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務部機電組組長李萬章。背景是劇院3樓新鮮空氣入口。(李佳曄 攝)
職人的圖鑑

國家場館工務部機電組:24小時待命,捍衛機電運行的幕後戰將

來到兩廳院看表演,從看見外觀的燈火通明,進到內部搭電梯入場,看完劇場中的千變萬化,直到散場踏上歸途。一路的心情不管是輕鬆愉悅或是感動難忘,都是值得珍藏的美好回憶。但你可知道,有一群人在你下班的時候上班、放鬆的時刻備戰,盯著電腦上的數字維護機電,確保節目完美流暢地進行?

來到兩廳院看表演,從看見外觀的燈火通明,進到內部搭電梯入場,看完劇場中的千變萬化,直到散場踏上歸途。一路的心情不管是輕鬆愉悅或是感動難忘,都是值得珍藏的美好回憶。但你可知道,有一群人在你下班的時候上班、放鬆的時刻備戰,盯著電腦上的數字維護機電,確保節目完美流暢地進行?

兩廳院的行政工作並不只是一般人想像的節目規劃、前台服務等等而已,跟所有家庭一樣,舉凡機電設備的維修與支出,都需要人員的管理。具有機電專業的工務部機電組組長李萬章,從民國78年考進兩廳院後即服務至今,對音樂廳與戲劇院兩棟建築物的機電設備瞭若指掌。

「在兩廳院外觀看不見,卻占據兩廳院1/4空間的,就是風管了!」確實,場館內沒有窗戶,如何維持空氣的新鮮是個難題,況且,觀眾席一開,上千人大量湧進,沒有新鮮空氣是非常危險的。因此兩廳院在營建之初,就考慮過這個危機。「空氣的入口各在兩棟的3樓!」李萬章解密:「透過葫蘆窗(註),用風管引到地下2樓,經過冷卻、除濕、升溫到適合人體的溫度再送到各個現場,就能讓觀眾有舒適的空氣使用。」因此進入兩廳院呼吸的空氣是乾淨舒服的,這種設計在台灣相當少見。

平常都有人員監測數值,若是室內異味或二氧化碳濃度太高,系統會自動切換,或者也可以手動開關將廢氣排出。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歷經SARS、COVID-19病毒,當時只能全部開外氣通風,即使耗能,為了保護兩廳院的觀眾與員工,也不得不如此。

在電力上,通常台電供應的來源只有一個,但兩廳院則有「常用」及「備用」兩種。若常用電力出問題,就會自動跳到備用。這時候工作人員就緊張了,不但要做負載管理以免超量被罰高額費用,也要避免備用電力也發生異常。「最高原則是要先顧演出!」李萬章說,值班同仁若看到數字緊繃,就要決定是否關掉辦公區的空調,想辦法撐到節目結束。如果不幸兩個電力都使不上力,發電機還可以運作,但就只夠維持到觀眾快速離場。

引入氣體的風管進入地下2樓冷卻、除濕、降溫、升溫到適合人體的溫度再送到各個現場。(李佳曄 攝)

機電組員24小時待命,分3班制值班。有時坐在值班台監控所有設備,有時在重要機房的巡邏點觀測。如有異常,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抵達該地排除。夜間一人尤其辛苦,若無法做簡易排除,有時就得手動將故障隔開,減少災情擴大,第二天讓維修班進來時接手修復。他說:「任何突發狀況都要馬上採取應變措施,這些都要靠同仁經驗的累積。」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為了永續,機電組竭力汰換耗能設備提升能源使用效率,電力也減到最低點。李萬章苦笑:「像是擰毛巾一樣,擠不出水來了!」只不過,即使用電量相較與以往大幅減低,但因為電價制度的調整(白天低、晚間高),讓兩廳院光是電費,一年就高達4千多萬。李萬章無奈:「兩廳院一開門就要用電,實在很不容易。」

最怕的就是突發性的天災:「只要晚上或半夜接到同事電話,就知道事情來了!」能夠線上處理的就沒事,無法解決的,他連夜也要騎著車趕來,就像當年921大地震的那晚也一樣。幸虧兩廳院的機電設計完善,得以先簡易繞道讓供電恢復正常,大損害就待後續慢慢修繕。當然,預防是最有效的策略,按照計畫每年、每月、每季定期維護、清洗與整理延長設備使用壽命、強化供電系統韌性,都是忙碌中的首要任務。這些隱形的工作者,為了劇場中圓滿的夢想,堅持在自己的崗位上。

註:兩廳院外牆引進外氣的窗戶有葫蘆形狀的裝飾,但內部看不見。

專欄廣告圖片

職人:李萬章

職業:國家兩廳院工務部機電組組長

簡歷:1980年畢業於華夏工業專科學校電機工程科,服完2年預官役,退役後首份工作於板橋遠東紡織公司任職,負責空調設備維運。1989年進入兩廳院服務,擁有國家兩廳院34年的資歷,對於戲劇院與音樂廳建築結構等各項機電設備瞭若指掌。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23 ~ 2024/05/23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