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n Mommert 攝 Théâtre de la Vill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自從她……之後所遺下的空缺 帕帕約安努為烏帕塔舞蹈劇場編創的Since She

Since She是烏帕塔舞蹈劇場邀請希臘視覺藝術與編舞家迪米特里.帕帕約安努編創的作品,舞作結合了兩種美學:既有碧娜舞蹈劇場,從日常生活姿態的引用中,截取身體動作,來探索「為何而動」的內在深層動機;又有帕帕約安努從自身希臘神話與形上學所提煉出的寓意,落實在其視覺藝術的美學之中,混合人體與素材如木頭、塑膠、金屬等,形塑而成馬戲般特技的肢體展現。而從這個作品裡,也讓人感受到導演對碧娜與烏帕塔舞蹈劇場,一份深摯的情感與祝福。

文字|葉根泉、Julian Mommert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Since She是烏帕塔舞蹈劇場邀請希臘視覺藝術與編舞家迪米特里.帕帕約安努編創的作品,舞作結合了兩種美學:既有碧娜舞蹈劇場,從日常生活姿態的引用中,截取身體動作,來探索「為何而動」的內在深層動機;又有帕帕約安努從自身希臘神話與形上學所提煉出的寓意,落實在其視覺藝術的美學之中,混合人體與素材如木頭、塑膠、金屬等,形塑而成馬戲般特技的肢體展現。而從這個作品裡,也讓人感受到導演對碧娜與烏帕塔舞蹈劇場,一份深摯的情感與祝福。

碧娜.鮑許(Pina Bausch)於二○○九年去世,倏忽至今已過十年。她所創立的烏帕塔舞蹈劇場( Tanztheater Wuppertal),所面臨該如何承續下去的問題:是要一直繼續演出碧娜所編的舊作?還是要找到新的活水源泉注入,讓舞團能延綿長久地走下去?舞團第一次找來希臘視覺藝術與編舞家迪米特里.帕帕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創作新作Since She,為舞團的出路尋找未來可行的作法與方向。

摸著石頭過河,齊心尋找未來

Since She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於烏帕塔舞蹈劇場首演,我所看的是今年七月十一日巴黎巡演的場次。一開始,從黝黯的舞台側邊出現一人拿著椅子,一邊擺放,一邊站立於椅子上,接力似陸陸續續一個接一個的團員出現,以腳不著地的方式,將椅子擺放像是橫渡長河,從一端到另一邊的彼岸。這個畫面最能表現烏帕塔舞蹈劇場在碧娜過逝之後的景況:每個人都在摸石頭過河,不知未來的終點在哪裡,卻能同心協力,一起渡過難關。帕帕約安努雖有其獨特的風格與視覺畫面的調度,但在Since She作品內,卻能處處與碧娜做聯結,例如開場的椅子,熟稔碧娜作品的觀眾馬上可以聯想到《穆勒咖啡館》Café Müller舞台上所布滿的椅子。帕帕約安努也複製《像是石頭上的青苔》Como el musguito en la piedra, ay si, si ,si (Like moss on a stone) ,女人背負著一棵樹往山坡走上去的意象,最後置放於舞台上層層堆疊黑色泡綿所矗立的山巒頂端。

法國評論人Jean-Frédéric Saumont形容這是他所搭造,引領人們精神盤旋上昇的帕德農神殿(Parthenon)(註),印尼籍女舞者Ditta Miranda Jasifi像神祇般盤坐其上,有如象徵已不在的碧娜,仍在場照看芸芸眾生。帕帕約安努讓舞者上上下下地爬昇又墜落,男女身體橫陳、上下倒置地慢速掉到坡底,如此重複不停的動作,就像神話中,薛西弗斯(Sisyphus)不斷負著巨石上坡,旋即又掉落的呼應,將生存的荒謬景況具象呈現在舞台上,但帕帕約安努從來不會僅嚴肅處理議題,他讓兩位男舞者戲耍、遊戲般在黑色高坡翻滾跳躍下來,生命的重量頓時變得輕盈,就像女舞者身上所穿的塑料長裙,被眾星拱月地簇擁,男人在旁努力搧風,讓裙擺飄逸像雲朵浮動起來。

(Julian Mommert 攝 Théâtre de la Ville 提供)

追憶故人,也叩問她離去後的世界

這裡又是他和碧娜風格很接近的地方:以輕馭重,往往先讓觀眾沉醉在歡愉的氛圍中,再猛然嚐到甜蜜後的苦澀。Since She從頭至尾都有濃郁黑色的底蘊:死亡,既是對碧娜驟逝的緬懷,更有一種假想的幻象:如果她還在,會是如何?資深女舞者Ruth Amarante雙眼覆蓋上給冥河擺渡人的錢幣,又掉落在地;木匠讓沒有生命的木偶活了過來,步履輕快、四肢靈動著,這些拉撒路(Lazarus)「死而復生」的意象與隱喻,讓舞台上即使是短暫停駐的時刻,有著深遠的情感投射。這裡是對故人的追憶,亦是對她離去後的世界的叩問。

就像此作品的標題:Since She,自從她……之後所遺下的空缺,世界是否變得更好?男女權力是否更為平等?人與人之間是否更能平和共融共處?特別在碧娜過去作品中,一再著墨男女兩性權力之間的拉扯、抵拒,並讓男女外在裝扮、衣著調換的跨越性別框限,帕帕約安努更加重力道,伴隨近幾年來,#MeToo反性侵、反性騷擾運動的風起雲湧,舞台上直接出現男人對女人性暴力的場景,延續如此重拍,帕帕約安努重現柏格曼( Ingmar Bergman)在其電影《處女之泉》The Virgin Spring的畫面:當父親得知女兒被人性侵殺害後,硬生生奮力將一棵樺樹拗斷,儀式性淨身洗手,執行其報仇的行動。這樣的因果循環,迪米特里把性別議題帶到現代的情境裡面,所彰顯仍是亙古不變,性別權力的對峙與相互的傷害。

在此同時,帕帕約安努不會只把女性形塑為弱者,《康乃馨》Carnations裡,男人引領所有舞者,包括劇院在場的觀眾跳四季舞蹈;Since She裡女舞者排排站,撩起長裙的裙擺露出大腿,教男舞者跳希臘民族舞蹈;帕帕約安努讓女性戴上象徵羊人(Satyr)公羊的面具,操弄性愛與情慾,迷倒眾生。其中最大剌剌戲謔性的處理,在一場看似廚藝的展示,男人拿起香腸,還噴出汁液,女人半蹲從胯下生出雞蛋,順利落在平底鍋上,炒成一盤男女兩人共享的菜餚。如此直白「食色性也」的表層字義,以直接指涉的物件與肢體動作來表現,雖讓我感覺有點失之輕佻,相對地,帕帕約安努也有直逼《穆勒咖啡館》男女被另一人擺布安置相擁,卻又失手掉落於地,並相互把對方用力甩向牆壁的椎心片段,Since She男女面對面,讓旁人替他們之間縫隙,插上滿布長針般的細條,最後兩人緊緊相擁,如萬箭穿心,細條箭矢般反彈射出去,實實在在令人感受到這樣的愛戀糾纏,心理與身體上的痛楚。

(Julian Mommert 攝 Théâtre de la Ville 提供)

結合兩種美學,期待再現過去榮光

Since She結合了兩種美學:既有碧娜舞蹈劇場,從日常生活姿態的引用中,截取身體動作,來探索「為何而動」的內在深層動機;又有帕帕約安努從自身希臘神話與形上學所提煉出的寓意,落實在其視覺藝術的美學之中,混合人體與素材如木頭、塑膠、金屬等,形塑而成馬戲般特技的肢體展現。評論人盛讚帕帕約安努重新塑造今日舞蹈劇場的樣貌,我卻從這個作品裡,感受到導演對於碧娜,對於烏帕塔舞蹈劇場,一份深摯的情感與祝福。如同最後大家合拍一張團體照,每個人在背景的幕上,抹出一道道華麗金粉,最終舞台畫面停滯於此,久久才燈光漸暗。亦如開頭大家同心協力去渡過長河,一人將所有的椅子扛在自己的肩頭,另一位獨自站立在倒立椅子的椅背上,殫思竭慮想要保持平衡不至於倒下,這些意象與畫面都是寄予烏帕塔的滿心冀望:能一路繼續持久地走下去,再現過去榮光。

參考網站/www.dansesaveclaplume.com/en-scene/1099120-tanztheater-wuppertal-since-she-de-dimitris-papaioannou/?fbclid=IwAR1BvgfjgBleFgTQpYLe2QtqTA74hzYV8LWvlYmbGEZb8v68hLdkc35-jgU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