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楷育
林楷育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因為我們的語言是身體(三)

舞蹈新生代 給問嗎?

不同於其他世代,新生代舞蹈創作者所處的社會環境截然不同。此文透過4位35歲以下的舞蹈藝術家,3題問答自述,談談他們如何創作、承襲、及看待未來。

Q1:你會想在創作中抒發什麼?或者會想回應社會嗎?

Q2:你怎麼看待中生代舞蹈人形塑的產業現況?從他們身上獲得什麼啟發?

Q3:你怎麼看你這一輩的舞蹈職涯現況?

文字|林楷育、劉昀、張可揚、林廷緒
第345期 / 2022年03月號

不同於其他世代,新生代舞蹈創作者所處的社會環境截然不同。此文透過4位35歲以下的舞蹈藝術家,3題問答自述,談談他們如何創作、承襲、及看待未來。

Q1:你會想在創作中抒發什麼?或者會想回應社會嗎?

Q2:你怎麼看待中生代舞蹈人形塑的產業現況?從他們身上獲得什麼啟發?

Q3:你怎麼看你這一輩的舞蹈職涯現況?

林楷育:豐富資源是透過前輩努力及機制演化而來

1995 年生,科學與身體創作者,臺中國家歌劇院 LAB X 青年創作工作室 2021—青年藝術家

A1我的創作反映了自己的人生路徑,從小舞蹈科班,大學走入物理科學,讓我成為科學研究人員、及當代舞蹈和物理學的中介的身體創作者。從小用身體討論研究動能、重力、關係,同樣詞彙、在進到科學語境時以方程式討論,都同樣在試圖理解探索與討論人類和周圍世界的本質。與其說回應社會,不如說是想藉由我自身雙重背景的視角,分享科學藝術觀,並期待有更多藝術與科學中介的走向及對等共創。

A2觀察到學院及舞團外,多了許多以碰撞、思辨為目的實驗計畫。除了舞者、也有更多以身體為媒材的藝術家參與。組織很有機,聚集及連結試圖產出的不只是個人脈絡、而是開啟共同研究的實驗及機制,這些機制也連動著與下一世代的關係,讓我察覺到自己創作之外更要關注生態及未來想像。在與前輩相處時也觀察到,從作品研發期就展開不分類型、進行跨學門的交流模式、視野及連結。他們能站穩立足點深耕並保持流動,以自身能量回應時代╱社會╱及所處的生態環境多元的養分。

A3我們這世代身處資源多元的環境,來自場館或民間的創研進駐及平台協作,有更多與場館近距離對話及共同打造的創作培養皿,接納許多實驗性計畫。同時也感受到,現今環境是透過許多不同世代前輩努力及機制的演化過程中,才有意識地逐漸形塑而成的生態系統。

劉昀:透過網路看見不同樣貌的身體性

1998107年2期國際化交流補助獲選者,現任壞鞋子舞蹈劇場舞者,曾任比利時終極舞團舞者

A1對現階段的我來說,創作是⼀種梳理記憶的通道,也是在表演的路上需要面對的事,藉由回溯、探索、思考,去看見裂縫中的痕跡,在此過程中,或許有機會更清晰地回應過去╱現在╱未來。創作,是種對話的方式,透過作品本身期望喚起某些記憶╱共感的時刻,使仰賴群體⽣活的我們,能夠看見自由意志的存在。

A2印象中,學生時期(2014-2016)的演出多以長篇舞作為主要演出類型。近幾年隨著場館的興起,跨域的共識,藝術家似乎能更專注於實驗作品本⾝,「具有實驗價值」的精神也逐漸帶動了產業風氣。「堅持」是我在中生代舞蹈人中所看見的,有⼈說舞蹈產業撐久了就是你的,或許吧?但也因如此,共同理解並持續思考實踐的過程,是更為關鍵的。

A3這一輩普遍以自由接案為主要⼯作方式,有些人依據接案時間來安排打工、有些則專注於創作投件。我們透過網路看見不同樣貌的身體性,無國界的學習是件非常寶貴的禮物,不過也正因如此,「我們的身體記得什麼?承載了什麼?」這類想法會在舞者身上提出疑問,同時呼應到創作者本身想追求什麼。

劉昀

張可揚:有自己的特色才有自己的價值

1990年生,水瓶座,台灣獨立編舞家,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擔任可揚本人

A1我自己是從電視兒童進化成網路鄉民,這些媒介中的迷因殘留在我身上。特別是在社會議題上面,當你真的在意它的時候,你才會想盡辦法去表達自己的看法。所以創作上會更接近迷因的方式,也許俗爛、低成本,但想找到一個屬於自己ㄎㄧㄤ的方式去回應社會,其中,最重要的還是尋找「個體」的自由狀態。從小不管身體還是想法都被社會規範著,所以希望在創作上能展現身體與想法的自由,也許從外而內或是從內而外,都能找到途徑達到全然的自由。

A2中生代的舞蹈人創作觸及更多元的題材、媒材及身體風格,我從他們身上得到的是對不同事物更開放的想法,同時也了解到當對一個主題有興趣時,如何持續且深入地挖掘。像是筱茵對於生態環境的關心、怡芬對身體的自由與開放以及杰樺對於科技與身體關係的想像。雖然不像更前一輩是經營大團,但也看到他們是透過彼此串連,讓更多自由接案的年輕舞蹈人能夠練功、進修。不只是身體,想法上的獲得也很重要。

A3我們這輩的創作者機會還蠻多的,像是藝穗節、三十沙龍、新人新視野還有許多的open call。這些機會都讓我們在不同場域或形式上一點一點嘗試與累積。也許分眾、也許小眾,但知道自己追求什麼且持續投入,才會變成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特色才有自己的價值。

張可揚

林廷緒:找到自我價值與定位勝過競爭

1990年生,秋杉所在 Autumn Cedar Sóo-Tsāi 藝術總監

A1在各個階段生活總會有嶄新的課題與挑戰,這些未知在得到解答與適當的擺置前,我總會藉由創作來抒發、理解與追尋。我總在思考創作除了個人與團隊情感外,在社會中存在的意義與責任是什麼,除了在大環境取得生存技能之外,我也以一個旁觀和記錄的角色在生活中感受著,在創作為主體的思維樣態下,嘗試各種與社會的連結,作品也在回應我所看到的各種生命表態。

A2多元、國際、生產與拓展力豐富。他們給我的啟發是:找到在產業中的自我價值與定位勝過競爭。

A3現在有很多中生代、新生代的團隊與獨立編舞或藝術家可供表演者做多元的選擇,不一定要像以往那樣固定在團隊或為獨立編舞家工作。舞者除了專業表演能力以外,也應多熟識如舞蹈行政、製作、行銷、教學、團隊營運及國際事務等。比起在大舞團時代,現今不管是創作者或表演者都需要身兼多項技能,才能有更多在舞蹈市場立足與被選擇的機會,多變與多元是我輩必須乘載的能力。但在這樣的現況下,展現在產業中的自我價值,及獨樹一幟的能力,還有深耕職涯走向,這才是積累自我專業長流的根本。

林廷緒(林筱倩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