.史基基》的瘋狂,浦契尼透過三種題材施展不世出的天才,完成了他生平最後一部完整創作的作品。而NSO也透過了這檔精緻的製作讓我們看見了《三聯劇》的極難與極美。相信在看過《三聯劇》後,你定會為當年這齣歌劇首演時所遭受的批評打抱不平,同時也能為NSO在成立卅周年之際推出如此精采的歌劇製作而喝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