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不忘電影

台灣電影中的編舞

在台灣電影中,編舞家也沒有缺席,卻很容易被遺忘,或是從來沒被正視過,也沒有任何獎項入圍被而被紀錄,如船過水無痕般地消逝在世代的記憶與史料之中。趁此機會,我想依時間序記錄保留這些編舞家在台灣電影中的軌跡。

在台灣電影中,編舞家也沒有缺席,卻很容易被遺忘,或是從來沒被正視過,也沒有任何獎項入圍被而被紀錄,如船過水無痕般地消逝在世代的記憶與史料之中。趁此機會,我想依時間序記錄保留這些編舞家在台灣電影中的軌跡。

1964年上映的歌舞電影《黑森林》,是香港邵氏電影公司與台灣中央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今中影公司的前身)的合作,說是合作,其實主要由邵氏出資,主要演員多來自香港,劇情講述台灣大雪山林場中、原住民少女與伐木場少東及工人間愛情的糾葛。拍攝取景阿里山、太平山、花蓮及日月潭等地,導演袁秋楓認為台灣山區風景優美,因此使用彩色膠卷拍攝,動員400位阿美族原住民表演歌舞,並請來當時國立藝專舞蹈系的創系主任李天民負責編舞。片中運用了大遠景來拍攝壯闊的大型歌舞場面,但視覺的華麗主要來自原民傳統服飾,編舞主要還是服務了電影中對「山地舞」的想像。真正認真面對原民舞蹈的電影,可能要從胡台麗、李道明等的田調式紀錄片開始,但本片在當時算是少數有關原民舞蹈的大型商業電影,不但拿下第11屆亞洲影展最佳舞蹈的大會特別獎,同時也啟蒙了後來各地「山地文化村」的歌舞表演。

舞蹈大師的大場面功力

1983年的《搭錯車》,捧紅了蘇芮的專輯,入圍了11項金馬,孫越拿下影帝等大獎。但多年後,我們才知道這部片的編舞是林麗珍,片中身塗金漆的舞者是藝專舞蹈科學生何篤霖,還罕見地在片尾工作人員名單中列出「劇場燈光設計侯啟平」。片中舞蹈和我們後來熟悉的無垢舞蹈劇場舞作完全不同,《搭錯車》中的歌舞場面,是主角劉瑞琪當上歌星後在國父紀念館的舞台演出,當中也設計了如同MV的戶外場景,有在鷹架上上下下、有以中正紀念堂為背景的歌舞場面等,帶動了後來MV電影的風潮。隔年林麗珍又參與了虞戡平的《台北神話》編出霹靂舞等MV舞蹈,也在吳宇森《笑匠》、柯一正《帶劍小孩》中的編舞段落展現功力,呈現林麗珍對百人大場面的調度能力,與歌舞場面的成熟巧思,是舞蹈大師也曾走過這樣歲月的見證。

導演蔡明亮1994年以《愛情萬歲》擒下威尼斯金獅、1997年《河流》奪下柏林銀熊後,1998年的《洞》請來了羅曼菲編舞,在寫實的樓層地板破洞漏水之際,透過老歌與舞蹈,來增添超現實的風味與轉場,讓西寧國宅老舊的電梯口、市場入口、樓梯轉角等幾個破敗角落,在歌舞妝點下呈現出夢幻般的劇場空間。楊貴媚在片中有著強烈對比的百變造型,連當時伴舞的學生——蔡铭元、葉博聖、林姿君、呂筱梅後來都成為雲門重要的舞者,平青毅則進入德國舞團。透過蔡明亮的膠捲,意外刻劃保留了台灣優秀舞者的青春身影。2005年的《天邊一朵雲》邀來爵士編舞吳佩倩,打造出故宮銅像下、左營龍虎塔的西瓜傘群舞、水塔下與廢棄室內群魔亂舞等魔幻場景。

2009年香港導演羅卓瑤的《如夢》,入圍9項金馬獎,則請來張曉雄編舞,指導男女主角吳彥祖與袁泉的雙人舞,同時存在吳彥祖夢中。在無人廣場上超大的雙人舞影像,請來當時的學生李宗軒、張藍勻演出,這段舞蹈在電影中有著貫穿影片前後連結、夢境與真實的線索,也有著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驚喜與哀愁。張曉雄同時也擔任電影《我,19歲》的編舞指導並以本色演出。

藝術片中展現舞蹈美學

2015年侯孝賢以《刺客聶隱娘》拿下坎城最佳導演,片中除了找來舞蹈家許芳宜串演道姑與田季安繼母兩個角色外,還邀了編舞家何曉玫編作「胡旋舞」,但侯孝賢藉由鏡頭視角的切換,要呈現的是宮中日常和田季安與瑚姬間的以舞傳情,可惜的是,參與的幾位出身雲門、舞蹈空間的優秀舞者——邱昱瑄、鄒瑩霖、程心怡、詹舒涵等淪為陪襯角色。

2006年馮小剛改編自《哈姆雷特》的《夜宴》,以五代十國的背景創造出宮廷鬥爭中權力、愛情、死亡的視覺美學,請來台灣以梨園身段著名的舞者蕭賀文,擔任劇中編舞及周迅的替身,如今我們只能透過片中唯美的東方美學,來緬懷2018年辭世的蕭賀文帶給世人的美麗。《翻滾吧男孩》導演林育賢2019年在中國拍了《跳舞吧!大象》,是部懷抱舞蹈夢的勵志電影,電影中大量的舞蹈場面,邀請《從學校殺手到幕後推手》作者、出身戲劇科班的陳金煌擔任戲劇舞蹈指導,讓片中的舞蹈場面充滿了商業與賣座元素。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5/16 ~ 08/16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