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以自己的舞步 面對世界與自我 「Taiwan Week—藝術家面對面—舞蹈篇」線上座談側記

「藝術家面對面—舞蹈篇」線上座談現場。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去年延至今年、並改為線上進行的Taiwan Week,其中的「藝術家面對面」兩場線上座談也於6月下旬舉行。首場〈舞蹈篇〉由台灣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周書毅、鄭宗龍與黃翊分享入選Taiwan Week的作品,然後由國際策展人——法國前國家夏佑劇院總監迪迪埃.德尚和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藝術總監暨執行長阿利斯泰爾.斯伯丁對4部作品提問。

原訂於去年(2020)4月TIFA期間舉辦的Taiwan Week,在評估全球與台灣疫情後,改於今年6月以線上方式進行,其中重頭戲「藝術家面對面」,分為〈舞蹈篇〉與〈戲劇篇〉雙主題,邀請4位國際策展人與7位近期於台灣發表作品的藝術家,在23日與24日兩天,以社群媒體直播開講的互動交流方式,廣邀世界各地觀眾透過文字發問,跨時區網路相會。

兩天的類論壇活動由兩廳院副總監施馨媛擔任主持,主觀賞平台YouTube同步開設英文版與中文版雙頻道,活動配有專業口譯,即時提供中英使用觀眾對談內容。為時90分鐘的對談分作三部分,首先邀請與談藝術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Puljaljuyan Pakaleva)、周書毅、鄭宗龍與黃翊分享入選Taiwan Week的作品,接下來由國際策展人——法國前國家夏佑劇院(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Chaillot)總監迪迪埃.德尚 (Didier Deschamps)和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Sadler's Wells Theatre)藝術總監暨執行長阿利斯泰爾.斯伯丁(Alistair Spalding)對4部作品提問,最終則開放線上聽眾與參與者自由提問交流。座談由副總監開場,引言中也回應社群上對於11位「藝術家面對面」參與者皆為單一性別的質疑,在致歉同時,也期待觀眾持續給予兩廳院監督與建議回饋。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針對作品,台灣編舞家與國際策展人熱切交流

布拉瑞揚以醞釀5年多的作品《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參與 Taiwan Week,舞作以台東阿美族都蘭部落裡傳統男性成長儀式「Pakarongay」訓練精神,作為個體在群體社會中,如何能夠勇敢展現自我、不喪失個體獨特性的提問與回應。舞者踏著傳統的「護衛步」於舞台上接續行進,在高強度、軍事化的體能操演之下,舞者的個別特質在此一一展露。策展人斯伯丁在觀舞後,對舞團成員的舞蹈背景提問,布拉瑞揚強調,在2015年返回故鄉台東成立舞團時,經常對外述說成員們多為非科班生的經歷,但經過5年多來密集且多樣性的各式身體訓練,團員們已然是能力充實的專業舞者,而作品也就是在團員彼此相互信任,願意誠實挖掘自己、勇敢呈現的創作過程裡誕生,未來這個作品仍能不斷有新的可能。但對現階段的布拉瑞揚來說,自己並不希望做「偉大」的作品,而是期待仍讓想跳舞的原住民孩子更有自信、找到自己的熱情與特質,並願意在社會與群體生活的框架下,無所畏懼地展現自我,《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就是想傳達這樣的精神。而德尚則提出薛尼.波拉克(Sydney Pollack)的電影《射馬記》與《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兩者的相似面相,供布拉瑞揚參照。

周書毅《阿忠與我》為製作團隊與劇場創作者鄭志忠排練相處6個月後的產物,團隊成員們以自身視角與經驗共享,共織關於城市、身體和文化裡,關於中心與非中心的對話。為照顧觀眾需求,經過反覆排練修正的口述影像,細膩照顧輪椅使用者的觀賞體驗,在演出當下與之後都引發討論。斯伯丁好奇《阿忠與我》發展中的決定權與戲劇構作如何發生,周書毅浪漫回應,《阿忠與我》是由所有夥伴一起畫出的一幅風景,周書毅再從每個人分享的回音中,匯聚出當下的決定,成為最終作品的樣貌,創作過程並沒有戲劇構作此一職務存在。而回應德尚對於享有共同經驗,是否為被理解的必要條件,周書毅表示,他與阿忠就像海上的兩條船,每一艘船都經歷過不同的氣候與海域,阿忠的船從未知的地方開來,而周書毅跳上了船,試著去理解船經歷過的事物。而德尚詢問作品中的熊布偶,實為友人送給阿忠的玩偶夥伴「多多」,阿忠帶著多多於城市遊走時,不時將它的眼睛遮住,因為阿忠認為,世界與劇場一樣,很多時候是個「以實造虛,以虛證實」的地方。

甫成為國際表演藝術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年中大會10組新作提案之一的《毛月亮》,是鄭宗龍於疫情爆發前完成的作品。「毛月亮」為天氣現象的預告,編舞家有感於現代人類似乎擁有古代神祇能千里通訊的能力,那麼現代人所想像的神祇與神話會是什麼?作品中使用巨幅LED螢幕,並請來知名冰島樂團Sigur Rós 配樂,冷冽的科技感與大山大水環境孕育出的音樂,對應在舞台上相對嬌小,但奮力揮灑汗水的舞者,述說著文明與自然、人造與原初的互生與映照。斯伯丁對舞台上視覺比例、高度與空間頗感興趣,鄭宗龍表示,自己希望透過道家陰陽/正負相生相對的世界觀,搭配自深沉下盤動能發展出來,拋棄理智與算計,帶著野性與本能的舞者肢體,建構起台上帶著故事的神話感敘事。德尚則拿「幽暗版的《春之祭》」作為類比,鄭宗龍笑回《毛月亮》沒有那麼偉大,首演時也沒有觀眾砸椅子或叫囂,但兩者皆以儀式化的祭典感在呈現人類的某些切面,他引述神話學大師坎伯(Joseph Campbell)的名言為舞作註解:「神話是眾人的夢。」鄭宗龍認為神祇即是超越人類所及的一個「可能性」,而他在舞台上創作關於人類未來將活在螢幕裡的寓言,竟也真實因為疫情而成為預言。

黃翊《小螞蟻與機器人:遊牧咖啡館》於偌大的舞台深處,打造一間由機器人與人類共同經營的精巧咖啡館,許多觀眾席難見的製餐與互動細節,皆透過由機器人掌鏡的鏡頭,翻攝至大螢幕上,推進到觀眾眼前。作品核心希望傳達科技與人性並不對立,兩者和諧共處的概念。斯伯丁針對作品規模與演出場地提問,黃翊回應,自己多數的作品在中大型的劇場演出,這一次希望能夠呈現出反差。德尚則以卓别林《摩登時代》與此劇的異同,希望黃翊說明,創作者認為,卓別林選擇探索科技發展帶給人類的衝擊,他則選擇討論科技發展帶給人類的幫助,《小螞蟻與機器人:遊牧咖啡館》是可窺探未來生活與未來劇場的作品,舞台上發生的事情皆為真實,並非為夢幻泡影。而劇中的歌曲〈我愛你〉,則是想送給每一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人,尤其是孩子。《小螞蟻與機器人:遊牧咖啡館》也開發了親子版本,表演者將帶領孩子們在舞台上調製飲料、與庫卡機器人一起上音樂課,讓大人與小朋友共同感受科技與藝術的美好。

阿利斯泰爾.斯伯丁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面對世界,也面對自己

節目最終開放線上觀眾文字提問,法國編舞家克里斯汀.赫佐(Christian Rizzo)詢問4位藝術家,在全球化的此刻,身為台灣藝術家的意義。布拉瑞揚與黃翊分別以原住民文化和科技島國與藝術兩個面向切入,鄭宗龍認為,在台灣的創作者有責任將此處環境與血液裡存有的遠古文化,透過身體與創作傳遞給世界;而周書毅則以自己現階段離開城市往南部遷移的經驗,建議藝術家都應尋找城市之外的語言。柏林8月舞蹈藝術節前總監 Virve Sutinen則詢問台灣團隊的國際巡演何時能夠重啟,眾人紛紛表示難以抓準;兩位國際策展人也分別分享英、法劇院即將於7月逐步開放,歐洲在跨國藝術交流方面已是蓄勢待發的消息。

最後,德尚仍針對疫情下的創作啟發發問,布拉瑞揚以台東低物慾節奏的「簡單生活,面對自己」與大家共勉,周書毅也在疫情期間思考藝術家在舞台之外生活的可能性,黃翊則趁機發展嘗試360度劇場與VR形式,鄭宗龍表示,疫情讓人們回到更簡單的自己,帶來查驗直覺與本能的可能。

本場線上交流展露兩廳院希望成為在地藝術家整合與國際交流通道的野心,可惜首次嘗試仍不時有技術問題干擾,原先預計直播後留在平台的影片,也因音樂版權問題而需要另外處理。但邁出第一步總是艱難,期待來年能在今年Taiwan Week的基礎上繼續前行。

迪迪埃.德尚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周書毅(圖左)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鄭宗龍 (李佳曄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黃翊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15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