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團跨4代20位團員將聯手演出2024年的第一季音樂會「駱駝・獅子・嬰兒」。(朱宗慶打擊樂團 提供)
音樂 朱宗慶打擊樂團第一季音樂會「駱駝.獅子.嬰兒」

邁向朱團2.0 跨4代20位團員的第一次出擊

2024朱宗慶打擊樂團第一季音樂會「駱駝.獅子.嬰兒」

2024/2/29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2024/3/4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2024/3/29  19: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

2024年的1月2日,朱宗慶打擊樂團在創團滿38年當天,宣告「翻過關鍵之頁」開啟40周年倒數計畫,並在介紹8位晉升一團的年輕團員後,宣布將推出邁向2.0的第一季音樂會「駱駝・獅子・嬰兒」。

回顧過往,創辦人朱宗慶表示樂團成立之初,團員在紮實的學院派出身外,亦持續向傳統學習。不管從作品、人才、樂器、國內外打擊知識的風氣等,樂團都想辦法將最好的引進台灣,同時也大量委託創作,從中累積豐富的經驗。很快地,打擊樂就從舞台的邊緣移到中間,樂團也從經典、實驗、推廣到擊樂劇場的研發等多面向的發展下,成為了國家品牌,「立足台灣、放眼世界,台灣不僅和全世界相連結,也成為打擊樂重鎮。」朱宗慶在團隊爭取生存、演變與新血加入的過程中,重溫一路以來「不怕一切向前走」的精神。

團長吳思珊表示,從宣告40周年倒數後,樂團即活力十足地進行著各種計畫。這段時間以來,樂團同時排練著後續即將上演的曲目,包含第一季音樂會、赴紐西蘭表演、擊樂劇場演出、賀歲、燈會等的表演內容。因此樂器使用量不但大,每天的彩排也生氣盎然。這期間她發現:「新進團員非常優秀、反應也很快,感覺瞬間長大,尤其第二、三代也扛起責任。雖然一到四代跨度非常大,但都能在短時間迅速融合。」

以「駱駝.獅子.嬰兒」為第一季音樂會的標題,貼切且真實地反應了樂團的現況。點子來自於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的「精神三變論」,講述人類在追求精神層次的更高領域時,最初會經歷開疆闢土、揮灑汗水的「駱駝」階段,之後進入攀登高峰、邁向王者的「獅子」階段,最終在克服頂點的省思下,會回歸至初心,追尋純粹自由的「嬰兒」階段。

新任助理藝術總監暨團員盧煥韋分享,音樂會第一個特點在於「音色」。由於打擊樂種類很多,擁有不同材質與演奏方法,擁有非常豐富的音色。所以作曲家在創作打擊樂作品時,對樂器與音色會額外下功夫。如1990年挪威作曲家瓦林(Rolf Wallin)的《石潮》,作曲家並沒有指定樂器,只訂定材質如金屬、木頭、皮革及相對音高,留了很多空間讓團員挑選屬於自己的音色。所以團員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其獨特性,並且能夠融合在一起,其中有金屬樂器,玉子燒鍋、平底鍋、不鏽鋼碗,汽油桶等,這些非樂器物件與樂器共同發聲,造成音響的立體流動效果。

同樣注重音色的《甘美朗蹦》是匈牙利作曲家河洛(Aerél Holló)所創,作曲家並非全用印尼傳統樂器,而是新的演奏方式與特殊樂器來製作出甘美朗的氛圍。例如怪怪管、或是用硬的琴槌敲打竹筒模仿東南亞搖竹的聲響等。盧煥韋表示,作曲家更要求用排水管製作低音樂器,2008年首演時河洛還跟著團員去五金行挑選,自己製作。發出來的聲音具有科技與魔幻的感覺。

「很多作曲家喜歡用擊樂來描寫畫面與場景。」已故作曲家馬水龍老師的《台灣組曲》由「廟宇」、「迎神」、「獅舞」、「元宵夜」4段樂曲組成。音樂中有模仿廟宇中木魚低沉的誦經、模仿早晨撞鐘、廟口前舞獅跳樁、香客絡繹不絕的場景。「作曲家創作建構於傳統,運用西方的作曲手法,創作出屬於台灣自己的聲音。他希望讓觀眾用耳朵聽見畫、眼睛看見聲音。這在台灣組曲中非常能夠體現。」這次由朱團駐團作曲家洪千惠改編成擊樂版本,「加上打擊樂,更能夠傳遞作曲家音樂的豐富感。」

朱宗慶補充:「馬水龍不僅是台灣打擊樂發展的關鍵人物,也是我的貴人。他在學校開了課程,全程協助設備等,打擊樂才有今天的可能性。」雖然朱團與馬水龍的作品互動相當多,作曲家也一直念念不忘想幫朱團寫一首作品,然而到過世前都無法完成。這個心願經過40年,到如今以擊樂版本演出作品,可說是圓了雙方的夢。

本次演出共有7首曲目,從經典、委託創作到改編作品等,團隊以各種不同的表演組合展示在觀眾面前。尾聲則如盧煥韋所說:「20位團員一同上台,最後打擊樂與手搖鐘齊鳴,感受到所有團員一起為同一個目標努力奮鬥。」這場橫跨4代20位團員的第一次出擊,將讓樂迷們一個晚上就能看到打擊樂的經典,以及38年來演變過程的感動。

專欄廣告圖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02 ~ 2024/05/02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