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個人、土地、文化 舞台上的超時空對話 「Taiwan Week—藝術家面對面—戲劇篇」線上座談側記

「藝術家面對面—戲劇篇」線上座談現場。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Taiwan Week 「藝術家面對面」活動次日由〈戲劇篇〉接棒,邀請比利時列日劇院藝術總監塞吉.宏哥尼(Serge Rangoni)與德國柏林雷寧廣場劇院戲劇顧問尼爾斯.哈爾曼( Nils Haarmann),與新加坡 T:>Works 劇團藝術總監王景生、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團長王嘉明,及阮劇團藝術總監汪兆謙對談,共討論4部作品,包含由王景生、魏海敏、陳界仁與張照堂並列創作的《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汪兆謙導演作品《十殿》,以及王嘉明兩部作品《聊齋—聊什麼哉?!》與《物種大樂團》。

本場座談由兩廳院副總監施馨媛擔任主持引言,由4位創作者概要介紹作品,再邀請兩位與談人逐一提問,最後則讓參與者自由提問交流。

劇場導演與國際策展人的熱烈對話

王景生使兩位的國際策展人讚賞不已、不斷追問創作過程的《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為京劇天后魏海敏獨角戲,透過日記式的個人史敘事回顧,帶出台灣過去50、60年來在文化與政治上錯綜複雜的歷史發展。本劇也邀請台灣攝影家張照堂與視覺藝術家陳界仁共同譜寫圖像,以一代名伶舞台上與舞台下的角色人生串連,映照大時代洪流下的個體共感。王景生表示,此劇名源自魏海敏某次排練中的感慨,她自述演過從古至今無數角色,卻從來都沒有為自己活過一回,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員的自我修養》一書中提及,當演員準備角色時,其實也是準備著自己的人生。魏海敏自幼學戲,也拜入梅派大師門下習藝,經歷過多次東西方的大師合作,但她一再探問自己,在藝術之外,她到底是誰?回應哈爾曼提問選用魏海敏曾飾演的「歐蘭朵」一角用意,王景生表示,歐蘭朵在吳爾芙筆下男女同體的狀態,對他而言並非暗喻,演員在演出時,同時具有「角色」與「演員」的雙重身分和意識。而談及與魏海敏、張照堂和陳界仁3位台灣重要藝術家的合作,王景生描述,4人就像是4條各自在軌道上出發的前進線,當最後軌道匯集,竟天衣無縫融合在一起,導演在其中做的事情就是放手,也正因為沒有界限,所以能夠在互相對話之餘,保有自己的觀點。而此劇若未來發展國際版,考量觀眾共鳴,將會更聚焦於在21世紀如何尋找自我的困境。

曾入圍第13屆台新藝術獎年度作品的《聊齋—聊什麼哉?!》,為王嘉明結合客語布袋戲團「山宛然」與古典布袋戲團「弘宛然」的高度實驗性、風格獨樹一幟的劇場作品。策展人宏哥尼試圖就兩個布袋戲團更細緻的差異提問,哈爾曼則從海納.穆勒(Heiner Müller,1929-1995)「戲劇永遠都是跟死者的對話」觀點出發,詢問鬼魂在劇中的意義。王嘉明以「時間」觀點回應哈爾曼,表示在其宇宙觀裡,「當下」就像是一個巨大平面的空間,過去、現在與未來可以視作平面上同時存在的樹、水池或道路,而死亡則是一種內在經驗,人人皆是以趨近死亡的方式存在,「鬼」即是此種焦慮與恐懼的載體,因而「鬼」並不屬於過去,一直存在著。時間感在劇中也被多層把玩,劇情背景設定在10年後無科技通訊的台灣社會,因此當劇裡配飯的電視播出當下live新聞,觀眾在感受媒體即時報導同時,多了一層此刻即將成為歷史的意識,而劇中人的現實行動,則是以吃完一碗麵的長度,具象化這繁多的時間感,交織出奇特的共時性。在觀看焦點方面,王嘉明不如同傳統慣例,使用乾淨的背景引導觀眾聚焦戲偶,反以雜亂擁擠的洗衣店,讓簡單清爽的偶戲線條自然跳脫而出,形成另一種二元對比;至於為何選擇洗衣店為主場景,王嘉明表示,布袋戲視覺亮點在偶身上服裝的動態,而傳統的鬼魂形象往往缺少肢體,只見衣物,因此衣服便成為戲偶與鬼魂的一大共通點了。

王景生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王嘉明參與 Taiwan Week 的第二部作品《物種大樂團》,使用達爾文代表性著作《物種起源》為本,2019年在北藝大戲劇廳首演,為與學生們的共同創作;2020年兩廳院的重製版,則由5歲到60歲的演員和樂手們集體創作。由於此書在歐美文化中延伸出的爭議性頗多,兩位策展人頗關注取材原因,並探問音樂於其中的作用性。大學主修地理的王嘉明,認為達爾文受地理學啟發寫成的《物種起源》,實為難以分類的跨學科著作,物種各有其時間感,也各有生死循環,我從哪裡來?你為何在這裡?我或你怎麼成為今日的樣子?生命下一步又會在哪裡?作品譜寫出人類共有的悲劇性圖像。王嘉明將此書中15個篇章分成7大段,抓出時間、圖像與音樂三方面進行編織,讓視覺的音樂性與音樂的圖像性相互彰顯。此劇的時間素材包含廣袤長遠的人類發展史、演員個人家族史,還有演出現實時間,幕啓時舞台上有隻生的烤雞,會在演出中被烤熟並食用,而舞台上放置3個大型貨櫃,曖昧不明的隱含抵達與離去的雙重意義。音樂方面,王嘉明以《物種起源》出版當年(1859)問世的兩組音樂作品:布拉姆斯〈一號鋼琴協奏曲〉與華格納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音樂貫穿全劇,同時以新世代數字搖滾樂團「大象體操」原創作品、拉赫瑪尼諾夫的無伴奏合唱與演員自編的饒舌穿插其中。在台詞揀選上,同步使用達爾文原著學術密度高的用字,與個人家族史較具故事性的柔軟台詞,形成聽覺上的鬆緊並置、和諧且華麗的時空圖像。

阮劇團少見的三館共製大型製作《十殿》,討論民間信仰的善惡終有報在現代社會的適用性。導演汪兆謙表示,此作品的兩個重要源頭,一是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的《十誡》,另外一個則是台灣的5大奇案;前者以當代的角度重看宗教戒律,後者則為流傳於民間的道德故事,過去10多年來,科技的發達使得世代、種族與階層都加速對立,作為在台灣嘉義30多歲的創作者,用相對年輕的眼光,觀看著這個正在劇烈發生變化的世界,他認為《十殿》是很自然而然在這個時空裡發生的作品。國際策展人皆對嘉義與台灣的關係感到好奇,汪兆謙認為,南部在民間儀禮上的原生能量,以及尊重自然規律,與土地連結深刻的日常信仰,是與都會很不一樣的創作環境,他將飽含民間能量的廟會譽為台灣最早的沉浸式劇場,而也是這股能量孕育出高度彈性的台灣社會,像是威權時代和平終結、同婚議題等對亞洲文化而言不可思議的現象,都得以在此地發生。《十殿》世界裡,惡人跟苦難並無貴賤之分;受壓迫者並不會比較善良,而單純的人們也不會有好結局,全劇結尾安排一段說書,串起5大奇案,並給觀眾一個導演版本的答案,雖然演後反應很兩極,但他個人卻很喜歡這樣的成果。

王嘉明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與更多人對話的劇場挑戰

由於編導與策展人交流與提問頗為熱烈,直播時間整整延長近30分鐘,最後以宏哥尼回應汪兆謙關於「劇場的藝術公共性」作結。宏哥尼分享,在歐洲城市裡,劇場是人們能夠面對面交流意見的重要地點,他們利用劇場舉辦各類型活動,包含演出、會議、工作坊、座談等等,討論包含環境變遷等各式議題,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有與其他人、同溫層與非同溫層對話的需求,而劇場是一個開放的場所,也希望更多年輕人與學生願意走進劇場,讓劇場作為連結的角色更加鮮明。現今劇場的挑戰,則是努力找尋那些尚未願意走進劇場的非同溫層觀眾進來,而改變溝通方式與新的節目企畫,是他們正在努力的方向。

兩日的「藝術家面對面」在〈戲劇篇〉結束後落幕,技術問題也在第二日獲得大幅改善,可惜原先Taiwan Week系列演出中同屬戲劇類的國光劇團《狐仙》創作團隊未能列席其中,若有女性編導與新編戲曲領域的視角加乘,勢必能帶來更多台灣創作者光譜對照,而〈音樂篇〉是否有機會出現於明年的節目上,也值得持續關注。

塞吉.宏哥尼 (© Dominique Houcmant GOLDO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尼爾斯.哈爾曼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汪兆謙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16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