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在梅边之缘》 魏海敏超越自己的人生与艺术 |
魏海敏
魏海敏(林韶安 摄)
戏曲 不只是纪念拜师梅派30年

藉《在梅边之缘》 魏海敏超越自己的人生与艺术

2022北艺开幕季:魏海敏《在梅边之缘》

2022/8/1213  19:30

2022/8/14  14:30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大剧院

《在梅边之缘》是魏海敏正式拜梅派大师梅葆玖为师30年后的纪念,说的是种缘分,在大师身旁,也在梅派艺术里头。

1982年,魏海敏在台湾已是京剧名伶,却在赴香港观赏梅葆玖演出后,深觉自身不足;两年后,与梅葆玖对上话,也提出拜师的念头,于1991年的北京正式成为入室弟子。梅葆玖虽于2016年辞世,但梅派艺术始终留存,于是在2022年的今日,魏海敏以三出梅派戏《洛神》(与温宇航)、《霸王别姬》(与吴兴国)与《捧印》,加上三出与戏里故事、典故相连的跨界新编作品《洛神引》(王安祈X张逸军)、《虞兮梦》(采风乐坊)与《杨家魂》(台北曲艺团)为引子,既回应自身于传统与创新间的位置,也打开这个时代对于经典艺术的想像。

魏海敏与其他演员一起排练。(林韶安 摄)

在绘画里找到留下梅派艺术的另种方式

「我的天分还是有的。」魏海敏笑得优雅也可爱。谈这次的《在梅边之缘》,却从她于COVID-19疫情间开始写书法、学画说起。

魏海敏说:「这几年的疫情带给我们影响很大,特别是多了跟自己相处的时间。」但这之中也充满无奈,因为身为演员其实并无法做任何事情。魏海敏先接触小时候曾学过的书法,但也明白书法很难在短期内形成风格,而感到些许沮丧。此时的她,又在书法老师的引荐下遇见「京剧水墨人像画」,最初是把自己的剧照交给老师绘制,后来则是自己尝试。

京剧水墨人像画是透过电脑将剧照描出线条与轮廓,再用水墨进行上色。魏海敏说,难的是「上色」,如何将平面的绘画透过层层叠叠的色泽,转为立体的呈现。魏海敏一开始是用想像的方式进行,但拿捏不出层次感,后来在老师指导并发挥自己的天分,终于掌握了其中技巧。魏海敏说:「这些画像是我第二只眼睛看到的艺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做这件事情。」从初始著色到现今,仿若这些京剧人物从纸面开始活出生命。

这次的《在梅边之缘》,除了演出,魏海敏也将展览自己绘制完成的5幅画作,有这次演出的3位主角,再加上《金锁记》的曹七巧、《凤还巢》的程雪娥,都是她这些年来最受欢迎的戏中角色。另外,也与香氛公司合作,调配出于展场芬芳的味道。她说:「只有一个味道,魏海敏的味道。」作为与观众结缘的方式,穿透视觉、听觉、嗅觉等不同感官刺激。此次展览也作为热身,魏海敏希望陆续完成的画作,能透过拍卖方式筹得未来推出梅派戏专场的经费,而非完全依靠补助、剧团支持等方式。魏海敏看似开发兴趣,念兹在兹的仍是梅派艺术。

魏海敏与温宇航(左)对戏。(林韶安 摄)

不满足于当下,持续找寻前进的力量

对魏海敏而言,梅派艺术的意义不只是梅兰芳先生演得多好,而是他把乾旦艺术对于性别的转换发挥到极致,同时呈现了中国从清代到民国间的社会现象。就像这次她将《洛神》这出相对少见的梅派戏选为《在梅边之缘》的开场,在于窥见梅先生对于题材选择的巧思与眼光,藉自己的优点来创造一出戏,去体现他于审美的要求。魏海敏对《洛神》、《天女散花》这类型的古装戏、舞剧的理解是:「要从整体来看,就会感觉到梅兰芳先生创造一个京剧的审美标准。那是在1920年代一个男性演员所塑造出来的女性审美,我觉得这非常可贵,也是给我们最大的一个礼物。」

她也回忆起当年拜梅葆玖为师,正是个人演艺生涯走向高峰的初始,也有人认为没必要这样锦上添花。她说:「我觉得个人的追求是很不一样,而且每位演员的生命历程与阶段也都不同,我那时就是『渴望拜师』,原因就是知道自己的不足。我想要充实自己,此外没有任何另外的想法了。」这也来自于魏海敏演改编自莎剧《马克白》的《欲望城国》(1986)时的恐惧。她说:「觉得自己缺乏得不得了,匮乏得不得了。我要演坏女人,我的眼神要怎么做?我的手势怎么走?我都不知道。」除了后来的累积与改善,又再加上学梅派戏的深入,才感觉自己身上的养分愈来愈多,可运用的内涵更为充足。

她深切表述了「传统戏」对一名戏曲演员的重要性:「所有京剧演员都是靠老戏来练功的。」现在的她依旧跑圆场、练《霸王别姬》的剑舞等,认为:「这些都是一名京剧演员的传统养分。不管什么流派,起码身上要有10、20出你的流派的戏在身上,才可能再跨越到另外一个层次去。」她笑说:「用新编戏练功是不可能的。」突然又转为严肃,再次强调:「如果你没有个20出戏,就真的别谈了。」

魏海敏说:「我这一生,好像一直都在往前走。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的戏不够好,不管是梅派戏还是新戏,每次演出好像只是我在那个当下最极致的展现,但好坏与否不是由我自己来说,因为看戏的是观众,我永远看不到自己的演出,只能投入到这个角色。」当传统与创新汇流到魏海敏身上,她的「难得」或许不只是时代造就,更有魏海敏为了艺术的义无反顾与全心投入,如她所说:「艺术本来就是『你在乎,他就存在』,你不在乎,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也不会饿肚子。但身为演员,我重视这个,我认为我的价值就在戏剧的展现,所以我想靠自己去营造、去掌握,让它更好,这就是我的愿望吧!」

魏海敏展示手机中的京剧水墨人像画。(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8/03 ~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