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刺探類型間的跨界 重新省思歷史、語言與身體 第19屆台新藝術獎與得獎作品

頒獎典禮現場,台新藝術基金會董事長鄭家鐘(中)、執行長鄭雅麗(左)、決選主席黎煥雄合影。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原定於6月初舉辦的第19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因疫情攪局,延至7月10日以線上直播方式舉行,揭曉3項大獎得主:獲年度大獎的王大閎建築劇場X葉名樺《牆後的院宅》,視覺藝術獎由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奪下,表演藝術獎得主則為陳武康X傑宏.貝爾《攏是為著.陳武康》。再度沒有外國評審參與決選的這一屆,評審團主席黎煥雄表示:「由於沒有語言和文化隔閡,這次的討論效率高且透徹。」而整體來說,「本屆作品的共同敘事,是對歷史、語言、身體的重新省思,以及類型之間的跨界和刺探。」

邁入第19屆的台新藝術獎,在疫情的影響下僅邀請國內評委進行評選,頒獎典禮也因此順延,最終於7月10日首度以線上直播的方式進行。本屆視覺藝術獎由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獲得,表演藝術獎由陳武康X傑宏.貝爾《攏是為著.陳武康》獲得,年度大獎則由王大閎建築劇場X葉名樺《牆後的院宅》獲得。直播現場無觀眾與入圍者,得獎者以視訊方式發表感言,有種溫馨而親近的感覺。此外,台新藝術獎開放線上投票,供觀眾票選有望奪得大獎的作品,進一步提升觀眾的參與感。

本屆決選團由國內的7位委員組成,主席為黎煥雄,提名觀察人代表王柏偉、高俊宏、魏琬容,及外聘委員呂佩怡、陳貺怡、鴻鴻。委員們從包含7件視覺藝術與8件表演藝術的入圍作品中進行評選;評選時為遵守室內群聚不得超過5人的規定,分成兩室進行視訊討論。談及疫情之下決選團無國際評審一事,台新基金會執行長鄭雅麗說明:「由於決選會議時台灣疫情升級,既不適合跨區移動,亦不適合以線上方式進行高密度的討論,故原先國內外委員組合的決選改成了雙北委員的組合,實在始料未及。在過去的評審經驗裡,國際評審未必理解作品中有關台灣文化脈絡的部分,因此需要花多一點時間解釋作品,不過我們還是想藉由台新獎向國外的學者或評論人介紹台灣豐沛的創作能量,將優秀的作品帶出去。」

鄭雅麗也提到,決選的結果,不能排除文化和語言隔閡對討論過程的影響。以第18屆的年度大獎《明白歌》為例,先不論其中關於白色恐怖深厚的歷史與政治脈絡,光就大量的唸歌、說書段落,便較難在短時間內向非母語人士說明,而這可能也會影響評審時的考量。黎煥雄亦說道:「由於沒有語言和文化隔閡,這次的討論效率高且透徹,不過還是希望國際評審能參與這個機制,除了讓年輕創作者有更多向外發展的機會,還能加入評審們對於全球趨勢的觀察。」

回顧2020年上半年,許多演出因疫情延後甚至取消,作品生產的步調不同以往。王柏偉表示:「去年的演出集中在下半年爆發,大團的作品相對少。為了把握能發表的時間,醞釀期和製作期程皆縮短,造成作品數量雖大,卻多是輕薄短小類型的現象。」黎煥雄則表示:「目前還不確定接下來台灣的疫情會如何發展,它會完全改變我們的展演和觀看模式嗎?事態的變化看似沒有盡頭,如此情況下,本屆作品的共同敘事,是對歷史、語言、身體的重新省思,以及類型之間的跨界和刺探。」

年度大獎  

王大閎建築劇場X葉名樺《牆後的院宅》

臺北市立美術館邀請葉名樺為「王大閎建築劇場」製作的《牆後的院宅》,於緊鄰北美館的王大閎建築劇場演出。這座每每前往北美館都會經過的建築,是由「王大閎建築研究與保存學會」於2017年摹擬王大閎故居重建,包含紅磚圍牆、綠地庭院及同樣以紅磚砌成的建築;該建築其中一側為整面落地窗,可由此看見內部,這樣的設計也讓它有機會成為鏡框式舞台。《牆後的院宅》與此地緊緊扣合,由〈之上〉、〈遊院〉、〈過日子〉三作組成,分別帶給觀眾不同的觀看經驗——從〈之上〉的戶外觀看,到〈遊院〉走入院內,最終在〈過日子〉裡步入建築。

葉名樺以王大閎生命的三個階段作為演出發想,分別為出國求學的西方經驗、兒時的蘇州經驗,及最後單純地「過日子」。她巧妙運用舞蹈、戲曲表演、投影等元素與空間進行互動,「從王大閎先生的生活或喜好,去揣摩這場演出,其中也參考了他改寫自王爾德著作的《杜連魁》。」王柏偉表示:「近幾年建築、空間與表演慢慢匯流,而這件作品呈現了一個較少被提出的點,也就是在功能劃分明確的現代性居住空間中,要如何呈現人的精神狀況?葉名樺這幾年一直在嘗試,將生活在空間中的人的形象(image)提煉出來,使之具象化,並與建築空間良好地結合在一起。」

關於《牆後的院宅》的討論相當熱烈,委員們各執不同意見,最終決定將年度大獎頒給這個完成度極高的作品。黎煥雄表示:「評委們一致同意,年度大獎作品要突破過去框架,具有能夠繼續發展的未來性,並有利於跨界溝通、進行跨域探索的藝術實踐。我們能看到今年入圍的15件作品裡,有幾件確實已無法用傳統的方式歸類。最後選出葉名樺的《牆後的院宅》作為年度大獎時,委員們甚至為它究竟屬於表演還是視覺藝術分類,稍微爭風吃醋了一下,這應是一般決選中較少發生的狀態。」

《牆後的院宅》中的〈之上〉一段。 (李欣哲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視覺藝術獎 

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

於去年9-11月展出的《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原以為展覽結束時台灣的疫情將會趨緩,沒想到今年再度爆發。這檔由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Dino)共同合作的展覽有兩個展場,一個是位於公館的立方計劃空間,另一個則是靠近台電大樓站的龍泉市場。立方計劃展場有張碩尹以電子廢料和市場生鮮蔬果所做、不定期發出聲響的機械裝置,以及兩場Dino的噪音表演;龍泉市場展區為期8天,強調市場「濕」的特性,在夜間無營業的時段,以燈光、聲音、影像,及同樣透過訊號驅動的香水噴灑裝置,微調人們對市場的感知,形構出非日常的市場空間。

貫串兩個展場的創作材料,是鄭先喻從長期蒐集的網路假新聞、酸文等「垃圾訊息」中進行資訊清洗,再轉譯成張碩尹的機械裝置和Dino的噪音表演所需的符碼。「計畫初始的創作方式,是蒐集電子廢料做裝置。常去的回收廠師傅可能只有國中畢業,但擁有修理精密電路板的技能,這些其實就是素人,而我的創作方式也經常是素人式的摸索。」張碩尹於入圍訪談時如此說明。

王柏偉表示:「張碩尹關心的是90年代所謂素人、民間社會,或者說比較底層的人,他們蓄積的能量在哪裡?現在甚至未來社會所需的能量在哪裡?他認為這是當今被技術、經濟架構與體制所縮限的社會氛圍中,可能的突破點,因此他把90年代這種身體的、廢棄物式的、cyberpunk的,和今日訊息的流動性結合在一起,找到過去跟未來、實體與虛擬之間的銜接點。」

《臺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 (朱駿騰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表演藝術獎  

陳武康X傑宏.貝爾《攏是為著.陳武康》

由近幾年多次為台灣帶來舞蹈演出的法國編舞家傑宏.貝爾(Jérôme Bel),與台灣舞者陳武康一同完成的《攏是為著.陳武康》,在製作過程中清楚地展現了疫情之下,經線上完成的跨地合作。計畫的開端,是2020年臺北藝術節策展人鄧富權向傑宏・貝爾提出邀請,與陳武康共同創作這齣分為10段的舞蹈表演。「合作初期,傑宏・貝爾將他所謂的『譜』寄給我,這個譜就是事情發生的順序,要進行什麼樣的調度、什麼樣的選擇?裡面有他個人的舞蹈回顧,也有我個人的歷史回顧。」陳武康在入圍訪談中說道。

整場演出圍繞著一個既單純又困難的提問:什麼是舞蹈?我們可以看到由此向外發展、觀念明確的10段表演,這10段表演又可略分為「身體」、「個人」、「他者」、「環保」等等概念,除了一些令人莞爾的身體表演,還有一段屬於陳武康自身的舞蹈史敘事,最後的第8、9段,則是以純動作、動作加上講解、動作加上音樂的方式,3次呈現伊莎朵拉.鄧肯(Isadora Duncan)的《母親》,以及坐在舞台上,向觀眾口述眼前電腦播映的兩件舞作:西蒙.福堤(Simone Forti)的《Huddle》與碧娜.鮑許(Pina Bausch)的《春之祭》。

談及跨國共製中令人關注的權力分配問題,魏琬容如此評述:「陳武康用他的編、導、演突破了概念的架構,以屬於自己的表演方式詮釋傑宏・貝爾給出的美學命題,而我相當欣賞傑宏・貝爾和陳武康勢均力敵的感覺。也許有人對該作中包含傑宏.貝爾曾經的舞作,抱持『這樣還算全新作品嗎』的質疑,但《攏是為著.陳武康》正是在挑戰這件事:到底什麼是表演?所謂『全新製作』的可能性是什麼?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突出的點。」

評審團肯定該作品:「演出不僅未被特定的概念架構所束縛,反而以深具生命厚度的表演,突顯了演出者的藝術養成與生涯發展在身體所留下的軌跡,充分展現了『表演』在建構個體獨特性上所具有的創造特質。」

視覺藝術獎得主張碩尹與鄭先喻於現場連線。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攏是為著・陳武康》 (蔡耀徵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2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