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的主視覺,寫著這次的主題「命運」(Destiny)。
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的主視覺,寫著這次的主題「命運」(Destiny)。(林芳宜 攝)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當音樂節作為恆久的紀念式 綜評韓國「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

創立於二○○二年的「統營國際音樂節」,是為了紀念出生於此地的作曲家尹伊桑而設,在德國歌德學院的支持下,音樂節結合國際大賽、學院樂團、推廣教育、青年作曲家培育計畫等,成功打造出亞洲最重要的當代音樂重鎮。今年音樂節的主題是「命運」,以尹伊桑、兩位駐節作曲家為經、管絃樂團、室內樂、獨奏獨唱等為緯,再置入韓國音樂家與外籍音樂家的各種組合,交織成極為多元的音樂節節目。

文字|林芳宜、Sihoon Kim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創立於二○○二年的「統營國際音樂節」,是為了紀念出生於此地的作曲家尹伊桑而設,在德國歌德學院的支持下,音樂節結合國際大賽、學院樂團、推廣教育、青年作曲家培育計畫等,成功打造出亞洲最重要的當代音樂重鎮。今年音樂節的主題是「命運」,以尹伊桑、兩位駐節作曲家為經、管絃樂團、室內樂、獨奏獨唱等為緯,再置入韓國音樂家與外籍音樂家的各種組合,交織成極為多元的音樂節節目。

離釜山約兩小時車程、位於韓國最南端的統營市,昔日是朝鮮王朝重要的海防重鎮,今日則在海洋城市的基礎上,發展出連結國際的音樂舞台。二○○二年創始的「統營國際音樂節」(Tongyeong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TIMF)以紀念出生於此地的作曲家尹伊桑(1917-1995)為初衷、興建統營音樂廳、提倡音樂創新與傳承,音樂節結合國際大賽、學院樂團、推廣教育、青年作曲家培育計畫等,成功打造出亞洲最重要的當代音樂重鎮,當然,背後來自歌德學院的經費支持功不可沒。實際上尹伊桑被南韓政府釋放回到德國後不久,便於一九七一年宣告成為德國公民,也因他在創作與教學上的卓越貢獻,進而獲頒歌德獎章,在廿世紀的西洋音樂史中,他是最具代表性的韓裔德籍作曲家。歌德學院對統營國際音樂節的支持,除了發揚歌德獎章得主的榮譽與精神外,亦是德國與南韓在政治上展現友好關係的象徵之一,另一方面,也因統營國際音樂節和歌德學院的合作,以尹伊桑為核心的歐亞現代音樂社交圈,如實在這個被韓國人稱為世界盡頭的小城裡展開傳承。

統營國際音樂基金會(Tongyeon International Music Foundation)自二○一四年延攬德籍藝術經理人里姆(Florian Riem)擔任執行長,以期透過專業經理人的規劃,落實將統營打造為音樂城市的願景,除了一年一度的音樂節,擁有一個音樂廳和一個黑盒子劇場的統營音樂廳,貫穿一整年的樂季讓統營全年都有正式的音樂會活動。每年在四月舉辦、為期十天、總共超過廿場演出的音樂節當然還是重頭戲,年度主題的標題下,以尹伊桑、兩位駐節作曲家為經,管絃樂團、室內樂、獨奏獨唱等為緯,再置入韓國音樂家與外籍音樂家的各種組合,交織成極為多元的音樂節節目。

「命運」為主題  貝多芬五號交響曲揭開序幕

二○一九年的主題是「命運」(Destiny),由桑德林(Michael Sanderling)指揮琉森交響樂團(Lucerne Symphony Orchetra)以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拉開序幕,同場音樂會搭配霍立格(Heinz Holliger)首度在亞洲演出的Ostinato funebre(1991),下半場則為烏茲別克鋼琴金童亞伯杜萊莫夫(Behzod Abduraimov)擔任主奏的拉赫瑪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一份兼具經典、當代和炫技的節目、三首質地風格各異的作品,對指揮和樂團都是挑戰,可惜桑德林自外於樂曲的內涵與呈現的技術,耳熟能詳的貝多芬無法展開樂團的特色、霍立格的當代語法和聲音美學之於桑德林有如一座迷宮,而亞伯杜萊莫夫與樂團、指揮三方各說各話之下,端出浮躁混濁的拉三。所幸雖然開幕重頭戲的協奏曲令人失望,但亞伯杜萊莫夫在之後的室內樂與獨奏卻扳回一城:與來自漢堡的Fabergé 五重奏合作孟德爾頌鋼琴六重奏和和獨奏音樂會,都較能發揮他的技術與詮釋,但整體來說,亞伯杜萊莫夫還是一位偏重炫技的演奏家,距離更進一階的室內樂合奏還有很長的距離。

本年度編制最大的尹伊桑作品,為同樣由桑德林帶領琉森交響樂團及當地合唱團、女高音Suh Yeree和男中音Roman Trekel 共同演出的Angel in Flames, Memento with Epiloque (1994), 尹伊桑以這首作品紀念韓國社運青年們的自焚事件,但並不是以此作為政治理念的傳達,而是透過音樂省思作為一位作曲家面對社會的良知。他於一九九四年著手寫作這首作品,同年,他終於能夠回到暌違廿五年的故鄉,然而最後卻因南韓政府要求他寫反省書而終究讓返鄉成為一場空,隔年尹伊桑便離世。Angel in Flames雖然編制龐大、主題深沉,但卻有著詩意的流動感,作曲家並不強調東方色彩和音律,而是透過樂器縝密微細的色彩轉換,傳達人類的情感。擔綱獨唱的韓籍女高音Yeree Suh柔美的聲音和合唱團的清澈,與樂團溫潤共鳴的中低音相呼應,形成一種交融的、瀰漫於空間的聲響,一如作曲家在自述創作背景中所說的「燃燒」。

Yeree Suh表現亮眼  韓籍音樂家參與許多演出

在本年度的獨奏家之中,Yeree Suh 無疑是最亮眼的一位。除了在Angel in Flames和同場的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中恰如其分的表現外,獨唱會以兩套尹伊桑的藝術歌曲及荀貝格(A.Schöberg)的Brettl-Lieder令人完全折服。她雖在一上台時即向觀眾道歉,因為嚴重的感冒,可能表現不佳,但基於不輕易取消演出的原則,她將盡全力維持水平,但實際上,她展現了無懈可擊的技巧,即使Brettl-Lieder這套高度戲劇張力、形同獨腳戲的作品,她依然在演唱技術和戲劇表現上游刃有餘,著實為實力派的音樂家。

雖然整個音樂節除了尹伊桑之外,極少有其他韓國作曲家的作品,但卻有不少韓籍音樂家的獨奏、室內樂、協奏曲等的演出安排。比如活躍於歐亞當代樂壇的長笛演奏家Yubeen Kim,他擔任駐節作曲家細川俊夫(Toshio Hosokawa) Voyage V(2001)的韓國首演及與絃樂四重奏天團Arditti Quartet 共同演出細川俊夫的Fragmente II (2003),精湛詮釋細川俊夫的美學語彙。而大提琴家Bong Ihn Koh和小提琴家Ji Won Song則都為尹伊桑音樂大賽得主,Bong Ihn Koh與豎琴家梅斯特(Xavier de Maistre)合奏尹伊桑的大提琴與豎琴二重奏,令人印象深刻,而Ji Won Song 一首聖桑給小提琴與豎琴二重奏,除了展現優異的演奏技巧外,也讓人期待她未來在室內樂的成績。

外籍獨奏家則有國際巨星如麥斯基(Misha Maisky)、和梅斯特搭檔的西班牙國寶級佛朗明哥與響板演奏家Lucero Tena,也有目前國際樂壇活躍的青年世代,如低音大提琴家魯伊斯(Edicson Ruiz),曲目囊括巴洛克、古典、當代到阿根廷倫巴,在各種曲風與語法中,展現全方位的駕馭能力,除了節目單上的曲目,魯伊斯也帶給觀眾一個大驚喜:細川俊夫最新作品、為他而寫的低音大提琴獨奏曲,從當代作品中,更能窺見魯伊斯在演奏與詮釋上的深度。此外,小提琴家埃伯莉(Veronika Eberle)在里柏瑞契(Alexander Liebreich)的指揮下,演出貝爾格(Alban Berg)小提琴協奏曲,在精簡冷冽的第二維也納樂派風格中,注入了相當溫暖的音色,埃伯莉一反前一場尷尬的倫巴風巴赫,成功展現舞台的魅力。

位於山丘、俯視海洋的統營音樂廳。(林芳宜 攝)

室內樂演出為大宗  札格勒布獨奏家樂團令人驚豔

室內樂依然是音樂節最大宗的節目。國際樂壇上的絃樂四重奏天團Arditti Quartet 帶來兩場音樂會,曲目包括尹伊桑的第六號絃樂四重奏、三首細川俊夫作品、李給替(G. Ligeti)和利姆 (Wolfgan Rihm)各一首,另外還有一首為二○一八亞洲青年作曲家徵選(Asian Composer Showcase)首獎得主宋楊的委託創作《散景》,以及本年度駐節作曲家之一的Jakub Jankowski 的委託創作,可說是極有誠意又漂亮的曲目單。來自漢堡、由北德廣播電台(NDR)易北愛樂交響樂團(Elbphilharmonia Orchestra)成員組成的Farbegé Quintet則帶來精采的法蘭克.扎帕(Frank Zappa),並且演出駐節作曲家Jakub Jankowski的Offertorium,來自香港、以演奏當代音樂為核心的「創樂團」則除了擔任今年亞洲青年作曲家徵選的演出樂團外,也有單獨一場由廖國敏(Lio Kuokman)指揮的演出,曲目除了尹伊桑和細川俊夫,還包括香港青年作曲家盧定璋(Daniel Lo)和渥馬克(Donald Reid Womack)的新作。其中渥馬克的新作為統營音樂節委託之給玄琴和室內樂團的協奏曲,雖然渥馬克曾為許多東方傳統樂器創作樂曲、作品中有大量的東西方混合編制作品,但這首協奏曲很遺憾的並沒有發揮玄琴的特性,除了大量的撥弦外,玄琴極為幽微細致的揉、按等聲響,都沒有太大空間展現,所幸擔任玄琴主奏的Yoon Jeong Heo 為韓國玄琴翹楚,雖然整首作品都因受制於西方精準快速的節奏下,致使玄琴音色無所發揮,但仍不減Yoon Jeong Heo的功力,依舊是場精采的演出。

然而室內樂團最令人驚豔的,莫過於札格勒布獨奏家樂團(Zagreb Soloists),由首席Sreten Krstić領軍,從波切里尼(L.Boccherini)到莫札特、從理查.史特勞斯到尹伊桑,該團像變色龍一般,總能調整出最適切的音色與相應的語法,帶給觀眾十分愉悅的聆聽經驗,果然是自一九五三年創立的樂團,在各種風格中轉換無礙,或許正因為札格勒布獨奏家樂團具備這樣的特質,所以當他們作為各聲部核心成員、與統營音樂節交響樂團(Tongyeong Festival Orchestra)共同演出時,擁有一般節慶樂團少見的融合度。另一場名為「風的呼喚」(Der Ruf des Windes)則為文化融合的樂器與曲目:包含韓國笛「大管」、長笛家族、假聲男高音與民謠女聲的編制,演出曲目從亞美尼亞古謠、韓國傳統大管樂曲,到Giacinto Scelsi和Beat Furrer,樂曲在傳統與當代中交錯,卻一點都不突兀,韓國作曲家Junghae Lee的作品詩意精緻,沒有特意地突顯亞洲文化或當代創新,卻在悠遠的音樂語法與配器中,自然傳達了多元文化提供給作曲家的養分。

今年的駐節作曲家細川俊夫。(Sihoon Kim 攝 TIMF 提供)

精采的節慶樂團  展現韓籍音樂家耀眼實力

讓各種不同專業階段的韓籍音樂家與邀演而來的各國音樂家、樂團合作的媒合,是統營音樂節非常明確的主要策略。催生統營節慶交響樂團與擔任指揮的亞歷山大.里柏瑞契參考琉森音樂節節慶樂團,為統營音樂節建立了一個既有效能又能符合音樂節核心目標——當代音樂——的節慶樂團:以二○○二年為演出當代音樂而成立的「統營國際音樂節室內樂團」(Ensemble TIMF)作為主要團員,加上每年邀請前來的各國室內樂團與音樂家,成為一個交響樂團的編制,這讓統營音樂節的演出曲目編制具備強大的彈性,當然也提供更多、更強化的韓國音樂家與世界各國職業樂團、國際級音樂家合作的空間。在經過整個星期的各式各樣的媒合編制與曲目演出後,閉幕音樂會可說是這個策略的最高峰:一首華格納的《女武神》音樂會選曲,現今活躍於國際樂壇的韓籍歌劇聲樂家Sunyoung Seo、Charles Kim和Attila Jun 一字排開,與節慶交響樂團展現的精采演出,無疑是極為耀眼的文化實力。

雖然在演奏上,整個音樂節顯示了強大的企圖心,也的確讓人看到韓籍音樂家亮眼的實力,但在創作上卻是出乎意料的疲弱。音樂節雖然以尹伊桑的作品貫穿廿多場各種編制的音樂會,但除了Junghae Lee為東西樂器混合編制的作品外,沒有其他韓籍作曲家的作品,超過半數亦是古典曲目,音樂節兩位駐節作曲家一位是大師級的細川俊夫、另一位是青年世代的Jakub Jankowski,細川俊夫的作品自不在話下,今年還帶來極受歐洲樂壇矚目的室內歌劇作品《二人靜,海中少女》Futari Shizuka, The Maiden From The Sea(2017),Jakub Jankowski 的作品只能說四平八穩,沒有特別之處,相對音樂節的規模與國際聲望,無法認為具備擔任駐節作曲家的程度。連堪稱統營音樂節重頭戲的亞洲青年作曲家徵選亦是整體水平低落,無論是去年首獎得主宋楊在得獎後受音樂節委託創作、由Arditti Quartet首演的《散景》,還是今年入圍的五首作品,都令人訝異於創作與配器技術的保守和貧乏以及論述深度的淺薄不足,尤其參賽作品可用演出過的舊作參賽,若是在首演後經過修改再提出參賽,依舊是如此程度,那也可以大膽臆測參賽作曲家未來的專業發展。本年度首獎作品來自現居美國的韓裔作曲家Juri Seo的Respiri(2016),與這首作品不相上下的為香港作曲家陳展霆的Double Exposure(2017)但離筆者心目中這個徵選首獎的程度還是有很大的距離。

以尹伊桑為中心的社交圈  難窺韓國當代音樂創作現況

當代音樂在國際樂壇上,是自成一個社交系統的專業領域,當然源自創作與演奏的產業互動狀態有別於古典音樂,雖然不盡然形成牢不可破的派系,但的確會有各自的網絡。綜觀整個統營音樂節,很明確是以尹伊桑為中心的社交圈,當然這能夠在亞洲國家落實國際樂壇上將音樂演出作為產業鏈經營的模式,在音樂節主辦單位、經紀公司與經理人共同形成的網絡下,決定作曲家、演奏家與曲目內容,放眼世界各個國際型的音樂節,這個模式已經被操作得很熟練,在統營唯一的不同則是置入了尹伊桑這位精神人物,然而也因此在多方權衡之下,顯見音樂本質的要求無法避免地被犧牲了。當尹伊桑「社交圈」裡的成員,無論演奏能力是否到位、創作作品是否成熟,都要在音樂節湊上舞台演出的機會時,令人不禁思考,作為紀念尹伊桑的音樂節,除了每年演出多首他的作品外,還能用什麼紀念他?而廿多場音樂會內容最令人失望的,莫過於完全不見新生代的作曲家作品列於其中,除了一位駐節作曲家和徵選音樂會去年得獎者與今年入圍者以外。在這個被韓國人稱為世界盡頭的城市,尹伊桑是一個巨大的存在,不僅精神,量體亦然,然而對一位外來的觀眾而言,他也有如韓國新音樂的盡頭,難以越過他的肩膀,一窺韓國當代音樂創作的現況。

作者按:本次統營音樂節參訪由台北歌德學院贊助

催生統營節慶交響樂團的指揮家亞歷山大.里柏瑞契。(Sihoon Kim 攝 TIMF 提供)
活躍於國際、曲目從巴洛克到當代領域游刃有餘的女高音Yeree Suh。(Sihoon Kim 攝 TIMF 提供)
低音大提琴家魯伊斯。(Sihoon Kim 攝 TIMF 提供)
Fabergé 五重奏和烏茲別克鋼琴家亞伯杜萊莫夫同台演出。(Sihoon Kim 攝 TIMF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