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舞家谢杰桦 不断提问 放舞自由 |
编舞家谢杰桦
编舞家谢杰桦(许斌 摄 场地提供 WOOLLOOMOOLOO)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舞家谢杰桦 不断提问 放舞自由

在现今台湾舞坛中,具建筑与舞蹈双重背景的谢杰桦,作品强调以理性逻辑辩证作为创作出发点,让他显得分外独特。近年作品高度关注权力关系的谢杰桦,新作《去自由》则聚焦于编舞家与舞者既拉锯又合作、既控制又脱逃的互动关系,他透过不停对舞者提问,讨论如何从关节与四肢的组成、骨骼与肌肉的对应关系、重心支撑的物理原理等概念,组织出一个个动作和舞句;也将编舞家与舞者的沟通模式,重新形成一个相互往返的动态过程。

文字|吴孟轩、许斌
第275期 / 2015年11月号

在现今台湾舞坛中,具建筑与舞蹈双重背景的谢杰桦,作品强调以理性逻辑辩证作为创作出发点,让他显得分外独特。近年作品高度关注权力关系的谢杰桦,新作《去自由》则聚焦于编舞家与舞者既拉锯又合作、既控制又脱逃的互动关系,他透过不停对舞者提问,讨论如何从关节与四肢的组成、骨骼与肌肉的对应关系、重心支撑的物理原理等概念,组织出一个个动作和舞句;也将编舞家与舞者的沟通模式,重新形成一个相互往返的动态过程。

舞蹈秋天—谢杰桦《去自由》

11/6~7  19:45   11/7~8  14:45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我真的很喜欢问问题,我喜欢听到别人思考答案的过程。答案是什么其实不重要,而是对方怎么回答问题,我很喜欢看到一个人思考的过程。」

谢杰桦用轻松却又热切的口气,说起自己对「问问题」的见解,坚定的眼神仿佛透露著,唤起别人的思辨就是他独特的信念与乐趣。具有建筑与舞蹈双重背景的谢杰桦,一向擅长以理性的逻辑辩证作为舞蹈创作的出发点,这让他在现今注重舞蹈肢体风格的建立,或喜好营造情感张力的台湾舞坛中,显得相当特别。

透过身体的拆解  探讨权力关系

为什么这么爱思考、或这么需要思考?「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定的事情,尤其现今的集体价值观崩毁,最重要的是要回到你自己本身的判断。你要很清楚思考过程对自己的意义,才有办法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停下来,否则就只能人云亦云。」对「思考」的强调,可以说是谢杰桦在面对普遍缺乏思辨习惯的台湾社会时,所坚持的一种处世之道,是他对随波逐流的抵拒,也是维持独立个体性的方式。

在谢杰桦近年来的作品中,一直可以看到这种对社会环境与个体性的兴趣,尤其是对权力关系的高度关注,例如在《安娜琪的梦想》中所突显的男女爱欲与暴力,《第七感官》探索科技、舞蹈与观看之间主控权的交替运作,《Second Body》对既存身体知识的质疑与解构;今年的新作《去自由》,更聚焦于编舞家与舞者既拉锯又合作、既控制又脱逃的互动关系。

有趣的是,谢杰桦切入权力关系的方式,并非从具体的社会议题下手,而是透过对身体的拆解,以开启观众的觉察:「我不是来引战的,也不是来告诉观众一个固定的结论。重要的是,如何透过作品让观众意识到权力的存在,因为要先意识到了,才能进一步产生反思。」因此,谢杰桦的作品通常没有角色、情节、事件,更没有扣人心弦、泫然欲泣的感动成分,而是从一个简单的出发点开始,如数学证明题般、一步步根据解剖学或物理学的概念,演算、变化、重组、剥离原本被视为理所当然的身体运动样态,以此构成层层推进的舞作结构。

透过问问题  思辨「规则」与「自由」

《去自由》便充分展现谢杰桦热爱思辨的特质;在演出与排练过程中,谢杰桦一直在问舞者问题,讨论如何从关节与四肢的组成、骨骼与肌肉的对应关系、重心支撑的物理原理等概念,组织出一个个动作和舞句。这些看似十分「理性」的问题,其实正反映谢杰桦内心被舞蹈触动的部分:「舞蹈不是只能很精致,很多时候我发现模糊、说不清楚的东西,对我来说反而更有吸引力。如果是要追求设计得很精密,那我回去画建筑设计图就好了,但舞蹈总是有种不被控制的控制,我觉得那很迷人。」

明确、混乱、无序、严谨、被动、积极所构成的微妙关系,深深吸引著谢杰桦,缘由主要来自谢杰桦的巴黎驻村经验:「在台湾,我时常在做别人期待我做的事,但到巴黎后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会期待我。在那时,我可以很尽情地迷路、浪费时间、漫无目的,但也才有机会反省学习过程中被教导的一切,例如要按部就班、目标清楚。当时,我就开始在想所谓的『规则』是什么、『自由』是什么?」

不过,探索自由的过程也少不了许多碰撞。谢杰桦坦言,《去自由》的排练过程有过不少激烈的争吵,尤其当习以为常的标准被舍弃后,一群人要重新取得共识,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意见、惯性与喜好。但对谢杰桦来说,意见分歧只是舞者相互磨合的过程之一,同时也让他能够更进一步掌握群体的组成,以随时调配问题的内容与能量的流动:若场上需要火花与张力,谢杰桦就挑战爱唱反调的舞者,若场上需要缓下来,则会交给个性较温和的舞者。

跳脱「我说你做」  舞者主动探索身体用法

另外,谢杰桦也坚持用一个个的问题,将编舞家与舞者的沟通模式,重新形成一个相互往返的动态过程,而不是为了避免冲突,再度回到过往所熟悉的「我说你做」。这个坚持,则与他对舞者个体性的看法有关:「我一直认为,舞者是个艺术家,不是只是编舞家的工具。我当然也可以叫一个舞者在我想要的地方跳跃、转圈,看起来好像很自由奔放,但舞者却仍是听从编舞家的安排,依然是不自由的。」。

谢杰桦的坚持确实奏了效:「从舞者问的问题就知道他们慢慢在转变,他们不再时时等待我的答案,而开始能自己主动去找寻、探索陌生的身体用法。」谢杰桦笑说。此外,在各种问题相互丢接、实验与即兴之下,谢杰桦与舞者都需要极度的专注、不先入为主预设结果,才能因应许多突如其来的状况;他因此发现,自己在面对一团混乱时,反而会产生出更强大的组织能力,才能冷静地去组合与观察各种可能。规则,在此衍生出了更大的自由。

就在这些接连不断的问题中,谢杰桦质疑规则、也质疑自由,他运用逻辑思考探索混乱,也在无序中重构规则,这是谢杰桦特有的反骨,也是他无穷的乐趣。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成大建筑系毕,大三时参加舞蹈社,被老师罗文瑾引介至稻草人现代舞蹈团担任舞者,因此开启舞蹈之路。

◎ 2007年进入北艺大舞蹈创作研究所、2010年创办安娜琪舞蹈剧场,曾获新人新视野、文化部扶植团队补助,近年代表作品为《安娜琪的梦想》、《第七感官》、《Second Body》。

◎ 现活跃于世界各地艺术节,曾受邀至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美国科罗拉多舞蹈节、荷兰TodaysArts艺术节、西班牙Parraga中心、纽约日本协会剧场等地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