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Beaujault 攝 Cie Non Nova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物質感官的身體政治 法國藝術家斐雅.美娜的警世寓言

法國藝術家斐雅.美娜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物質感官劇場」。她不但透過自然材質的變化,喚醒觀眾對生命的細微感知,也用身體介入現實議題,突顯表演藝術的詩意效果與政治效力。二○一六年她應德國卡賽爾文件展之邀,依「以雅典為鑒」和「身體議會」兩個題目開展了「非道德童話」三部曲,《母親家屋》為第一部,斐雅.美娜在其中運用物質與身體間的角力,創造出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並製造出豐富且開放的舞台意象。

文字|王世偉、Jean-Luc Beaujault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法國藝術家斐雅.美娜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物質感官劇場」。她不但透過自然材質的變化,喚醒觀眾對生命的細微感知,也用身體介入現實議題,突顯表演藝術的詩意效果與政治效力。二○一六年她應德國卡賽爾文件展之邀,依「以雅典為鑒」和「身體議會」兩個題目開展了「非道德童話」三部曲,《母親家屋》為第一部,斐雅.美娜在其中運用物質與身體間的角力,創造出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並製造出豐富且開放的舞台意象。

卡士鐵路奇(Romeo Castellucci)、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赫佐(Christian Rizzo)、凡.霍夫(Ivo van Hove),這些歐陸劇場大師都極為重視舞台表演的「物質性」(matérialité)。某些藝術家運用自然元素,塑造令人驚豔的舞台奇觀;某些創作者則透過物質的顏色、質感、運動和變化,觸動感知、激發想像。他們的作品刻意保留材質的原始狀態,突顯出可塑的有機性。這種舞台實驗遊走於劇場、舞蹈、行為藝術、裝置與造形藝術的邊界,無法被清楚定義。它跳脫物件劇場(théâtre d’objet)「擬人化」的形式,強調被操縱元素原有的動能與生命力;它也不是杜象(Duchamp)的「現成物創作」(ready made),因為它沒有解構作者和藝術品的意圖。這類型的演出讓表演者的身體介入物質的變化過程,製造出豐富的感官效果。

斐雅.美娜的物質感官創作

原本是男兒身的斐雅.美娜(Phia Ménard)學習雜耍出身,一九九八年他成立了「無關創新劇團」(Cie Non Nova),以拉丁文諺語「Non nova, sed nove(無關推陳出新,而是另闢新徑)」為名,提醒自己不要只發展獨具一格的創作,而是要改變大家看待事物的方式;同時,他也「遠離精湛的馬戲技藝,從不成熟的表演去探索舞蹈、劇場、表演藝術的精髓。」(註1)早期,美娜將雜技融入劇場敘事,以《轟炸時間》Zapptime#Remix(2003)(註2)和《打包袋》Doggy Bag(2007)突顯出新馬戲的戲劇性。變性之後,他完全顛覆過往的創作風格,展開一系列以有機物質為基礎的跨界實驗。

二○○八年,美娜開啟一系列名為「I.C.E.」的創作計畫,透過自然元素的變化,擴展雜耍表演的可能,延伸舞台敘事的想像。以「冰」為主的《P.P.P.》(2008)中,她從自身性別認同障礙出發,編織出一場幽默十足的詭異寓言。赤裸的表演者一邊抵抗墜落冰球的衝擊,一邊鏟開碎雪掙脫這侵肌透骨的心理窘境。二○一一年起,美娜展開「風」的創作,運用風扇裝置與輕柔塑料推出三部作品:《焚風揚起的午後》L'Après-midi d'un foehn(註3)讓大大小小的人型塑膠袋隨風起舞,不但具體呈現出無形的音樂性,也激發了老少觀眾的想像力;《氣旋》Vortex則形塑美娜身體上的變化,穿著厚重西裝的男人隨著狂風掙脫身上一層又一層的塑膠束縛,逐漸露出女性的胴體,透露性別解放的掙扎與自由;二○一七年創作的《黑骨》Les Os Noirs則用充氣的塑膠布將舞台化為一片暗湧的黑色汪洋,象徵讓人無法自拔的死亡陰影。

美娜另一條創作支線透過「水」批判父權遺毒,顯示流動自如又洶湧澎湃的女性能量。《昨日美人》Belle d’Hier(2015)的舞台上布滿一座座如雕像般的冰凍巨型服裝。隨著溫度升高,它們紛紛軟化、坍塌,而五名女舞者則像洗衣婦,以節奏分明的舞蹈動作,用棍棒槌打這些浸濕的衣裳。透過材質變化和身體勞動,美娜似乎暗喻未來將掀起一場女性革命,推翻空洞的男性霸權。《乾季》Saison Sèche(2018)運用空間變化和扮裝表演,表現女性受威權壓迫與掙脫束縛的過程。演出一開始,垂降的天花板剝奪了七名女性表演者的身體自主權,接著,她們用誇張的妝扮與動作諷刺沙文的男性形象,最後,隨著黑色墨水融化白色紙紮牆面,赤裸的她們一步步摧毀整座舞台空間。

(Jean-Luc Beaujault 攝 Cie Non Nova 提供)

以童話形式與物質變化  揭露現世困境

二○一六年,德國卡賽爾文件展(Kassel Documenta)邀請美娜依據「以雅典為鑒」(Apprendre d’Athènes)和「身體議會」(Pour un parlement des Corps)兩個題目開展全新作品。為了汲取演出素材,美娜實地走訪兩座城市,發現它們深刻的矛盾:雅典不僅孕育了西方文明,在難民潮和經濟危機之下,它也成為歐洲現代危機的濫觴;卡賽爾如今是當代藝術的輻輳,但它也曾是納粹掌握政權的前哨。此外,雅典藝術節「鳩佔鵲巢」的風波也給她創作上的刺激:為了讓藝術節更加國際化,新任總監楊.法布爾(Jan Fabre)在衛城策展一系列來自比利時的作品,引發希臘藝術家的群起抗議。在價值認同的衝突之下,美娜認為唯有擺脫過去的羈絆,才有開創未來的可能,如她所言:「假如我是希臘的藝術家,我會毀掉帕德嫩神廟和衛城,讓所有人不再被雅典共和國的歷史所牽絆。」(註4)

文件展的邀約促使美娜萌生發展「非道德童話」(Contes immoraux)三部曲。對她而言,以童話為名,一方面意味著人們永遠在追尋不存在的烏托邦,另一方面則因為卡賽爾是格林兄弟的故鄉。她企圖用虛構的寓言連結雅典和卡賽爾今非昔比的矛盾,同時也強調未竟的民主之業。透過相異的自然元素,三部曲分別呈現歐洲文明的凋零與崩毀:《母親家屋》Maison Mère運用紙箱和大雨,粉碎不堪一擊的刻板形象;《父親神殿》Temple Père以強風搗毀石灰建造的房舍,暗喻虛有其表的男性威權;《禁見》La Rencontre Interdite則透過煙霧與冰塊,呈現難以捉摸卻無所不在的神聖天意。

回應現世危機的《母親家屋》

在構思《母親家屋》時,美娜企圖以藝術創作回應歐盟近年來的危機,無論是希臘國債、難民問題、民粹主義崛起等。分崩離析的歐洲社會讓她回想起戰後家鄉百廢待舉的光景:一九四七年,美國推動「馬歇爾計畫」(plan Marshall),協助西歐各國展開重建工作。這一系列的城鎮規劃搭建了許多臨時房屋,讓流離失所的百姓暫時有個棲身之所,如難民營的帳篷。美娜以這種預設屋為概念,試圖在舞台上用紙箱建構一棟巨大的房屋。然而,烏雲慢慢壟罩整個空間,下起一場磅礡大雨,徹底瓦解了這座具有希望和生機象徵的避風港,就像自由經濟完全摧毀民主價值,使民眾陷入生存危機,如她所言:「一座用IKEA紙箱搭建的房子,這就是歐盟當時強迫希臘人民接受的解決方案。」(註5)

開場時,畫上黑色眼妝、散髮披肩、身著皮製龐克服裝的美娜緩緩走上舞台。她刻意用漫畫手法處理角色,同時融合現代女性復仇者和原始部落女戰士的形象。這樣搶眼的裝扮不僅讓觀眾覺得她心狠手辣、目無法紀,也給他們一種超越現實的想像。整場演出中,她用膠帶把長寬各十五公尺、事先裁切好的紙箱平板組合成6x9x3公尺的房屋。這簡直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整個裝置重達一百五十公斤,美娜必須用全身力氣舉起厚重的瓦楞紙板,並小心翼翼地維持整座房屋的平衡。只靠伸縮三腳架支撐的牆面不時墜落,用來固定的膠帶也不時鬆脫。美娜不斷地與材質奮戰、翻轉房屋結構、補救措手不及的突發狀況,就像是希臘神話的薛西佛斯。目睹意外接踵而至,觀眾從噗哧而笑,轉而屏息凝視,甚至默默在心中為她加油。透過現場性與即時收音,美娜成功地營造出一股張力,讓觀眾融入戲劇動作之中,如她所言 :「《母親家屋》其實充滿懸念。觀眾目睹某些意外,但我完全專注在物質之上,根本沒注意發生了什麼事;觀眾突然看見膠帶在某個地方斷掉,就會開始擔心會不會再發生什麼其他狀況……這就是整齣作品的懸疑感 !」(註6)

(Jean-Luc Beaujault 攝 Cie Non Nova 提供)

功虧一簣的殘酷

當美娜好不容易用紙板拼裝出房屋的形狀,她隨即拿出電鋸,在四周牆面切出一個個等距的長條型,整座紙板屋瞬間變成了一座希臘神殿。當觀眾仍讚嘆於眼前的奇景,舞台上卻落下水滴,逐漸融蝕了整座房屋結構。美娜在一旁毫無表情地看著紙箱慢慢軟化、坍塌,目睹自己近一小時的心力交瘁在十分鐘內化成一灘爛泥。物質緩慢的變形過程延伸觀眾的想像,使他們自行揣想舞台上這一系列徒勞無功的行動 :有人覺得這場災難象徵雅典娜的報復,因為歐陸民眾根本沒有妥善解決難民處境;有人認為這是極右派聲勢看漲,造成民主價值崩毀的隱喻;有人則看待這場狂風暴雨表示全球氣候危機,自然的反撲終將把人類文明推向毀滅。演出結尾,表演者凝視觀眾的疏離眼光,也彷彿在警告他們:「儘管大家眼睜睜地看著末日降臨,但每一個人都感到束手無策。」對美娜來說,「或許人類得接受全面性的毀滅,才能學到教訓。每個人應該要重新學習,學會該如何分享。若想避免留給後世窮途末路的環境,而給予他們一線生機,就要勇於自我犧牲 :改變自己安逸的生活、日常的習慣和節奏。這絕對勢必在行。」(註7)

透過角色扮演的延伸意涵和操控物質的偶然性,《母親家屋》邀請觀者融入舞台行動,並自行解讀它的意義 。儘管表演者重複著相同的動作,但觀眾並不會感到無趣,反而愈來愈能感受到她百折不撓的決心與毅力。美娜運用物質與身體之間的相互角力,創造出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並製造出豐富且開放的舞台意象。她的現場表演不但超越了局限的象徵性,更透過自身的認同衝突帶領大家重新檢視充滿矛盾的現世,找尋掙脫束縛的勇氣與力量。

註:

  1. Marie-Christine Vernay, « Philippe Ménard, dit-elle » in Libération, 6 juillet 2010.
  2. 《轟炸時間》2005年曾受邀至兩廳院「廣場藝術節」演出。
  3. 《焚風揚起的午後》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德布西的《牧神的午後前奏曲》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
  4. Julie Cadilhac : « Phia Ménard : Maison-Mère est "une pièce à suspense » in La Grande Parade, 18 septembre 2019.
  5. Phia Ménard, « Attaquer à la base », Propos recueillis par Claire Astier, in Ma Culture, 24 juillet 2019.
  6. Julie Cadilhac : « Phia Ménard : Maison-Mère est "une pièce à suspense » in La Grande Parade, op. cit.
  7. Marianne Bliman, « Penser l'Europe et le réchauffement climatique avec Phia Ménard » in Les Echos, le 14 mai 2019.
(Jean-Luc Beaujault 攝 Cie Non Nova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