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謝您的參與》意圖打破二元的觀演模式,讓創作者與觀眾都能聚焦演出共享與交流的當下。
《非常感謝您的參與》意圖打破二元的觀演模式,讓創作者與觀眾都能聚焦演出共享與交流的當下。(驫舞劇場 提供)
舞蹈

驫舞劇場《非常感謝您的參與》 讓我們「在這裡」 一起即興起舞

驫舞劇場新作《非常感謝您的參與》,對此次創作的「主揪人」——編舞家陳武康與錄像藝術家孫瑞鴻來說,強化演出的現場,創造親密的觀演空間,就是本作的核心。演出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興的「當下現場」對話,並將連結擴展到與所有創作夥伴的協同關係。而觀眾也不能置身事外,透過層層套路與鋪梗,將讓創作者與觀眾都能聚焦演出共享與交流的當下。

驫舞劇場新作《非常感謝您的參與》,對此次創作的「主揪人」——編舞家陳武康與錄像藝術家孫瑞鴻來說,強化演出的現場,創造親密的觀演空間,就是本作的核心。演出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興的「當下現場」對話,並將連結擴展到與所有創作夥伴的協同關係。而觀眾也不能置身事外,透過層層套路與鋪梗,將讓創作者與觀眾都能聚焦演出共享與交流的當下。

大觀國際表演藝術節 驫舞劇場《非常感謝您的參與》

2019/12/28~29  14:30 新北 臺藝表演廳

INFO  02-22722181轉1751

光看《非常感謝您的參與》的宣傳,會以為這是一個舞蹈結合錄像,或只是標舉創作群互為主體的作品——但沒這麼單純,對陳武康來說,理解本作的關鍵字是“Serendipity”。該詞曾被票選為最難翻譯的英文字彙,聚集了偶然、緣分與幸運的巧合——這關乎「當下」「現場」的每個存在都會影響事物運行的軌道——而世間的哪一次相遇與創造不是如此?對本作的「主揪人」陳武康與孫瑞鴻來說,強化演出的現場,創造親密的觀演空間,是本作的核心。

兩人在二○一四年因陳武康赴紐約駐村而相識,因著彼此的創作專業而展開舞蹈/錄像的對話與交流,隨後在宜蘭駐村發表《強制對話》(2016),陳武康說:「當時我們討論很多自主權的問題,過去舞蹈影像為了尊重(被攝者/舞者/編舞家),通常不會將影像剪輯;但我們希望透過編輯,調整遊戲規則,找到新的語言。」

創作群都得「即興舞蹈」

陳武康把球拋給孫瑞鴻,不將「舞蹈錄像」視為記錄,而是即興的創作關係,孫瑞鴻因此從肢體律動規則中找到影像編輯的啟動點,將二○一六年以來工作出的編輯語法演算為程式,而這套編輯語言就成為本作的即興工具,可供現場影像套用。

該作沒有預錄影像,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興的「當下現場」對話,並將連結擴展到與所有創作夥伴的協同關係。對設計群來說,這不是一個在「舒適圈」的作品,不只影像設計孫瑞鴻,音樂設計柯智豪、燈光設計徐子涵、舞台設計廖音喬都得上台「即興舞蹈」。透過事件的推展,創作團隊也與觀眾一起處在「當下」——這是現場表演的基礎,但在安全的黑盒子劇場中,卻容易被遺忘。

陳武康清楚知道某些套路,讓作品的「參與者」,無論是創作者還是觀眾,都容易掉入某種劃定的軌道,「這讓我有種不在場的感覺,像班雅明說靈光消逝,當一種複製的可能性產生,我們就被抽離——如何讓台下觀眾保有現場感,是目前的課題。我們的應戰方式是即興——在緊縮的即興狀態下,透過事件的推進,大家有機會能有現場感。」

與觀眾共享交流的當下

本作透過層層套路(不能說的)遊戲規則,埋了非常多(不能說的)梗,不只試圖強化觀演的現場性,也意圖打破二元的觀演模式,讓創作者與觀眾都能聚焦演出共享與交流的當下。孫瑞鴻說:「從肉/媒體的現場性出發,包含了行動,自我提問與渴望,氛圍不是我們首要創造的事情,我們創造的是『專注』,希望去擾動觀眾看表演的方式,讓人提高警覺。」

《非常感謝您的參與》沒有要把參與者帶向遠方,沒有要創造幻境使人遺忘現實,反而極其「老派」地維繫存在於創作團隊成員之間、創作者與觀眾之間、觀眾與觀眾之間,人與時空之間的「關係」。陳武康叩叩地敲了桌子兩聲,作為他正在現場的聲明,回應孫瑞鴻:「重要的是,不可以忘記『我們,現在,在這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