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歌劇院交響樂團在巴士底歌劇院前演奏,表達對勞退新制的不滿。
巴黎歌劇院交響樂團在巴士底歌劇院前演奏,表達對勞退新制的不滿。(AFP 提供)
巴黎

法國「反勞退新法」風潮 延燒表演藝術圈

去年耶誕節前夕,巴黎歌劇院(Opéra de Paris)的芭蕾伶娜與演奏家走出劇院,在戶外演出經典劇目。這可不是慶賀佳節的義演活動,而是針對馬克宏政府「改革勞退制度」的嚴重抗議。這項政策不僅牽動法國運輸業、教育界和醫療體系,造成癱瘓社會的大罷工,也影響了長期受到政府資助的文化事業。

去年耶誕節前夕,巴黎歌劇院(Opéra de Paris)的芭蕾伶娜與演奏家走出劇院,在戶外演出經典劇目。這可不是慶賀佳節的義演活動,而是針對馬克宏政府「改革勞退制度」的嚴重抗議。這項政策不僅牽動法國運輸業、教育界和醫療體系,造成癱瘓社會的大罷工,也影響了長期受到政府資助的文化事業。

十二月以來,受「反勞退改革」影響,法國大多數劇院被迫取消演出,巴黎歌劇院首當其衝。近一個多月內歌劇院已取消了六十多場表演,損失近1,230萬歐元(註1)。八○年代後,巴黎歌劇院從未面臨規模如此龐大的罷工(註2)。技術人員、演奏家和舞者連成一氣,共同抵抗政府強行推動的社會改革。為爭取社會福利,文化工作者運用創意,將經典表演化作華麗抗爭。以標誌「巴黎歌劇院集體抗議」和「文化危機」的布條為背景,四十多名舞者與樂手於十二月廿四日在歌劇院廣場前演繹《天鵝湖》第四幕;七日後,交響樂團則在巴士底歌劇院前演奏多首經典,包括標榜革命精神的〈馬賽曲〉。

為國家服務的文化公務員

由路易十四創立的巴黎歌劇院與法蘭西劇院是法國的文化象徵,在職人員都是國家公務員。考量到職業傷害、體力、身體柔軟度等因素,從一六九八年開始,巴黎歌劇院舞者滿四十二歲就可退下舞台,歌手和樂手的退休年齡則分別為五十歲與六十歲。根據統計,二○一七年巴黎歌劇院職員退休俸總額約為兩千七百萬歐元,國家負擔了51%,其餘則由劇院收益和私人贊助分擔(註3)。然而這項優退體制似乎牴觸了馬克宏的撙節政策,他打算以「個人工作點數」統整法國四十二項不同的勞退體系,取消某些特殊行業和高風險工作的優惠制度,將法定退休年齡提高兩年,統一規定為六十四歲。

事實上,歌劇院的芭蕾舞者從八歲起就展開專業培訓,每天至少要訓練五小時。九年菁英職訓瞄準歌劇院大舞台,讓他們沒有機會參與大學會考。若有幸入選,他們每年不僅要參與一百八十場以上的演出,還得面對重重考核才能榮獲「明星舞者」(danseuse étoile)殊榮。舞者卡尼亞托(Alexandre Carniato)表示:「每場表演是舞者十五年辛苦的成果。他們每天鍛鍊,歷經無數犧牲。這種高超技藝必定有極限。若劇院想持續呈現無可挑剔的芭蕾表演,不可能逼舞者跳到六十四歲,根本不切實際。(註4)」女舞者札可維耶(Héloïse Jocqueviel)強調:「大部分舞者到十七、八歲就開始忍受許多慢性外傷:肌腱炎、疲勞性骨折、膝蓋疼痛等。(註5)」的確,舞者引退時早已遍體鱗傷,而且他們還得面對重新就業的難題。每個月至少1,062歐元(約新台幣37,170元)的退休俸不僅確保他們離開舞台後的生活水平,也能讓他們有餘力尋找事業第二春。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抗議活動後,文化部長與國務卿特別召集巴黎歌劇院與法蘭西劇院兩位總監,共同商討對策,並承諾新法將適用於二○二二年後入團的舞者,並會另訂機制協助表演者退休轉業。然而罷工人士卻不領情,他們認為不能犧牲年輕舞者的權益,而這樣的折衷方案也未考慮到歌劇院其他員工:「無論是音樂家和技術人員,他們都盡力維護演出品質。歌劇院每場演出都是我們努力共同合作的成果。」(註6)

然而,巴黎歌劇院的抗爭也引起其他表演者非議。大部分法國舞者只能以約聘方式工作,根本無法享有健全退休制度。而且巴黎歌劇院舞者的月薪高達兩千三百至六千歐元,是法定最低薪資的一點五至四倍!除了優渥待遇,許多資深舞者憑著歌劇院資歷,也從事教學或其他副業,享有雙份收入。或許,退休整合制根本無法達成平等互利的效果,政府應該重新思考產業結構,才能確保完善的藝文工作環境。

註:

  1. 相當新台幣4億3050萬元,約占劇院全年收益的17%。
  2. 巴黎歌劇院參與抗議活動的多半是技術人員和樂手,芭蕾舞者很少參與抗爭,除了1984年代表舞者與官方談判的代表被停職外。
  3. 約新台幣9億4500萬元。法國政府負擔金額為1,400萬歐元,約新台幣4億9000萬。
  4. « En grève, l’Opéra de Paris propose Le Lac des cygnes sur son parvis » in Le Monde, 24 décembre 2019.
  5. Suzanne Gervais, « Réforme des retraites : à l'Opéra de Paris, la mobilisation continue » in France Musique, 18 décembre 2019.
  6. « Réforme des retraites : les danseurs de l'opéra de Paris refusent la clause du ‘’grand-père’’» in Libération, 29 décembre 2019.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